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二回 寡妇避兵抛弃城居投野处 恶奴欺主勾通外贼劫家财  

2017-06-07 00:20:31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二回 寡妇避兵抛弃城居投野处 恶奴欺主勾通外贼劫家财

    诗曰:
     浮沤聚散岂为期,零乱花魂风雨吹。
     绣枕馀香春楚影,檀槽流韵断肠词。
     难将白雪留苏小,谁借黄金铸牧之?
     我亦多题恨谱,倾城何必恨蛾眉。
     话说楚云在普福寺躲兵,幸得平安躲过,只见泰安来找着了,大家欢欢喜喜,便算计还家。仍叫细珠抱着四岁慧哥进城来。到得城中一看,好不惊恐,只见:城门烧毁,垛口推平。一堆堆白骨露骸,几处处朱门成瓦砾。三街六巷,不见亲戚故旧往来;十室九空,那有鸡犬人烟灯火。庭堂倒,围屏何在?寝房烧,床 榻无存。后园花下见人头,厨屋灶前堆马粪。
     楚云一路走来,四下观看,见人家房屋东坍西毁,道傍死半掩半露,甚是伤心。到了家门首,全不认得——大门烧了,直至厅前,厦檐塌了,剩下些破椅折桌,俱是烧去半截。
     走到仪门里,上房门外,虽没烧坏,门窗已尽行拆去;厨房前马粪满地。云又惊又恸,正待放声大哭,却好作怪,只见一个老妈妈从他五红绣鞋院子里走出来,蓬头垢面,身上又无布裙,倒把云唬了一跳,忙问道:“你是谁?”那老妈妈也不答应是谁,先呜呜的哭了起来。云上前细看,才认的是银纽丝的旧人老马。他一向知南宫吉家富,虽说遭变,未免还有些遗存,故日日来搜寻,不想今日云回家。老马因叫道:“我的奶奶,你那里躲来?叫我寻了好几日,那里没寻到!”又看着慧哥道:“这还是过世老爹的积德。人家好儿好,也不知拆散了多少,恁儿们这样 圆来家,也是你老人家一生行好,没伤了天理。”说着,就去细珠怀里接过慧哥来抱。那慧哥饥了半日,哭着要饭吃。一时锅灶俱无,那里讨米去。老马去腰里取出一个火烧????来递与慧哥,才不哭了。因对云说道:“这还是兵来时我带的干粮,没吃了——这几日都在人家宅子里寻剩下的饭吃,才剩了这一个。”
     一面说着话,云走的乏了,就叫老马同在破屋石台基上坐下,问说人家谁亡谁存的信,好不可怜。老马又说:“我在养济院里,亲眼见楚大舅被兵杀了。”云听知,又哭了一常老马又说:“还亏大营催的紧,只在城中住扎得三日营,没大搜寻。这些烧毁的,都是兵去了,城里土贼放的火,好抢财物。
     后来又听得金兵说,破了东京,还要回来在临清住扎,恐咱这里也还躲不过。”只这一句话,早吓得云又面如土,忙和泰定商议道:“这破宅如何宿得?到不如还往城外买的刘千户家庄上去,如今全福现住那里看破草房。且住这一夜 ,明日再作商议。”泰定道:“这也说得是,要去去。”云因对着老马说道:“你老人家无儿无,在城里也不是久住的,肯看往常,和俺儿们做伴也好。”老马道:“我的奶奶,说的那里话,受你老人家的恩多哩!我的两间屋也是烧了,脱不了也是这里一宿,那里一宿。我跟你老人家还是旧人,就有甚么东西带不了的,我替你带在身上还放心些。”一行说着,大家走出城来。
     那时,日已半西。秋天渐短,及走到庄上,日已落山。全福和他媳子听见云到了,慌忙接进屋里坐下。云看见三间草屋,偏安着单扇门,当门一条土炕支锅;倒锁着两间,内里柴草堆满。细珠在窗外一张,见有许多大包皮袱,俱藏在草堆里,乱蓬蓬放着,也不言语。云见天晚了,又没灯油,大家忍饥安歇,只落得一条布被。亏了泰定向邻舍老王家借了半升米,乱做些稀粥,云、慧哥各吃了半碗,就睡在炕上。
     细珠和老马在炕前打铺,泰定、全福俱在间壁寻宿。
     原来这全福从小做家人就不学好,后来南宫吉死了,见全寿盗财出去了,也就欺心寻事,终日炒闹,把当铺 三家衣裳偷了,被云逐出,在庄上居祝今见云失势,来此逃荒,就生了不良 之心,要乘机劫他的财物,奈云空身,并无包皮裹,未知身边有无,不敢动手。他那屋里包皮裹,俱是乘着兵乱,先到南宫吉家,把云埋的衣服首饰尽行掘出;又各处地下掘了几个大坑,只不见金银,此心不死。这夜和泰定睡在间壁,用话试探,说道:“这武城县住不得了。当初过世的老头儿积成个大过活,如今便宜外人去了,撇下这寡孤儿,咱们领着东奔西躲,一个盘费也没了。难道这些家私,地上的没了,地下的也没有?你我还立个主意,和这寡说个明白,拿出来防身,救他母子性命。他寡发家不知好歹,一时间金兵回来,大家逃命,撇在空宅子里也是瞎账。”这泰定是个好人,也就信了。
     明日,使细珠把这些话和云说了。云欲待不听,如今这个身子,又无亲戚兄弟随着他们逃躲,就不取出银子来,也是枉然,知道大乱了回家不回家?次日天明,就泰定、全福跟随着,和细珠进城来,只留下老马看守慧哥。
     同行到城,已是巳牌时候。全福先寻了一把锹、一把斧、一个大皮箱,带在身边。到了宅中,在上房床 后楼梯下,找那埋的衣服首饰,已被人尽去,剩两个大坑。云只叫得苦。
     全福在傍冷笑。又走到玳瑁轩东山洞边,揭起太湖石,下埋着一个磁坛,上盖铁犁一面,内藏着赤煦煦黄烘烘白灿灿好妙东西。云取出,约有一千余金,因说道:“这些东西还是你爹与 喜讲公事的,就便埋在此处,且取出来度命。”喜的全福、泰定手忙足乱,将一半放在匣内,用被包皮了,盛不尽的,二人解下腰间搭包皮,装起停当,先拿了出城去等。云与细珠也到佛堂里铜佛座下,取出一串 珠——一百单八颗,是南宫吉得的柳君实家的。这两项俱是不义之财,只道取出来度日,谁知取出来是报应作祸,此时谁人得知。云将数珠悄悄缝入贴身衣内,慢慢出宅,同细珠寻旧路回庄。及至到了庄上,天晚了,老马抱慧哥接进屋去不题。
     却说泰定、全福得了金银,忙忙奔出城来。全福在路上就和泰定商议道:“这些财帛活该是我们的,你我平分一半,多少留些给这寡也就够了。不然他拿这些东西,敢家过活不成?遇着那没良心的,连他母子性命也还不呆,这财帛也是别人的。”泰定听了,只不答应。又走了一二里,全福就站在路旁小解,树下歇息。泰定见全福背着被包皮的匣子住下了,也就不走。只见后面一个人,大踏步赶将来,叫声:“老全,你走的好快,等等我,同走一步也好。”泰定二人回头看时,认的是提刑衙门里弓兵李小溪,大家拱了拱手,说道:“好惊恐,你在那里躲来?”泰定笑道:“彼此造化,又重相见了。”李小溪见二人走的慌,又背着个匣子,破被包皮着,只疑是城里抢的物件,因向道:“是甚么东西?”泰定答道:“空宅子里还有些破衣破件,拾将来使用。乱后土贼抢了几次,连人家地皮都卷去了,还有甚好东西!”说着话,走了一里多路。李小溪在西村分路,全福赶上,路傍附耳说了许久话。李小溪笑嘻嘻的去了,这二人才回庄上来。全福推走不动,坐一会才走一会,到了庄上,天已昏黑。
     云见二人不到,正在纳闷;二人到了,方才放心。全福要将匣子放在间壁,泰定不肯,只得放在床 下,用些破瓮破?t片暂时遮盖,再作商议。二人腰间的,约有二百余金,云便不叫他取出,只说:“你们带的东西,原各人带着罢,少不得大家同过日子。看过世老爹恩养恁一场,只撇下这点骨血,也只在恁各人心上罢了。”说着,不觉?j惶泪下。那老马也来说些好话。是夜晚景,买些灯油,全福媳杀鸡煮饭,大家吃了一饱。全福去村里取了二斤烧酒,把泰定哄个大醉,大家睡去。正是:费尽机谋百种心,安知天道巧相寻。
     东邻失物西邻得, 上私船海上沉。
     暗室可能辞艳,道傍谁肯返遗金。
     由来鸩脯难充饱,割肉填还苦更深。
     却说全福用烧酒哄醉泰定,约有一更时候,家扒起来,取了一杆朴刀在手,悄悄去西村访李小溪说话。那李小溪原是路旁先约就的,知道全福要来,先沽下二斤烧酒,点着灯守他。
     忽听狗叫,小溪迎出门来,把全福邀在东边一间小屋炕上坐下,叫浑家筛起酒来。全福说:“且休吃酒。”就把这楚云取出金银之事,说了一遍,道:“且是送上门的一股横财,取之甚易,不可失了机会。”原来,李小溪积年在衙门里的蠹贼,近因乱后,也和这些土贼俱有首尾,一闻此言,如何不喜?跳起来和全福说道:“这宗财有两样取法,有善取,有恶取,只要做得妙才是手段。”全福问道:“怎么是善取,是恶取?”李小溪道:“若要恶取,如今趁着大乱,没有王法,传将咱的十弟兄来,明火持杖,打开门,把楚云、泰定杀了,把细珠卖了,财作众人平分,你我多得一半。南宫吉原是外住的破落户起家,没有甚么亲族,日后说着是大乱,被土贼杀了,不知几时才有王法,那个来告状?这是恶龋只是用的人多,也要多分些去。莫若善取更妙:趁着三四更天,黑地里又无月,我叫着我的儿子李大汉同你我三人,只用一个火把将草屋烧着,一声喊起,大家齐说有贼,那泰定是胆小后生,和云一定要跑走逃命;放条路着他走了,后面吆喝着赶杀,只丢两块石头,吓的他走头没命,那个敢回来!咱们却将那银子拿来藏下,日后只说有贼劫去,连你还做个好人,下次好相见。我和你三七分,愿让你一半。你说此计何如?善取其财,还不伤天理,岂不是两全之美!”全福听了,喜欢的当不得,因跳起来说道:“好计,好计!今晚有三更了,就该早去,怕天明有人,行走不便。这些东西,连我的几个衣包皮,俱寄在你家罢,好搪人的眼目,我也就搬在你这村里住了。”商量已定,即时叫大儿子李大汉出来——也有三十来岁一条壮汉,专以赌博 剪绺为生,也是一路的人——各拿口朴刀,将烧酒筛热,吃了几大碗,助胆而行。
     来到刘家庄上,先把场围一垛杆草点起,跳过墙去,烧起后边屋檐来,全福大叫“有贼”。唬的泰定扒起,百忙里穿不上裤子,赤着脚叫:“细珠开门,快往外跑!”这几个,那个是有胆的。云只吓得乱战,先抱起慧哥来。泰定、细珠搀着云,往外黑影里不顾高低,一步一跌,只往无火处乱走。
     只听一片声喊,说:“休叫走了,赶上拿人!”唬得楚云、细珠、老马各不相顾,俱伏在墙外蒿子地里。只听得石块乱打将来,云抱着慧哥,黑暗地里那里藏躲得及,早有一块砖头打将来,把慧哥的头打破,大叫一声,早没气了。云也顾不得孩儿死活,抱着走过庄外河崖林子里,伏成一堆,用袖子将慧哥口挡的严严的,那敢放他啼哭。直等到五更时候,庄上狗还乱吠,火也不明了,人也不喊了。
     天渐明,泰定扶着云,不敢回庄,可往那里去?正在惊慌间,那全福已将金银和他的包皮袱细软之物,俱付与李小溪父子挑去,却来找寻云。知在河边林里,远远放声哭将来,大叫:“天杀我了!”一步一声,走到云跟前,硼倒在地,大哭道:“连我的包皮袱衣裳、几年挣的过活,都被抢去了。”
     说毕又哭。连泰定也信了。云抱起慧哥一看,额角上已打伤,急用绵花塞好,抱着复回庄来。一间草屋已烧了半间;收拾的房里干干净净,止剩下一堆乱草。云不觉放声大哭,老马劝个不祝“待要寻个无常,又有死人留下的这点孽种,往前日子怎么样过!”正说着话,全福媳来,哭一会,炒一会,说是带了银子来,连累他家穷了,也要搬了,不在这孤庄子上守着几间破屋,倒像还有银子一般。一面说着,一面全福就去揭锅,收拾破盆木杓、粗碗草?t,做了一担挑起来,辞了云,和他媳竟扬长去了。
     云寻思:“今夜就没处安身,那里去好?”倒是老马道:“我想起一条路来,你该去寻他,且住些时,听听乱信,再作计较。”正是:荣华趋奉人人有,患难扶持个个无。
     此一去有分教:
     云再走风尘,历尽东南西北苦;
     □□分开母子,遍尝兵火雪霜贫。
     不知老马说那里去好,且听下回分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