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四回 祸机深财未用时先丧命 天报速人才杀处早伤身  

2017-06-07 00:25:27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四回 祸机深财未用时先丧命 天报速人才杀处早伤身

    诗曰:
     反覆人心总似棋,劝君切莫占便宜。
     鱼因贪饵遭钩系,鸟为衔虫被网羁。
     利伏刀傍多寓杀,钱埋戈侧定逢危。
     古人造字还垂诫,剖腹藏珠世不知。
     话说楚云辞了岑尼回城,只说与楚大男送殡去了,且按下不题。却说这家人全福,与小溪合谋,假妆强盗,夜间将云金银劫去。全福因要脱身,遂将己先掘云埋下的包皮袱、皮箱等件,俱 付李小溪父子,连夜挑去西村家里藏下。全福夫反来妆神做鬼,哭一回,叫一回,辞了云,竟搬在李小溪家间壁,指望和他三七分那金银,还不肯给他一半。寻思着:“这些个皮箱,封锁的是云己的首饰衣服、金簪钗环,珠冠也有三四顶,连银纽丝、红绣鞋撇下的物件,俱在箱子里,少说也值五七百银子。那包皮袱里南宫吉的官衣、杯盘、尺头和那貂鼠披风两三件。好少东西!慢慢的一件件取出,向当铺里典些银子,和李小溪合伙,却不是一个现成的财主!”心里想着,口里念着,老婆商议着,甚是快活。况且新租的是三间草屋,一口厨房,小小的一个院子,还有一口井,好不方便。
     过了三日,老婆说:“咱那包皮袱,趁今黑夜拿了过来罢。
     怕李小溪家留了咱的针头线脑,相厚间不好说,怕伤了和气。”全福说:“你不知,李小溪原是咱老爹衙门里人,极是义气的。我照顾了他这一场富贵,他就十分昧心,敢做出这样事来?还要商议做伙计开店,要拜 。你要的紧了,着他说咱小器,到看低了咱。”老婆听了,便一声也不言语。正是:鼠狐同住原非伴,鹬蚌相持又有人。
     谩道我谋偏巧妙,谁知他算更精神。
     却说李小溪那夜得了这注大财,喜之不尽,路上和儿子李大汉商议道:“这宗财真是天送上门来,又不费手脚,又不露眼目!”到家有五更天气,悄悄叫开门。后园有个埋葫萝?N的地窖,使上些草,把金子连匣盛着,用土埋好。又取出两个大磁瓮,把包皮袱、皮箱内首饰,弄的乱腾腾倒了两缸:俱是明晃晃珠子、金镯、金首饰、貂袄蟒缎,全家喜之不胜。
     李小溪的老婆道:“你和全二叔两个做的,难道不分些给他,咱就藏起来?还该留些给他,省的费嘴,伤了和气。”李大汉道:“好容易的财帛到了咱手里,再分给别人?犯了官,各人的贼名,谁替咱爷儿们不成!”商议了许久,李小溪因留下一个包皮袱,是南宫吉冬夏的官衣:一套是天蓝云缎员领,扌赛着虎补,绿缎衬衣;一套是怀素纱员领,没有补子,月白纱衬衣;又是一件织的玉缎子飞鱼披风,原是 太监送的;又是几件旧潞绸豆黄衫、紫丝绸衣衫、对襟银红绫比甲、新旧两件白绫花裙、两上首帕、一对金裹头簪子、两只银挖儿——也重三钱多。还要拿几件,李大汉拦住道:“够了,各人家的财帛,难道是全福血汗里挣的?和谁合的伙计,凭契取的银子?
     有谁是证见 付与俺的?敢和谁说?他不过是南宫吉家一个毛才,主子赶出来,又领了外人,劫了他家主母的财物,他还敢声扬出来?先犯了一个大罪名,才扳的别人!依着我,这几件衣裳给他,还是便宜了他。他好说便罢,略敢有些闲言闲语,先打他个下马威。这乱世里,哄到没人处,给他个绝后计,他一个穷老婆,还不知他汉子怎么死哩!”几句话,倒把李小溪点出杀人心,说动贪财胆。各计较,藏在心里不题。
     那一日,李小溪见全福新搬在紧邻,因在城里买些肝肺板肠,与一大块牛肉、二斤烧酒,杀了只鸡,替全福暖锅。请到小屋炕上坐下,安了一张低桌,两人上炕,李大汉往来斟酒,接进菜肉来摆下,也就来炕沿上坐下。大家把门关了商议。李小溪先说道:“这银子还好零使,只金子不敢这里卖,不是临清,就上东京去。这三百两金子,少也要七八换,值二三千银子。制下货来,咱就在临清开了青布店;咱兄弟二人,一个上南制货,一个在店开张,不消二年,连本三合。这布货是算得出的,又不零星,又没有剩货。”全福听了,满心欢喜,因接说道:“这布行生意好多哩!南宫吉家起手就是生药铺和布行得利。这临清地方,三行生意,惟布行是上等。不拘有几千几万布来,不消几日就发脱了。都是两京三边上的大客人,凑来总收,各边关上去卖,还挣钱哩。”说到快活处,烧酒一饮而荆全福便道:“这几日,弄得一个钱也没有,天又冷了,还待要买几匹布穿。不知那包皮袱里有穿的衣服没有,待取出来看看。”李小溪听了,只管吃酒,也不答应。
     李大汉又斟上一杯,全福又说道:“那包皮袱里还有一包皮散碎银子,是那日匣子没盛了的,咱取出来籴下些米粮,过了年,咱兄弟们好出门做生意。把金子卖了,就不愁穷了。”李小溪听了,又不答应。这全福闷上心来,也有几分着急。
     李大汉又来斟酒,全福一手接住钟子道:“酒不吃了,倒是这黑夜里没人看见,把前日那匣子和包皮袱取出看看,大家记个明白。哥还收着,我那窄房窄屋的,也没处盛他。只这包皮袱里有旧衣旧裳,拿出几件来穿罢,恁弟媳还没有绵袄哩。”
     李小溪见逼的急了,妆做几分醉,把眼乜斜看着道:“你这话通不在行!这个东西,可是一时间就拿得出来的?那一黑夜,挑到这里,我通走的力气也没了,倒亏他一个,压压背背的担将来。小人小家,有个人来,那里去躲藏?惹出事来不是耍的。
     各人担着个死罪在身上,你还救不得我哩!”指着李大汉道:“亏了他,黑夜里挖了个五尺多深的窖子,一顿埋了。苍蝇坟子,敢衔你的一个米粒不成!我看你忙忙的,只怕人昧了你的。
     岂有此理!人也要有良心,终不成咱两个就不做伙计了?依着我说,明日请个香纸来,咱弟兄两人先明一明心,村里关王庙设了誓。从今后,你我比亲兄弟一样,如有负心的,不得好报!
     到明日把门关了,只推不在家,咱两个取开窖子。原说过的,我只要三分,别的你都拿了去。贤弟,你心下何如?”说的全福笑了,又吃几杯酒,也醉了。各人散去
     全福到家,老婆接着,问他怎样说了,全福就将明日取匣子分用、把包皮袱拿过来的话,说了一遍。夫妻都信李小溪是个好人,大家睡去不题。
     到天明,李小溪先取了一件貂鼠披风,往城里赵二官人家新开的当铺去当。只要十两银子,推说是一个过路的远客,投在他家,托他来当的。原来在南宫吉家管当的伙计 三,从南宫吉死后,见没人做主,就转投在新起家的赵二官人门下,照旧管当,在东门口里,认得李小溪。接过皮袄来,看了又看,有些眼熟,一时只想不起来,秤了十两银子,给他去了。后来细想道:“到像南宫大官人家那大的。这件披风,怎么到他手里?”又想道:“这等时势,兵过抢城,谁家的东西没失了。
     ”也就丢下了。
     却说次日,全福早起,要与李小溪取匣子、包皮袱,走去叫门,没一个人答应,连李大汉都出去了。问他老婆,说是赶集去了。全福坐等了一日,甚是疑闷。至黄昏,又过去问,道还没回家。老婆道:“他这光景有些吊躲。这不是咱打的兔儿,送上门给他吃!将来这财物,还要费手。”全福半信半疑,只说他不像这样人,便叫媳:“你过去和他老婆再要要包皮袱,试试他的口气。”
     这全福老婆穿上布裙,一直走过墙西来,问李小溪家,推说讨火,坐在炕沿上叙起话来,说道:“天冷了,没有绵袄,那包皮袱里还有几件旧绸绢衣裳,要早些取出来浆洗浆洗。”那李小溪的老婆是个泼,极是不良 的,把脸变了道:“没的浪浪气、放屁拉臊,精扯淡的话!谁是你家才,收着你家的包皮袱?半夜三更,敲门打户,恁家汉子来,闹的老一夜 没合合眼,领了俺家汉子和儿子去,不知做的是甚么勾当,还要俺家要包皮袱!恁的包皮袱,怎么到了俺家来?:随恁和谁说,人也不信有这样事!”气得个全福老婆把脸腊黄了,道:“嫂子不要这样说,等大爷来家,当面招对。他原说今日来取包皮袱,我才来说。难道这些东西就昧了不成?也要个良心天理!”李小溪老婆接话道:“要有良心,有天理,就不做出这样事了!”
     说得全福老婆进不来退不去,又不敢高声争嚷,怕人听见。这全福隔墙听着这边乱炒,知道说不来,疾忙叫的老婆去,故意说道:“慢慢的讲,你这样小器!俺弟兄们分的甚么彼此?”
     俱各不言语了。
     李小溪父子吃的大醉来家,老婆细细告诉他说:“全福老婆来要包皮袱,着我说了一顿,闭口无言的去了。”
     到了次日,全福过来,假妆出贤说:“老婆们见小,因取包皮袱险不争起来。”大家笑了。李小溪过意不去,说道:“包皮袱是我取出一个来,今夜你先取去用着,等明日闲了,大家开窖子,好看东西。贤弟,你休娃子气。你没处收拾,到不如我藏的严紧。”全福也答应道:“且放着罢,甚么大事。”
     到了一更天,李大汉把包皮袱摇着,从墙上丢去。全福夫妻满心欢喜,又道:“李小溪还是个好人,我说他不肯负了咱这场好心。”打开一看,原来是几件员领、两三个旧绸绢小袄、几枝簪子,还不值十数两银子。“这样光景,难道就骗了咱这几千金锒子去罢?”一面说着,一面又想:“如今变了脸,他只是一个不认帐,又不敢经官告理,不如还是好哄,哄的到手,各人己做主意便了。”且不言语。
     到了次年正月十五日,全福买了一副三牲,请了香纸,要和李小溪 拜赌咒。那李小溪等不的一声,换了一件新青直裰,齐齐整整。进的庙来,上了香纸,各人赌了两个昧心咒,说:“谁要负心,谁先死了!”全福、李小溪平拜了。因李小溪大全福五岁,就称李小溪是哥;李小溪叫全福是弟。到家又叫李大汉来,与全福夫磕了头,称作叔叔婶婶。从此且不言语。
     全福见李小溪每日买酒买肉使钱,他却一文也无,几件官衣,又不敢拿出去当,忍气吞声,和老婆设了一计,道:“咱如今只说和他合伙开布店,去临清买货,他然取出金子来卖。
     那时买下几百筒布来,这便是藏不了的。他敢不分与我,那时节到官也不怕他,强似这金子是开不得口的。”夫妻议定。到明日,和李小溪说要上临清去卖金买布的话。李小溪顺口接说道:“贤弟,这识见高多哩!我才服你是条汉子。你终日指望要分这金子,你就怪杀我,我也不敢取出来。万一事发,各人性命要紧。如今看个出行的日子,我和你人不知鬼不觉,你我腰间各带一半,扮作走差模样,背个黄包皮袱,说是兖州府上临清下文书的。到临清置了货,开起店来。过两个月,把他们雇辆车子,离了武城,往临清住下,谁来问你!此计如何?”
     全福听说,喜的当不得,道:“我说哥是好人。你弟他那知道哥这等小心,只说是不给包皮袱,聒的我耳也聋了。今日果然哥的主意极是!”忙叫李大汉借个历日,看了正月二十八日,是出行开市纳财的好日子,定于这日起身长行。全福心喜:“正中下怀!”不知此去吉凶,有诗为证:结义穿窬入绿林,此中管鲍怎分金?
     同行好作腰缠计,失却头颅没处寻。
     到了二十八日,全福穿了一件半旧半破的青衣,早起过来叫门。李小溪已和他儿子李大汉计较停当。只见他穿着一件乌青旧布坐马小衣,脚上两耳麻鞋,笑嘻嘻的迎出来。先关上门,忙请全福小屋里去,拿出那匣子来,叫全福看:“可不是原封不动?你如今才知做哥的,托妻寄子,还要做大事哩!”一面说着,把金子分作两堆。都是十两一锭的,每人包皮起十五锭,放在搭包皮贴身底下。这李小溪还说收拾的不好,他包皮作三小包皮,两肩窝上带了两包皮,腰间带了一包皮。各人背个黄包皮袱,也不敢带刀棍,只扮作下文书的公差。各人嘱付了浑家,也不吃饭,喜喜欢欢上路去了。
     走了两日,天气寒冷,路上吃两钟烧酒又行。原来全福不知这条路是上小河口去的,不是大路。李小溪领着,迤斜往西下去十里多路,一望都是河泊,没有人家。全福也有些害怕,道:“咱不错走了路了?我跟着老爷来接按院,那是这条路?”
     李小溪道:“你不知,这条小路近二十里,又无人走。咱身上带着行李,敢走大路?如今响马土贼极多,这条路安稳些。”
     说不及话,只见前面林子密密层层,一个人在那里探头探脑。
     行到林子里,只见李小溪坐在石头上道:“我且歇歇。”
     全福也坐住了。那时日将落,没人行走,只见林子里钻出一个人来,腰带着刺心刀,手执齐眉棍,望着全福脑门劈来。全福赤手空拳,大叫:“好贼!”李小溪怕他走了,早一手採祝只见:棍当脑盖,迸的血浆直流;刀刺心窝,绞的肝肠稀碎。一个踏着脖项,用黄土填塞咽喉;一个按着胸脯,使白刃先割首级。叫不应头上青天,即是阎罗追命鬼;现放着腰间黄物,这才断送负心。绿林深处隐骸,青草坡前流热血。
     这才是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借贼杀贼,鬼神之巧。
     李小溪怕有人认得,割下头来,林子后使刀掘个凹坑,用土埋了,使块石头盖着。然后拖了首,在深草里剥下那条月?E膊,将十五锭金子给李大汉带在腰间,不敢久留,忙离了小河口林子里。父子商议:“且不可回家,却往那里去好?”李大汉笑道:“你老人家怎么当差来,这一时就糊涂了?咱有这些行李,父子二人上了临清,把金子卖了,才好做生意。难道全福会做买卖,咱父子二人到不如个才么?”李小溪听了大喜,道:“有理!”就迤斜找上大路来。
     此时天已黄昏,歇了一夜 ,明日又走。可霎作怪,只见一阵旋风,随他父子乱滚,一直往北去了。这是临清河口地方,来往官员客商极多。原来金兵抢过,路上行商稀少,有一伙土贼起来,抢了村坊,和些大营的游兵做了响马,约有二三百人,不时截路。那李小溪父子正走,只见前面起了一阵旋风,刮的对面不见人。风过后,只见有二三十匹战马,马上人尽裹红巾,看见李小溪父子走路, 哨了一声,就有一枝箭射来,先射中了李大汉的左腿,跌倒在地。到底是李小溪,久走江湖,知是响马,就连忙解下一包皮金子,放在路旁地下,使脚蹴起土来盖了。
     早已人马走到跟前,大声叫道:“快丢行李,饶你狗命去罢!”二人跪在地下,苦求道:“实系公差,现有文书,并无财物。”那马上大贼信是公差,也就放过去了。怎奈步下土贼赶上来说道:“怎没财物?这衣裳也是钱!”即将二人剥的赤条条。翻出两大包皮,又一搭包皮,都是金子,忙禀知马上贼,请他转来看见。看个不了,因问道:“你这金子是那里来的?”
     李小溪道:“是兖州太爷差送与按院老爷,要干升的。贼们听了,大喜道:“这等,乐得用!”叫声“得财”,一阵风去了。
     李小溪父子二人,吓得呆了半响,方拔去箭。赤手空拳走了几步,望见马去远了,才踅回身,取出埋的一包皮五锭金子来,忙依旧系在腰里,父子面面相觑,李小溪因说道:“好薄命呵!”李大汉道:“这五十两金子,也还值四百多银子,家里还有五百两银子,这些首饰衣裳也还有二千以外的财帛,也勾咱爷儿们过了,这不成是咱家的东西。但回家去商议,怎么哄全福的老婆,才得无事。”两人垂首丧气,慢慢再回大路。正是:小路截来大路抛,乌鸦衔肉遇鹏?
     如今世路多如此,总替旁人先上腰。
     此一去未知这剩下的金帛,李小溪如何享用,全福的这条死命,日后作何发觉。只因这一享用、发觉,有分教:黄金索债,连累杀四条性命;白手争财,撮弄成冤家一处。
     且听下面分解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