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十三回 看破了想提防一时催百辆 再难来拼不得半夜赋桃夭  

2017-06-07 08:33:11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十三回 看破了想提防一时催百辆 再难来拼不得半夜赋桃夭

    诗曰:
     秦淮明月楚江 秋,往事空悲碧水流。
     啼夬鸟自鸣三月柳,飞花常送五湖舟。
     谁家羌笛梅先落,何处秦筝雁不留。
     忍向钟情桃叶渡,香风片片过溪头。
     且表这皮员外因迷恋银瓶姿色,不惜千金,结欢了李师师,招在家中,每日花攒锦簇,醉舞娇歌。常言道:佳人有意郎君俏,红粉无情子弟村。这子弟行中,鸨儿爱的是钞,粉头爱的是俏。假如潘、驴、邓 、孝闲一件不全,也不是嫖客,何况这皮员外只有了两个字。那银瓶少年,喜的是风流 乖巧,皮员外几个憨钱,那里看得上。虽是勉强来坐坐,不住的往园里走,或是过夜,到了床 上就推是心疼,把脸朝里睡去了;常是这等睡到半夜,就走进去不出来了。要是别家窝巢里,就好骂鸨子,打粉头,做须硬势,好使他怕。这李师师是有名花魁,养就的门面,谁敢往下看他?况这皮员外使过千金财物,偏要在人面前支架,卖弄“银瓶怎样和我抓打拿情”,就死也不肯说是嫌他的话。
     常道:这子弟使了昧心钱。又道:多年子弟变成龟。他就明看出几分破绽,和沈子金勾搭,也只道是帮闲的来衬趣,先拜认的姊妹,一字也不疑。后来,沈子金见银瓶辞的他不像体面,到了后园阁子上,劝银瓶道:“你还俯就他个体面,咱好行走,弄得淡了,生起疑心、醋起来,咱到不便。”那银瓶是坏心的女儿,那知巢窝里拿犯孤老的手段,他蹙着眉儿道:“看他那个脸弹子,生碜煞人;一个嘴唇不知多大,常来人脸,怪毛瞪瞪的,一口蒜气,到着人恶心半日。随他怎么,我去睡不成!”
     到了七月初八日,是皮员外生日。李师师家设了四席酒,叫一班小优儿,请的是这须帮闲子弟。叫丫头们先陪着斟了酒,到了月出时候,李师师和银瓶打扮得如素娥相似,才出来把盏入席。把大门锁了,把桌面移在堂前,另有添换的酒果。先是银瓶送了客的酒,到了皮员外的酒,他偏不送,就送师师的酒。
     子金一齐插口道:“这才是两口儿,偏俺们是外客。”师师笑道:“熟不讲礼,姑娘到房里下个私礼儿罢。”大家笑了。那小优儿一个是筝,一个是胡 琴,唱道:【绣带儿】金盏小,把偌大闲愁向此消。多情常似无聊。暗香飞,何处青楼 ,歌韵远,一声苏校含笑倚风,无力还自娇。好些时吹不去,彩云停着。
     【白练序】虚嚣,那年少,曾赴金钗会几宵。如天杳,江 南一梦迢遥。酒醒后思量着,折莫摇断银鞭碧玉稍。徙谁道,兀的是渭水西风残照。
     【降黄龙】心焦,难听他绿惨红消。为他年半倚雕阑,恨妒花风早。倩盈盈衫袖,把胸中怎浇?洒酒临风,按住了英雄泪落,还劳你把玉山扶倒。恁多情,似伊风流 年少。暮云飘,寸心何处,一曲醉红绡。
     直吃到三鼓,众客方散。皮员外余兴未尽,指望移席到他卧房,和银瓶挨肩叠膝,倚偎着一递一口儿,亲近顽耍,“也不枉了我费了这些钞”。谁想银瓶陪完了席,只想着沈子金没得和他叙旧情,心儿闷闷不足,一直的走到后园阁子,开放月窗,拿起琵琶来,唱一套《忆阮郎》:【玉交 枝】烛花无赖,背银红暗劈瑶钗,待玉郎回抱相偎爱,颦娥掩袖低回。月到三更一笑回,春宵一刻千金债。挽流苏,罗帏颤开,结连环,红襦袄解。
     【前腔】鸾惊凤骇,误春纤扌氵亍着香腮。护丁香怕折新蓓蕾,道得个豆蔻含胎。他犯玉侵香怎放开,俺尤云滞雨权耽待。吃紧处,花香几回,断送人,腰肢几摆。
     皮员外独坐灯下,觉得好没滋味。因扌氵亍房里没人伏侍,师师拨了樱桃来伺候姑爷,就来替他铺床 。皮员外问道:“姑娘那里去了?”樱桃道:“姑娘身上不净,向后房里洗浴了才出来。”这员外欲火烧身,婬心四溢,看见樱桃虽没甚姿色,一时兴动,把撄桃按祝那丫头不肯依,当不过那皮员外粗大有力,挣不起来。就剥下底衣,分开玉胯,直捣中间。那樱桃原被银瓶拥撮上,着子金偷了二次,不曾经大创,不觉哀痛告饶,怎禁得他恣情抽送,弄得晕了,半日方泄。樱桃怕银瓶知道,又不敢说,只得抹了血迹,一溜烟走了。正是:张生不得莺娘意,借着红娘且解馋。
     原来沈子金和银瓶约下,叫他在后园等他,因此银瓶不肯出去陪皮员外,弹着琵琶通个信儿。子金伏在河崖柳树下,听那琵琶声,知道银瓶在阁儿上等他,踅到园边,有个短墙儿,跳过来。悄悄到阁子上,见银瓶还没睡哩,上得胡 梯,就咳嗽了一声。银瓶知道,忙把灯吹灭了。上得楼来,二人再没别话,子金把银瓶抱起,自后而入,觉得松美异常。知道深夜无人,因此慢送轻迎,各人尽兴而止。
     却说樱桃被皮员外弄怕了,走到师师院子里,还没睡哩。
     师师问道:“你姑娘在前头和姑爷吃酒哩?”樱桃把嘴骨突着道:“没在前头,往阁子上去这一会了。他不出来,叫人家麻犯我。”师师道:“一个大生日下,不陪他前边,却来自己睡,不惹得姑爷怪么!”说着话,往园子里走。
     到阁子边,见把门掩着,有人在上面说话哩,师师站住了脚,只听见银瓶道:“两个的事体,休教妈妈知道;若知道,你就不好进来了。你也来得勤了些。”沈子金道:“你放心,他老人家已是先收了我的投状了。那一夜 在他书房里,把他弄个死,哄得他进去了,我才来你阁子上来。他就知道也不相干。”又夸师师床 上的好风月,怎么样顽耍。师师听到此,不觉伤心大恨,心里想道:“这小厮把银瓶耍了,还要拿着我卖风情!”就悄悄回来,叫起七八个使女,拿着大棍、门栓,藏在园里,大叫:“阁子上是谁说话?”唬得子金穿衣往外走不迭,才待扒墙,这些女人们上去,一顿捧棍,没头没脸,打个鼻青眼肿,方放条路,越墙走了。从此分付家人,再不许沈子金进宅子了。
     师师才上的阁子来,把银瓶大骂了一顿,还要拿鞭子来打,唬得银瓶跪在地下,不敢言语一声。师师道:“我这样抬举你一场,还背地偷汉子,拿着垫舌头儿!好不好我剥了你的衣裳,叫你和湘烟一班儿去站门子,不拘甚么汉子,给我挣钱养汉!”
     银瓶只是哭道:“娘教我知道了。”师师骂到四更时候才下阁子去,使两个丫头守着银瓶睡不题。
     到得天明,嚷得满院子知道,说是园里有贼,亏了知觉赶散了。皮员外虽不做声,也放在心里。从来说,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不为。这子金和银瓶勾搭了一年,这些粉头们也都看破了几分,因子金和师师有些连手,谁敢说他。又说银瓶把头上赤金簪子和珠子,成包皮皮给他装在荷包皮皮里,也都不平。
     那一日合该有事,皮员外八月十五日又请他帮闲的弟兄吃酒,见沈子金洗手,一个红葫芦儿——金线结的,“原在银瓶抹胸前的,怎么在他腰里?”十分疑惑。皮员外因银瓶不奉承他,也久不快,掀起了金裙子,妆看合包皮皮,轻轻的一手揪下来,只吊了根绳儿在裙带上。子金忙来夺,只是不放手。子金见皮员外疑心,就放了手,道:“哥,你明日不还我,管教拿你件好东西来准了。”大家散了。员外回到卧房,见银瓶不在,使樱桃叫两三遍不出来,员外十分不快,着樱桃禀妈妈去
     这银瓶自从犯事以后,也不敢十分拒绝皮员外,自知自愧,出来几遭,只是勉强,全无实意。那皮员外得了红葫芦,在灯下看着银瓶道:“我一件东西,是一个人送的。”银瓶不知道,只道是好话,问是甚东西。皮员外取出红葫芦来,道:“你的物儿怎生送了沈子金?你家拿着我妆幌子,你可养汉!”把那红葫芦照脸一摔。银瓶道:“一件东西就没有一模一样的?怎么就执着是我的!”皮员外恼了,把抹胸扯起来道:“只不是系这个的去处,因甚么没了?”把银瓶打了两个巴掌,险不跌倒地下,拿起一根栓门小棍子,一把采倒,打了一二十。亏了樱桃同众丫鬟拉开,银瓶哭着往后房去了。皮员外怒气冲冲,叫开大门,和小厮往家睡去了不题。
     从来乐极生悲,甜中生苦。人无千日红,花无百日好,世间都是这等变化不常的。月明到了十五,还要渐渐缺了半边,何况这世人心,那有吃沙糖到底的?正是:参破偷情二字禅,好姻缘是恶姻缘。
     既伤天理还伤命,坏却声名又使钱。
     乐久到头终有散,情浓毕竟结成冤。
     何如偕老梁鸿妇,举案齐眉到百年。
     却说这皮员外走到他宅子里,寻思着恼了一夜 :“才知道沈子金串通鸨子,着我使憨钱,他做阚客,这不是俺买酒他先醉!”次日,请孙寡嘴来,告诉要着他上李师师家说话:“我陪着一二千银子,不得和老婆睡一夜 ,到贴了别人,我当着个不要宿钱的忘八。不如看个日子,抬了我家来罢,再不容见客了。如今弄得又不像表子,又不像良家,到不如我明明教他接客了。”一面去说。李师师见漏出马脚来,也没话说,只推道:“姑娘年幼,不知好歹,着姑爷生气。等慢慢的你京里修造起个宅子来,齐齐整整的,有些体面,人也好看。”孙寡嘴回了皮员外。
     李师师这里又请沈子金来,要他回皮员外说话。子金使性子不来。请了两次,子金有心要看银瓶,怕拉脱了,忙忙的来到客厅内坐下。只见樱桃来掀起帘子道:“姑娘有句话,叫你到二更天过来,听着我唤猫就过来。”一言未了,湘烟出来,惊得樱桃走去。李师师请进子金去书房说话,道:“你好个人儿,小小的年纪,妆风撒漫的,一句话也藏不住,和这些孩子们驴?狗唣的,有一点老成气儿?俺这门户里好容易妆得体面,你件件不细密,如今着人看破,怎么道理?当初说过银瓶不许过门,你讲的,有写的婚书。今日皮员外着孙寡嘴来,要使轿抬过银瓶家里住去,也要讲过口,若不拿些大大的财礼,也难道就使顶轿白抬了去罢!”好个沈子金,见李师师又动了财心,就顺口道:“这个不打紧。皮员外当初的礼物,不过是包皮皮身的光景,今日要一手两开的营生,也惜不得费。娘这里甚么口气?
     儿子好去说。他昨日从洛陽贩了五千筒青白布来,营里官兵们出不上价,还没卖哩,一时无钱,就兑过货来也罢。”说着,李师师喜了,才问道:“这红荷包皮皮的事,他把银瓶打了几下,都是您惹的!我看你甚么脸儿见他!”说着笑了。子金道:“我们小人家好顽,那日问银瓶姐讨了这个样子,要家里照样去做,谁想他动起这个疑心来。一向不来,也就为着这个嫌疑,常常远着些,人没得说。”师师道:“这风月机关上说道,章台路不是容易走的,偷寒送暖,全要把口儿放稳些,到处里就容得了。”说着话,拿茶来吃了,着子金晚上来回话。子金谢了茶,走身去了。
     原来光棍巧嘴,只哄得人一遭,今日皮员外吃了橄榄,晓得回味了,那有还听沈子金的话?因师师动了财心,顺水流船,哄他个笑脸,好来走动。因此,子金出了门,不寻皮员外,竟到了自家屋里,算计:“如今皮员外看破了,决不肯把银瓶放在他家里;我又有这一番破绽,连皮员外不便行走。可惜一段极好姻缘,半路里做了露水夫妻。”又想起银瓶的情来,生死难开,两下难舍:“不如寻个机会,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。好个妙计,只今就与银瓶算计定了。趁此机会李师师求我说话,不提防这一着,教他终日打雀儿,被老鸦嗛了眼!”因等到黄昏,挨到二更,换到黑衣裳,踅到河边,在李师师后园墙下,伏在柳树影下。只听见樱桃在墙上露出脸来唤猫哩。当初银瓶的前身银纽丝,接引南宫吉成奸,原是唤猫为号,今日又犯了前玻有《猫儿·山坡羊》一首:猫儿猫儿,你生得十分甚妙,几日不见荤腥,就娇声浪叫。你生得挂玉金钩,雪里送炭,实实的稀罕,又会得上树扒墙,轻身的一跳。老鼠洞里,你惯使眼瞧;红绫被里,亲近了我几遭。你有些儿毛病,好往人家乱走,怕的是忘了俺的家门,错走了路道。昨日里喂得饱了,不知往谁家去了。你休去肉偷鸡,惹得王婆子家吵吵。猫猫,你口里念佛,偏喜这点腥臊。
     猫猫,你早早来家,怕撞着那剥皮的去卖了。
     这子金听着唤猫,顺着柳树往墙上下来。墙原不高,樱桃使个杌子接着。银瓶半卸残妆,倚门而侯。这一时把角门关了,樱桃原是一路的,又早已赏了他的花粉、戒指儿,买的不言语了,只落得两个人放心说话。上得阁子,把窗上雨搭儿下了,望不见灯光。银瓶倒在子金怀里,眼泪簌簌,只不敢高声啼哭。
     子金也自伤情流泪。银瓶道:“如今皮家要抬过门去。我的哥哥,咱就再不得一面了。我当初原为你才许了他,既然他两人拆散了,我死也不肯嫁他!我的哥哥,今夜见你一面,辞了你,我明日一条带子就吊杀了。我的哥哥,你还来送我送儿。他这巢窠里有甚么情,不知给口棺材那没有!”说到这里,和子金二人抱头痛哭,连樱桃也在旁揩泪。
     子金看着樱桃道:“我的姐姐,央及你下楼去替我听着些动静,怕那院子狗咬,我好早走。休再做了那一夜 ,险不打杀了。”哄得樱桃下去了。子金道:“姐姐,你且休哭,我有个心腹话儿单来和你商量。如今咱在这里已是做不成夫妻了,你花朵的人儿,难道就死了罢?如今只有一计:这园后就是汴梁河,南船极多,赁下一只小船来,这河里接了你去。我又没有爷娘家事,没有妻子,恋着甚么?咱往南京去投奔我的姑夫——在镇江 水营做把总。有了咱两口,那里挣不出饭来吃,肯在这里干死了罢!”银瓶听说,把泪揩干,道:“哥哥,你有这个法儿,十分的好。只怕你没钱,那里去去?我这卧房有五个大箱,都是盛的皮家来下的金子钗儿、珠子挑凤缨络罩面儿。
     皮员外的大元宝,李妈收去。还有他的包皮皮席的银子,封在这箱里。还有好些整匹头绸缎,不曾剪的,也还值八九百两银子。
     你早早安排停当。我这里度日如年,知道那厮几时来抬我?只得这二三日矣。雇下船,趁月黑头好接这东西,送衣报被褥、我的镜架铜盆等物哩。你平日打的好弹弓,把个弹子打在我这楼上来,是个信,我好安排。连樱桃多拐了去,路上好服事。”
     说完话,二人如何肯罢,就在床 沿上勉强相亲,一度而别。银瓶取出金镯二副、零银一大包皮皮,交 与子金,依旧过墙去了。
     到了明日,子金自到汴河口赁了一只浪船,是苏州因送人的家眷坐上来的,今急要回南,只使了十五两银子,雇到扬州。
     立了契,交 了五两银子,说是家眷船。他把家下心爱的物件、随身被褥先下了船,吩咐进喜在船上守着。他挨到日晚,到那河边汝打雀儿,照着银瓶阁子——不过数十步,一个弹子,轻轻打在楼板上。内有一条纸儿裹着,不敢多字,只写了“三更”二字。银瓶时刻在念,等信已久,把箱笼包皮皮裹停当了,见了泥弹,不胜之喜,和樱桃久已说通:“要出去从良,在这巢窠里,终来不是个常法”,讲成一路。
     等到三更夜静,子金早把船泊在园后柳荫下,哄得艄公睡下。他是熟路,进得园来。樱桃已把皮箱物件搬在墙根,使一张桌子阁得高高的,子金一一运过墙,搬上船来。搬完,樱桃搀扶着银瓶,同扒过墙来,子金俱接下去了,各进了舱。那船家是个蛮子,只道是夜里才搬得家眷到了。正是顺风,一夜 就走了八九十里不题。
     到了天明,不见樱桃过院子来取洗面水,李师师起来得又晚,等到日午,角门还不曾开。叫了半日,没人答应,把门掇开看了看,那里有个人影?楼上拾得空空的,一地都是纸,连琵琶、筝都拿了去了,只撇下一个马桶、西墙根下一张桌子。
     报与师师知道,吓了一个立睁。这才是强盗的东西被窃贼剜去
     即忙使人往旱路上四下跟寻,又忙报与皮员外骑马去赶,贴帖子说“报信的五十两”。那知他风高水路三千里,帆挂扬州几日程。
     不说生气睁了皮员外,活恼杀李师师,后来告状打官司不题。却说这子金一路长行,过了淮安、高邮湖,顺风到扬州关上,泊下船。银瓶甚喜,见了些山水人烟,一路上鲜鱼美酒,手边不少银钱,大吃大弄,强似那汴梁风景。或是子金吹笛,银瓶吹箫,樱桃管炖茶酒,到夜来一床 而寝,好不快活。正是:从来好事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。
     不知将来怎么结果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