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三十二回 母夜叉强逞今世凶 袁玉奴梦诉前生恨  

2017-06-11 19:30:16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三十二回 母夜叉强逞今世凶 袁玉奴梦诉前生恨

    集唐绝句:
     夫子红颜我少年,嫁来不肯出门前。
     于今抛掷长街里,万古知心只老天。
     又:
     潮生沧海野棠春,剑逐惊波玉委尘。
     青血化为原上草,人生莫作人身。
     单表这男为人生大欲,生出百种恩,也添上千般冤业,虽是各人恩怨不齐,原来根,冤有冤种,俱是前世修因,不在今生的遭际。所以古书上说,那蓝田种玉、赤绳系足,俱有月老检书,冰人作伐。那陰曹地主,有一?s?司冥官,专主此事。即是说?s?化生的大道,或是该偕老的,百年举案齐眉;或是该拆散的,中年断弦反目。还有先恩后怨,空有子,看如陌路仇人,义断恩绝,纵有才,视作眼中钉刺一般,总不与容貌相干。内中投合,多不可解。从那古来帝王卿相受 专房的妃妾、庶人百姓离合生死的因缘细细看来,只有夫伦,变故极多。可见欲二字,原是难满的,造出许多冤业,世世偿还。真是爱溺,欲煎。
     前一部说了个“”字,后一部说了个“空”字。从还空,即空是,乃因果报转入佛法,是做书的本意,不妨再三提醒。即如这金二舍人,原是个大臣之子孙兄弟,有权有势,又是妙年,娶了香玉为妾,年貌相当,也是一对好姻缘了。岂知暗藏因果,有冤报循环。原来金二官人嫡妻,是现任宋将军之妹,生得豹头环眼,丑恶刚勇,弓马善战即是一员将,反似个男子一般。嫁得个金二官人,却是白面朱唇,像个儿模样。分明有陰陽倒置的光景。那金二官人平生畏之如虎,却又第一好臊,专在风流 场里打滚舍命,被这浑家常是打过几番,再不肯改。把这些家下使们,俱不许到他跟前,有和他笑一笑的,就打成一块肉酱,或使刀剜针刺。百样奇妒,世所罕有。
     那金二官人因此看这浑家又丑又怕,如羊见虎的一般,那一点陽物才待举时,到了面前,吓的稀软了。这浑家便道:“你在外定是抛在巢窝里,不把老放在心上!”半夜里一顿拳打脚踢,冬月赶在地平板上睡去。因此,金二舍人反像鳏夫一般。
     年少浪子,如何挨得?偏又舍命的横嫖 干。今日放胆的娶了香玉为妾,不敢到家,只图个一时快活。正是老鼠赶着猫儿?H——不顾生死。明是香玉母子该闯入折磨地狱,才有此事。
     当日一连三夜,花攒锦簇,受用不过。香玉母子商议:“既是来为妾,三日后,该找寻大太太行礼。这个楼房里没个人,可不知是甚么所在?想是和太太说明了,两院分居,到也十分方便。”想起孙媒的话:“多管这正房没甚人样,不成材料,因此全不来照管。”略使句话探了探金二官人,他又不肯言语,只是支吾,全不放在心里。
     从来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不为。宋夫人见金二官一连三夜全不回家,只说是随朋友打围去了,使人去打听。那差来的家人,只怕主母,不怕主公,晓的他是做不得主的。到了天汉桥大街王尚书楼上一看,只见一片红纱锦绣帐幔,守着个娇滴滴花朵似二八岁的美人儿,腿压着腿儿,一递一杯吃酒哩。悄悄不言语,回覆了主母。险不吼倒了斑斓白额金睛虎,气坏了性泼心粗的母夜叉。即时点起随身将二十余名,骑上大马,各带长刀粗棍己换了一领半新不旧的金蟒战袍,腰悬利刃,亲到天汉桥来。
     早有书童密密传信。金二官人正然饮到乐处,用手摸着香玉的胸肉儿,好不快活。忽然听得说太太来了,好一似:天雷霹脑,冷水浇头。断了线的傀儡木偶人,绝了声音;退了神师巫死泥神,全无生气。又像是麻雀见鹰,一头钻入深丛,不知生死;又像是山兔遭狗,两腿不住乱跳,那顾高低。蛇入窟中仍掉尾,龟钻泥底不伸头。
     原来这男人有三样婬人有三样妒,婬性不同,妒法也不一。问是那三样婬?第一是有了宋玉、潘安的貌,相如、子建之才,不得一个绝代的佳人和我相配,这一生的春花秋月,对着个蠢愚妻,有句话和谁说?因此相如有《思凰操》,子建有《洛神赋》,纵然有婬奔失德,只为这才二字,不肯放过,谓之才子婬。第二是那少年公子、游侠王孙,拥着十万腰缠、五陵裘马,到那章台折柳,狭邪看花,或是一掷千金、十千一斗,不妨他倾囊解赠缠头,窃粉偷香苟就,谓之荡子婬
     第三是那登徒子,婬不论,饮不择泉,就是东施、嫫母,黄发历齿的村,鸡皮鹤发的老妪,一味包皮荒,不分老幼,劫夺平人,全忘廉耻,谓之凶荒婬。就有这三样妒来配着他。第一是妒:夫妻绸缪,十分爱恋,一夜 也分离不得。忽然闻知丈夫有了外遇,或与婢子相通,不免吃醋捻酸,剪发撞额,争个不了。文君的《白头吟》、蕙的《回文锦》,妒到堪爱堪怜处,转觉有趣。第二是妒:人以事夫,今日丈夫有了美妾,便觉于我冷淡,枕席不欢,风流 味短。况我的年渐衰老,众妾的颜方少,如何比得过他?未免怕丈夫偏 少艾,恐有以妾夺嫡之嫌,因此争斗,不许娶妾。虽然无后妃包皮纳小星之德,也是人常。第三是恶妒:生来一种凶性,一副利嘴,没事的防篱察壁,骂儿打,摔匙敦碗,指着桑树骂槐树,炒个不住,搜寻丈夫,不许他睁一睁眼看看人。还有终身无子,不许娶妾,纵然在外娶妾,有了子的,还百计捉回,害其性命。或是故意替丈夫娶来,以博贤名,仍旧打死,以致丈夫气愤。这种发髻,多有缢身亡的。谓之凶妒。
     今日金二官人遇的宋夫人,分明是凶妒了。把软鬏髻戴在头上,却去娶妾,无不葬送杀无罪的良人、有子。
     当时金二官人一闻太太到了,好似呆了的,一声不言语,丢了酒杯子,跳下床 来,也不管香玉母子,披上衣服,不走前门,却从后门牵出马去,一溜烟走了。香玉只道金二官人出门去迎接,忙忙匀脸穿衣,出房相迎不迭。行至二门外软壁屏风前面,猛然一见,但觉寒毛生遍体,烈火似烧心。你道甚么模样?
     戴一顶红绒毳帽,上缀一颗 珠;穿一双绿线皮靴,斜镶四条蜀棉。紫膛皮,乌腾腾眉横杀气;黄虫葛般眼角,高突突面带凶光。耳垂金环两串,项挂数珠一条。河东吼地大狮王,漠北翻天罗刹
     当下宋夫人看见香玉出门来接,生的千娇百媚,玉软香 ,不觉怒从心上起,恶向胆边生,高声大骂:“好大胆的婬、臭蹄子、歪剌骨、引汉精、九尾狐狸,还敢这大模大样,摆的浪浪的来见老!你和你那臭忘八,捣的彀了!”走上前,一把揪住青丝细发,叫一群家人:“快将贱人衣服剥了,我慢慢地安排他!”一个个如狼似虎,扯的扯,剥的剥,只落的贴身紫罗袄儿,闹的哭的乱成一块。那卞千户娘子正预备来见,听的儿一片声叫“皇天救命”,往外跑不迭,撞见正打哩,只得上前硼头撞在地下,遮护他的儿。宋夫人问道,才知是香玉的母亲,越添恼怒,即取大棍在手,一顿好打。多亏房主人婆来救开,推着走在屋后去了。即时取布衣两件,与香玉换了,扶在马上回宅去了。
     孙媒婆正在楼上吃喜酒,两三日不回家,也骗了许多喜钱,见太太到了,唬的钻在床 底下,筛糠似乱颤,那敢出头。等的太太上马回去,方才钻出来,一道烟走了。这卞千户娘子怎肯干休,一直赶往孙媒婆家去,拚命要人,哭出门来,母子不能相顾。在旁观看的人,无不嗟叹,说金公子没有主意,坑陷这母子二人。有诗叹曰:宝钗重合两无缘,鱼在深潭雁在天。
     得意紫鸾空舞镜,传言青鸟怕衔笺。
     金盆已覆难收水,玉轸长抛不续弦。
     若向芜窗下过,遥将红泪洒穷泉。
     原来世上恩仇聚散、荣辱祸福,有一定的因果,不是偶然相聚的。这香玉一见宋夫人,便觉有些毛发凛然,十分恐惧,一似前生欠下他的债一般。那夫人见了香玉,一似积世的夙仇,不知气恨从那里来,就是妻妾不相容,也要慢慢的布摆,岂有一见就凌辱到这样的?有前因在后案不题。
     且说宋夫人把香玉扶在马上,蓬头散发,穿着上下布衣。
     到了宅中,宋夫人正面坐下,叫香玉跪着,即时剥去底衣,露出那白光光、脂滑玉润的皮肤来,取过一根马鞭子,不用三推六问,尽力的打了一百。只见皮开肉绽,浑身都是血口子。看了香玉的香云细发滚在地下,有二三尺长,一时气愤填胸,即取剪刀一把,将他头发剪下,用火烧了,做了一个髡头贱婢,使两个丫鬟押着:“在厨房烧火做饭,到夜间推磨打更,要他活受,不许他死。”即时逐在厨房啼哭去了。那宋夫人一时性起,忙叫家将:“各处找寻金二官人来,我和他讲话。”
     那金二官人知他平日的利害,不知走往那里藏躲去了。当时有两个厚友,一个是闻人公子,一个是诸葛舍人,俱是皇朝勋戚大臣家儿子,因此与金二官年齿相同,不上二十岁,终日在勾栏里串,是一群狐朋狗 ,极相厚的。那一时,金二官人不敢往别处去,从后门上了马,走到闻人家里,一个脸似腊查般,唬的焦黄。闻人公子接着,问道:“新人还在楼上,因何不伴他,过了三日就下楼来?”金二官人只不言语,一似吊了魂的一般。闻人公子笑道:“想是那话儿藏不住,你家太太有些决撒了?你快实说,我们好救你。”金二官人满眼落泪道:“如此这般,我顾了我走了,不知他母子们怎么受气哩。央你使人儿,去天汉桥王家楼下打听打听。我的人吓破胆了,杀了他也不肯去。”闻人公子说道:“待我使人去问一声。哄的人嫁了,你可做不下主儿来,你也要凭天理!”一面使人探听去了。
     不上两个时辰,那人回来说:“太太回宅了。”把凌辱香玉、剥衣采打说了一遍。这金二官人只是哭,全说不出话来。
     又听得说差人各处找他回家,问闻人公子讨出一床 被来,蒙头而睡,再不敢出房门去。闻人公子笑个不住,大家商议,无法可救。
     这卞千户娘子走到孙媒婆家里,打个粉碎,硼头散发,不住的叫:“皇天杀人!我家与你这老婬有甚冤仇,把我儿填陷,送到鬼门关上去了?我今死也死在你家里!”那左邻右舍一齐来劝,才知道孙媒图媒钱,骗了他家儿,嫁在有名的母夜叉家,是城中第一个打老公的太岁,谁敢惹他。卞寡在孙媒婆家寻死上吊不题。
     却说香玉姐受打不过,到了厨房,只在灶前倒卧,浑身是血,抬不起身来。就要寻死尽,如何得手?又有两个大丫头时刻不离,和他同起同坐。众人见他受此苦楚,也有怜恤的,却惧怕太太,谁敢和他说句话儿。又怕他死了,送些汤水与他吃。香玉只闭着两眼不开。没奈何,抬他上炕,朝里和衣而睡。
     香玉心中思想:“我今断送性命,也是前生命定。己不想死在这里,我的母亲不知在何处?”不觉哽咽失声,满眼泪如涌泉,又怕太太听见,只得暗哭。
     到了夜半三更,要起来寻个尽,只觉两手难抬。和衣睡去,忽然见一个人,武官打扮,戴顶将巾,有六十多岁,满口白须,领着个五六岁的孩子,上前问香玉道:“你跟我家里去罢。”香玉不敢近前。那孩儿上前,香玉忙去抱他。只见一个人,头挽油髻,面搽铅粉,穿着些怪绿乔红的衣裳,上前把孩子夺了,却来揪住香玉道:“你还我的命来!你前生和我在南宫吉家,同那红绣鞋婬,害了我一世,你却又卖了我到守备府里来,将我剥衣痛打,凌辱彀了,却又卖在烟花巷里。受不过虔婆打骂,缢身亡。今日你也来还我债了!”说毕话,拿起一个棒槌,采倒就打。香玉抬头一看,这个人不是以前的模样,只见赤面黄睛,一个别人变的和宋太太一般打扮。那武官孩儿都不见了。香玉大叫一声,痛哭而醒。听一听正打四更,香玉才想道:“这是我的前冤,该来还他了。”
     祸有因缘怨有根,此身虽异旧冤存。
     强梁当日谁能敌,软弱今生又被吞。
     如意不忘人彘恨,鲁庄还化野猪魂。
     始知万事宽平好,结草犹存魏颗恩。
     原来香玉本南宫吉家红香一转,当日嫁在守备家,曾把袁玉痛打凌辱,以报私仇,后又卖与娼家缢死,以此今世玉托生在北方之地,来报红香杀身之恨。他是夙冤,然见面就怨起来。这梦中的武官,就是刘守备,领着红香生的儿子,未免有夫妻子母之 ,所以要他抱着。被袁玉现了真身,指出前仇,才知道宋夫人一场仇恨,冤有头债有主,不是偶然的。
     香玉从此吃了长斋,不生嗔恨,说是我前生的孽,埋怨不得别人,也就灶前烧火,同众人做饭殷勤,全没有怨恨的心,闲了口里念一声“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”。这是一番忍辱功德、忏悔的道常因此,香玉后来还得解脱苦厄,归了佛教。不知后来性命如何,子母甚日相见。正是:月正 圆,一片浮云生障翳;花才烂漫,九秋风雨折枝条。
     且听下回分解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