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三十一回 抱病怀春空房遭鬼魅 贪花惧内借馆效鸾凰  

2017-06-11 19:29:06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三十一回 抱病怀春空房遭鬼魅 贪花惧内借馆效鸾凰

    集唐:
     芙蓉脂肉绿云鬟,泣雨伤春翠黛残。
     歌管楼台人寂寂,山川龙战血漫漫。
     千年别恨调琴懒,几许幽欲话难。
     回首旧游真似梦,寒潮惟带夕陽还。
     话表桂、玉姊妹二人泣别中秋,一夜 同衾,十分缱绻。哭到天明,是八月十六日,丹桂要等送了香玉上轿才搬,香玉要待丹桂出门才去——雇就轿子,只等金二官家迎亲轿到。不觉日落,还不见孙媒来迎,好不纳闷。原来金二官人惧内,怕浑家知觉,各处走觅了一座空楼,打点停当,才来迎亲。因此直到黄昏,一顶结彩花轿、四个鼓吹、两对纱灯,孙媒骑马披红前导,后随着四个番官,又是一顶小轿——抬卞千户娘子的。
     明知卞家贫穷,俱在门外下马,街上立着,不肯进宅,立等上轿。吹打起来,围了一门首人。那香玉姐从早晨打扮停当,听得一声吹打,疾忙穿上金家下来的一套织金袍裙,插戴了珠子冠儿、鬓花钗掠,好一似九天神乘鸾去,三峡仙妃借梦来。
     那一时,慌忙,孙媒欢喜,一齐撮拥香玉上轿。丹桂姐上前,叫声:“我的姐姐,从今后会少离多。你只顾前程万里,可撇下你这薄命的姐姐了!”上前抱住,不觉放声大哭。卞、鲍二寡亦各伤悲,拜了又拜。孙媒忙来劝个不住,道:“姑娘喜事,今日因何啼哭?”香玉只得上轿。桂姐看着下了帘儿,才回房来。一行人灯笼火把,吹吹打打,轿马人夫如风似去了不题。
     那时鲍指挥娘子久已雇下轿子,等得不耐烦。一切家伙是昨日搬去的,还有两张床 席、一个锅,从早晨送去了,只隔着大觉寺二里多路。天昏黑,叫个老聋姑子来,把空房门叫他锁了。母子二人两顶小轿,憨哥后随,提着些零星物件,把皮箱妆盒放在轿里,上了轿,到新房子里来。早有福清师父叫两个小尼姑来,送了一斗白米、一斗面、两束松柴、一盘糖点心、一壶茶,等他母子过来,接着他母子的轿进去。可霎作怪,丹桂姐下轿进得房来,只见一个穿白衣的秀才,摇着一把金川扇儿,和桂姐笑了一笑,先进房里去了。慌得桂姐叫道:“这房里有个人是谁?”鲍指挥娘子道:“那里有个人?是你哭得眼花了。”丹桂姐进房,点起灯来遍照,果然没个人影儿,也不在意。小姑子斟过茶来吃了,道:“俺老爷明日还己过来看鲍奶奶。”笑着问讯了,回寺不题。
     原来这座空宅子相连有二十间,原是李师师家下人住的,今已二年没个正主,因此空闲,倒了一半。后面又是个空菜园,一口古井,甚是空阔。今日只有鲍家母子并憨哥三人,住着前面三间正房,还有许多空房,蓬蒿长满,门窗俱没了。
     那时天气尚热,母子二人坐了一会,因是今日撮拥香玉出门,都不曾吃饭,就把寺里送的茶,吃了两个糖点心,也就睡了。鲍寡占了东间,丹桂姐占了西间,前门无人,着憨哥打了个草铺儿。一天月,听得左右人家吹弹行乐,还赏中秋哩。
     母子们孤孤,回房安歇,短叹长吁的,吹灭了灯,各人取便关上房门睡讫不题。
     那丹桂想起香玉来,如何睡得着?脱了上下衣服,搭伏在枕头上,想道:“冤家,你只顾佯长去了,撇得我冷冷清清。
     这等时候,你们一对花朵人儿,在灯前月下,吃完了合卺杯,可不知干甚么勾当?正是脱衣 解带,抓打拿的时候了。”听了寺里晚钟敲过,秦楼楚馆,丝竹笙歌,一派的笑声不绝。丹桂如何睡得下,翻过身,朝外一看,月满床 ,又想道:“这时候香玉定然睡了。一对新人儿,只好略做些势儿,断没有还坐着做客的理。”骂了一声:“狠心的冤家!我教的你那弄人的法儿,只怕你记不真,百忙里忘了;又怕你守着新人,只当在我怀里,乱叫起来,到惹出疑惑来,可不是我耽误了你?”
     一时间千思万想,倒枕睡床 ,不觉肉麻一阵,又心酸一阵,两眼?□,朝里睡了。只盖着一半单被,把那白光玉股,跷在床 边上,透些风儿,好不快活。只见一个白脸的秀士,披着个白罗衫儿,近前来一把搂住道:“我的姐姐,我等了你这几夜了,一对姻缘,今才到手!”丹桂梦里才待细问,只见把两股分开,(以下删节 个字)但觉美不可言,四股软不能抬,一任他恣意儿掇弄便了。丹桂心中美满,待要问他,牙关紧闭,不能出声。直弄至鸡叫,忽然一推而醒。只见(以下删节 个字)腰软头昏,两眼难开,口中冷气丝丝欲绝,天明不能起身。
     鲍寡儿不肯早起,先叫起憨哥烧水洗脸。见丹桂还关着房门,明知道儿大了,见香玉出门,未免有些劝念,不好来惊醒他。直至日出三竿,听得桂姐在床 上呻吟,方才推开门进来,正还倒着哩。只见他:面如金纸唇如蜡,鬓发蓬松腰儿乍。
     星眸紧闭懒难睁,玉腕轻盈沉似压。
     海棠着雨不禁风,胭脂零落腥红帕。
     梦里分明一霎欢,魂飞魄散难檠架。
     原来人心不正,百魔俱来,这不是外来的魔,即是己的婬邪魔、欲魔、恩爱魔、烦恼魔,种种心生,种种魔至。那丹桂姐原是红绣鞋一转,根基孽障,正在欲中着迷。因与香玉二人柔不断,见他先已得夫,吹打而去,想到别人的恩爱,动了己的邪想,又在空房中,招出那婬魂邪鬼来,乘他妄想,魅他的真精。久则真精耗散,采尽陽魂,可以丧命。所以不可使他引入邪道,他水性易流,比不得男子有些血性。鲍寡儿这个模样,唬得魂不附体,道:“我的儿,你怎么这样虚弱,可是为甚的?”伏着枕头,口对着腮儿,只见他一丝丝气,浑身冰冷,欲待开眼。又睡的去了。疾忙烧些姜汤,扶起头来灌了两口,才说出话来。眼流着泪道:“,我是做梦哩。”问他是甚么梦,丹桂姐摇摇头,又不说了。扶着穿上衣裳,就有大觉寺福清走过来看。闻得丹桂姐不起身,围了一屋人,也有说是搬的日子冲撞了五道的,替他烧香化纸。 混到午后,才醒人事了,只是头晕难抬,吃了一口粥儿,就不吃了。
     鲍寡守着惊慌,捱到黄昏,母子二人不打灯,守了一夜 ,方才无事。从此,鲍寡移过床 来,母子同房而睡不题。
     却说这金二官人,生怕浑家母夜叉得知,寻了两进房子,在天汉桥大街上,是王尚书家一座群楼,各样床 帐衣架俱全。
     等至天晚,先点起楼上红纱灯,都挂满了,设了一大席酒果,请的亲戚朋友,俱到新屋里闹房饮酒。只听得吹打之声 渐近,知是新人将到,接出门去,换的一套新鲜衣帽,齐齐整整,又是少年,十分得意。到了门首,新人下轿,孙媒送过花瓶吉市,扶着上楼去。床 上挂着大红纱幔,烧得香烟扑鼻。取过银壶,斟满一杯合卺酒,金二官人吃了一半,少不得香玉启朱唇、露玉齿,略一沾唇,做羞不饮。金二官人笑道:“我都吃了罢。”
     取来一口而荆又有那平日相好亲戚朋友,及许多亲厚的将士们,走来闹房。你敬一钟,我让一杯,都来看新人,掀裙子、看脚手,闹个不了,直混到二鼓散去。金二官人也有八九分酒了,上得楼来,掩上房门就寝。岳母卞千户娘子,另有一处管待不题。
     这香玉和丹桂在家,日夜演 的一套儿风月,合婚谱是烂熟的。早已下床 收拾,被褥枕头都件件是备就的,故意做出些儿模样,坐在床 边,不肯脱衣 解带。那金二官人年少风流 子弟,积年在青楼 勾搭,件件在行,忙近前去,替他解带宽衣,拔钗卸髻。香玉也不甚强挣,由他 存搂抱。不觉春兴齐来,将银灯一口吹灭。楼上纱窗亮?,月光照进来,映着香玉一身皮肤,如凝脂软玉,美不可言。两人貌郎才,十分相配。
     正是:穿花蛱蝶原相逐,并蒂芙蓉本双。枕畔莺燕娇声,被底鸳鸯乱滚,俱不必细说。
     正是寂寞更长,欢娱夜短,那时八月中秋以后,从三更睡起,不觉乐极,相抱而寝,直至日出方才起来。香玉去梳妆,卞寡进房看见甚喜。金二官人走下楼去,早有一起少年兄弟们都来要喜酒吃的,又有张都统、李衙内送来喜糕、煮熟羊肉、烧鹅烧鸭、大坛喜酒,在楼下热闹欢笑。如此一住三日。金二官人看香玉越发风流 ,香玉看金郎十分帮衬。或白日间相偎相抱,不等天晚就上床 顽耍。真是:如胶似漆朝朝乐,倒凤颠鸾夜夜新。
     那知道福过灾生,乐极悲至。那香玉母子也只说嫁得这个婿,百般丰足,也就罢了,那知道:金风未动蝉先觉,暗送无常死不知。
     且听下回分解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