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7年06月10日  

2017-06-10 15:13:40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二十一回 花园营有女伤春 汴河桥无心遇旧

    诗曰:
     彩云开处见仙人,莫把仙人便认真。
     柳叶然描翠黛,挑花点朱唇。
     手中扇影非为扇,足下尘生不是尘。
     如肯参禅干屎撅,须知粪溺有香津。
     按下云在淮安暂且栖身不题。却说水氏红绣鞋与使红香,只因得南宫吉之 ,作了许多婬孽,报应不爽:罚红绣鞋托生在鲍指挥家为,改名丹桂;罚红香托生在卞千户家为,改名香玉。因同是在京武职官,遂做了干亲家。不上五六岁,俱已定了婚姻,丹桂许了侯指挥之子,香玉许了王千户之了。
     后来徽宗靖康年间,金兵抢进关来,童贯上了一本,把京营武职官儿,都调在边关外把守,做了营头。一时间,各携家眷,领兵起身,各守汛地去了。鲍指挥是山西居庸关参将,卞千户是真定府游击。不料靖康六年,金兵干离不南侵,鲍指挥奉着延安府经略种师道的令箭,管西路扎营。不消金朝大军进来,只前哨就杀了个干净,众军望风而走,鲍指挥刎而亡。那卞游击守真定府,只有守城的老弱兵马不上一千。先一次,到城下就降了。不料金兵受币讲和退去,被种经略查失去城池,把这些降将正了军法,一概斩首。他两家武官,人亡家破,流落在本管地方,寡,一贫如洗,或是绩麻纺线,贫不聊生。
     原只望平定了,雇辆车回汴梁来,找寻旧日家业,谁料金兵得了中原,宋高宗南渡,一乱就是八九年。儿渐渐长成了,又不知那公婆、婿存亡下落,就是卞鲍两干亲家,隔了河北、山西,数年间那得个信息。两家在外,穷苦无依,如飘蓬落叶,不消细讲。
     到了建炎二年,宗泽守汴京,立下营寨,拜曲端为大将,收了王善百万人马,招抚逃民,开屯复业。这须在外穷民,尽回东京,如水归相似。却说鲍指挥娘子因丈夫不在,又嫁了一个姓阮的守备,是汴梁人,年纪七十岁了。因有个十二岁儿子,又丧了妻子,没人看管,听见说鲍指挥娘子是汴梁人,要娶他续弦。鲍家娘子才四十三岁,也愁外乡难住,拣择不的年纪,没奈何就接了首帕, 乱成了夫
     这丹桂姐年已十四岁了,生的比花花解语,似玉玉生香。
     原是京城打扮,又缠的山西大同的小脚儿,真是风流 绝代。因家贫,没甚么妆束,天然雅素,但见他:面皮儿不红不白,身端儿不瘦不肥。红馥馥的朱唇,香生春;碧澄澄的青眼,光转秋波。动人处,天香国,只堪雅淡梳妆;照影时,月魄冰心,不厌寻常包皮裹。
     盘头水作油,浮水游鱼沉不见;对面花为镜,采花蛱蝶见还疑。
     这阮守备闻得宗元帅招抚逃民,趁此机会,就雇了两辆鬼头车儿,载了这十二岁的儿子和这随改嫁的儿丹桂姐,一路回汴梁来。说不尽风餐水宿,到了己住的剪子巷,找寻他的子侄,都不知搬在那里去了。一所旧房,被官改成造盔甲的厂,那里还有家里?没奈何,赁了三间房在花园营里,隔着汴河,使家人李小乙开个冷烧酒店,老守备在门首坐着上账,鲍丹桂和母亲在屋里做须针指,替人缝衣做鞋,得须钱来度日。
     阮守备这个儿子,年虽十二,甚是痴呆,吃饭穿衣,不知道东西南北,屙屎溺尿,也要人领他去,顺口叫做憨哥,鲍家母好不呕气。这里按下不题。
     却说这汴梁,宗泽安下营寨,整练军马,不消半年,兵马钱粮件件俱足,城池寨堡,整旧如新,把金人连败了二阵,拔营而去,不敢近河北来。宗泽连连上本,要定日过河,与金兵决战,恢复失去城池,以报二帝之仇。不料朝里汪黄二相,力劝高宗要与金人讲和,怕宗泽过兵,惹动金兵,再开了 南边衅,屡疏不听;收得王善人马,请旨封赏,俱不准行;把士气大沮。宗泽愤气,生出背疽,一月而亡,临死,大叫“过河”三声,其气方绝。因此人心解体。幸得东京大将曲端镇守了几年,人民归业,略有太平光景。
     这汴梁原是繁华之地,士极是奢侈,好游春看景的,虽经了大乱,那风俗到底不改。遇着佳节,都要出城外汴河之上,一般走马卖解、品竹弹筝、打弹抛毬、擎鹰架犬,弄百般杂戏儿顽耍。那一时是建炎三年二月,清明佳节,但见:重重烟雾,淡淡风光。轻寒轻暖,佳人初试薄罗裳;乍雨乍晴,荡子共游芳草地。绿杨外秋千,对对红妆双跨凤;青林边猎骑,纷纷锦袄乱飞鹰。弹棋蹴,五陵豪侠藏钩;拨阮调筝,百斗狭斜博醉。柳外青楼 皆系马,车中红袖不垂帘。
     那鲍丹桂年已十六岁,不消说容颜娇丽,又且绝世聪明。
     看着那陽和天气,柳叶儿半青半黄,杏花儿半开半落,汴河上的游人,俱是香车宝马、巧样的钗梳、异的绫罗,滚滚香尘,如云霞相似,己却穿着一身粗布衣服,清水梳头,连油也不见一点。恹恹春气,又沉又困,想到邻家去打打秋千,又没件衣服,怎样去?又想道:“从小的公婆、夫婿,不见个音信!”倚窗默默无言,不觉吊下两行珠泪,正是对景伤春
     有《浣溪纱》词:
     燕蹴新泥堕画梁,海棠红艳妒罗裳,日斜无事暗思量。柳绿春眠无限恨,桃花香暖不成妆,难将心事写纱窗。
     不消说这丹桂姐年少怀春,是儿家的本等。却说他母亲从着鲍指挥时,在京城和这一答客们当会游春,何等风流 富贵,耍笑风騷。夫二人,原是一对京城里在行的妙人儿。一时没奈何,嫁了个老守备,吃的是粗茶淡饭。到晚上的床 来,这老官儿倒下头,一觉鼾睡,直聒到天明,再叫不醒。就是一月间,勉强来奉承一两遭,一似那杀败的残兵,望着城门,先抛槍弃甲,弄了半日,还是根折槍杆,才有须气儿,又滚出来了。这鲍指挥娘子,今年四十五岁,是经过大风大雨的,守了一年活寡,见这须春,想起富贵时节,在岳庙林下,多少妯娌姊妹顽耍,今日到了这个尽头日子。看见儿落下泪来,一面劝道:“我儿,你有了这般人才,怕没有好对儿,因甚么凄惶?”说着,不禁也吊下泪来。
     两个正悲切,忽邻舍家一,也有十五六岁。他父亲是吴银匠,乱后起家,开个小当店,常过来与丹桂说话耍子。
     今上墙来,探着半截身子道:“姐姐,你不出去河上耍耍?闻得清明河上柳林里有三起会。一起是走黄河九曲的会,札下九层门,随人进去,再走不出来。一起是 秋千会,只用一个车轮儿,这须扳着短墙,用个滑车,  转将起来,飞也似和花蛾一般,打的好不爱人;到了半天里,胆小的还有唬出屎来的。又有一起香孩儿会,旗旛竹架札在半天里,把人家好俊孩儿,扮做八仙过海、童子拜观音、蟾宫折桂、唐明皇游月宫,各样的故事。这时节,谁肯家里坐着?我母亲着我来问阮奶奶,一答儿好去走走,一路也好回来。”说着话,丹桂姐揩揩眼泪道:“就是去,我们也没有衣裳穿,那里去借?”那儿道:“俺今日要请个两姨妹子,他送了衣裳来,因犯了心疼病不来了。现放着衣裳两三套,店里当的簪子、珠冠儿、环儿,都戴不了。你肯同去,我就送来。”丹桂姐点了点头,那儿下墙去了。过不多时,只见又上墙来,送过一个包皮袱。打开看看,包皮着四套衣裳。又是一个匣子,盛的钗环翠花。丹桂母看见,不觉笑上脸来,便道:“为没衣裳穿,不得出去踏青,哭的眼也红了,怎么天假其便的,就有姑娘来请你陪去走走!”
     说不及话,吴银匠媳也过来了,道:“阮奶奶,你也忒煞拘紧姑娘,这样节令,谁家不出去儿只管死坐着,忧煎出病来。”又看着丹桂道:“这样一表人材,出去着人家看看,也好来提亲。常言:有珠不露,谁知是宝。你老人家也还是半老佳人,也在这河崖上走走就回来。也是一年一个清明,这样大乱年景,知道耍上几遭?”说毕,阮守备进来说:“们走走去,大家早回来,我在家里看门罢。”也只为不得已,借着游耍,安他久旷的心。老人家娶了少,多是如此陪罪。说毕,阮奶奶儿梳了头,插上钗环珠翠,又捡红绉纱上好的衣裳与丹桂穿,打扮得十分俏丽,家也穿戴起来。丹桂还只管对着镜子收拾,吴银匠媳母子已收拾完,立在门首来催了,丹桂只得跟着走出门。
     大家同沿着河,往柳林中去耍子。才走不得里许路,早看见桃红柳绿,桃柳下东一攒,西一簇,都是游人吃酒作乐。也有吹弹歌舞的,也有猜权行令的,也有抱着小优儿亲狂饮的,也有携美妓勾肩搭背的,都顽成一 ,耍成一块。不一时,会来了,更装扮妖艳风流 ,乱人耳目。丹桂看在眼里,先是又羞又爱,后来又喜又馋,不觉心里跳的肉也麻了,其实按纳不下。就是老实儿,到了这个男混杂处,还要想到那个滋味处,何况丹桂前生又是钻骨透髓风騷一个水氏红绣鞋,他一灵不昧,怎么不现出本相来?
     走了几处,又有那些走马的、打 秋千的、走黄河的。天过午,只得路傍坐在一座亭子上。忽见一辆小车,搭着席棚,载着一个人,约有四十多年纪。又一个儿,有十分姿
     车夫也来林子里歇凉,买了两个烧饼、两碗粉汤,送到车上去,给那吃。这吴银匠媳问道车夫:“是那里来的?”车夫道:“来的远着哩,从真定府直走到了汴梁,有半个月了。”
     说毕,见车上人探出头来,看了一回,又看着阮奶奶道:“你不是鲍婶子么!怎么坐在这里?”阮奶奶一看,才认得是卞千户娘子:“我的十年前干亲家,在这路上相遇,不是你看见,我就当面不认得了。”
     人连忙下车来,扶着儿香玉,出来拜见鲍奶奶二人。原来香玉、丹桂六岁上分别,今已十年,俱是十六岁,各各长成。虽依稀仿佛,也认不真,却你见我如花,我见你似玉,彼此相爱,十分欢喜。阮奶奶就问道:“卞奶奶,你既到此,可曾打点下住处么?”卞千户娘子道:“离了多年,亲戚都不知那里去了,住处正要寻哩。”阮奶奶道:“若没住处,何不且到我家去落落脚着。”卞千户娘子听了大喜,道:“婶婶家若落脚住得,可知好哩!”阮奶奶道:“家姊妹,怎么住不得!日已西下,就同去罢。”因大家起身,走上路来。到了家门首,吴银匠家们拜了两拜家去了。
     阮守备见丹桂们领着两个进门,问道来历,阮奶奶说是两姨姊妹,今日从真定府回来,留下住两日,好寻他的房子。阮守备看见一个半老佳人,又领着个绝儿,又没个男人,连忙请进屋里去,也就动了个不安本分的心肠,借图财的恶念。想了一想:“如今金兵乱后,料他没有亲人,我又添上一个儿,少也得几十两银子财礼。”欢欢喜喜去买了须小菜下饭,让他母子坐下,大家饮酒吃饭。久别相逢,欢喜非常。
     车夫将他们的被囊皮箱搬下来,找完了车价去了。丹桂姐把衣服首饰送还吴银匠家不题。
     原来阮守备住的两进房子,一间门面卖酒,后三间,中间供着佛像,他两口儿住了东间,丹桂姐住了西间,没有闲房安歇。如今只得己在中间支起两根凳子来睡,把卧房让与卞千户娘子和浑家宿歇,两个儿同住西间。这一夜 ,阮守备也吃了几杯烧酒,不合动了须邪火。睡到半夜里,那陽物有须生气,只推起来净手,悄悄的摸进房来。用手一摸,见两个人睡在两头,把浑家捏了一把醒来,推下床 坐马桶去了。守备扒上床 来,见卞千户娘子皮滑如脂,只推睡着,可霎作怪,不知怎么把陽物一挺就进去了。抽了两抽,卞千户娘子久旷如火,慢慢相迎。谁料老陽不刚,一举而泄,甚觉有趣,甚愧无,只得亲了个嘴,下床去了。想了一夜 :“怎肯叫他母子别寻房住?恰好墙西有个尼姑庵儿,叫他母子暂借他房住几日,再作理会。”一夜 欢喜不荆那知道京城娘子惯干这个买卖,原是他浑家定下此计,要添上一条绳子,打发老守备的催命索。
     正是:
     老陰遇老陽,瓦罐不离井上破;
     魔逢妖,熟油同向鼎中熬。
     且听下回分解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