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三十四回 香雪秘传妙术 传灯别倡宗风  

2017-05-28 07:08:20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三十四回 香雪秘传妙术 传灯别倡宗风

  小钰迎着舜华三人到中堂坐下,问道:“今儿那里来的好风,吹了三位天仙来?梦也想不到的,赏脸得很。”舜华道:“无事不登三宝殿,我们来请你做个大檀越,二爷得破些小财呢。”小钰道:“无不遵命,但求赐教!”舜华道:“那明心师专讲的是诵经拜忏,律戒精严。这传灯师却另是一乘的法门,专讲坐功,入了定,能知各人的前因后果。他说我和二爷,是从木石精灵中来的,却也奇怪,我常常梦在万山之中,时而打坐,时而竟变成一枝花草的模样。这个地方梦到了多次,想起来,宛然在目。还听见旁边有人说,这是青什么峰下。”小钰接口道:“可是青埂峰?”舜华说:“不错,你怎也知道?”
  小钰道:“我常也梦这个地方,你别说破,我们各人画一画瞧瞧。”二人就各自画了一纸。淑贞、缬久接来一看,只见高山底下一道长涧,四面苍松古柏,怪石崎,真是个灵仙境界。
  两纸比来,毫忽无二,大家都称怪事。小钰道:“我有时似乎还变成了一块大石头,旁边常见舜妹妹也在那里,谅来是前身的来历了。如今妹妹你要我怎样做檀越?”舜华道:“我见芬陀庵西边有一所房屋,门前匾上写的是‘竹深留客处’,共是三开间的两进正屋,还有十七八间零房,尽好改做个庵堂,分了传灯师出来做个住持。我潇湘馆现有个丫头,名叫阿素,自小儿吃奶素的。还有个姓毕的婆子,早年寡居,无儿无女。他两个都愿去做他的徒弟。”小钰高起兴来,即刻同他们过去,邀齐了明心、传灯、平儿通来瞧了一会,小钰道:“前后院子里都是竹子,正合着芬陀的名色。”
  山门口就钉个匾,叫了芬陀西庵。前殿供了如来、文、普三尊,后殿单供着观音大士,客座禅堂井灶通够安置。拣个好日子就唤各色匠人动起工来,不过半个月,就妥当了。传灯说:“四月初八是释迦拂的圣诞,就是那一天搬来罢。但是这两个徒弟,还得入定去查查他们来历,才好收他。别像了馒头庵的思凡,闹出古怪段儿来。”小钰说:“我却忘了,这些浪蹄子还没收拾他哩!”过了几天,一面召匠兴工,一面差个旗牌官到馒头庵里,把当家住持和思凡通锁拿了来。小钰就在后园马号里的马王庙里审问他们。管号的太监通避了出去,叫些老妈子来站班伺候。起先当家老尼姑不肯承认,争说是三爷和薛大爷喝醉了酒闹的事故,与尼僧们绝不相干。小钰喝道:“贱人,还敢胡赖?当年刑部有意开脱,好从轻发落,真情是这样的吗?”就叫打了他一百个嘴巴,把脸都敲肿了才实认了。又去巡捕厅取了三号板子来,隔着裤打了四十,带上小枷。再唤思凡到跟前问他。他怕打嘴巴,从实招了。小钰叫打二十板,老妈子隔裤子打将下去,竟像敲梆的一般,剥剥的响,小钰喝叫剥去裤子,只见屁股上两腿上都用细绳子捆了许多粗茅纸。
  小钰笑道:“倒是个老法家,预备着打的。”老妈们把茅纸撕去,献出雪白一张精臀来,小钰叫:“轻轻打十板罢!”老妈子答应了,才一板下去,白肉就变成桃花色了。小钰有些疼他,便道:“他皮肉很嫩,用手打罢!”宫梅是最会顽皮的,赶过去扯他向着外跪下,又把他的屁股掇将起来。恰好这两条槽儿正对着小钰,又叫两个小丫头在两旁,一只手托住他的肚皮,一只手在他臀上哔哔叭叭像打嘴巴似的敲了十几下。小钰哈哈大笑道:“够了,饶你枷号,发给官媒婆带去配人。把老尼姑发给本坊保正,押他在庵门口枷示半个月,满后勒令还俗。另找个诚实些的尼姑做住持。”不必絮说。
  过了几十天,这日莺儿来说:“如今桃花盛开,咱家的妈又在红药坪留香居的中间临溪岸上开个酒馆,要求二爷赏副匾对。”小钰应声:“容易,你站着等了去。”匾上写个“天台居”,对联是:“酒旗和杨柳争妍,人面映桃花一色。”莺儿谢道:“费二爷的心。明儿就请过去赏花喝酒。”到第二日,宫女报道:“上房太太、奶奶们,通出来到天台居喝酒,众姑娘也都去了,热闹得很。”小钰忙骑了马过去陪着赏花。王夫人见众人都在,独有淡如、小翠不来,知是害臊,就打发老婆子去唤了来,说:“前儿个我生了气,不许你们出院门,原是正理。但这样的好春光,暂时游玩也不妨事,只要有个分寸就好了。”两人都应声“是。”其实小翠是真不出来,淡如却早已出来各处逛玩的,何尝害臊?今日因为闻得太太、奶奶要来,才躲在家里。如今听了这话,又是打明的了,从此照前入群玩耍,毫无顾忌。且不必说。
  单说桃花谢后春色渐老,小钰正没什么消遣,忽然一日早晨,外边传话进园,说:“北靖王府里差人送了一班跑解马的女孩子,来请二爷示下,要传他进来不要?”小钰叫“即刻传来见我。”不多一会,果然那管班的领了一群女人进来,磕了头,请了安,站在半边。小钰瞧那班头,年纪约二十七八岁,搽脂抹粉,打扮得妖狐狸似的。笑嘻嘻装出许多轻狂相儿来。
  小钰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多少年纪?这班女孩可是你的徒弟么?”他回道:“我名唤香雪,今年十九岁了。这二十四个孩子,通是我重价买来教会的,又加马价衣穿,通共也花了万几千银才集成这个班子。”小钰道:“你那里就有这若干的本钱?”
  香雪轻轻回道:“我会传授房术,那些王爷、大人、公子、王孙们学会了,成千累百的赏赐。因此赚起些小小家当。”小钰忙问:“房术怎样的?可以易学会么?”他说:“房术全在运气,气旺的容易学,气弱的便学不会了。到得会运了气,那宝贝话儿会比往常长大坚热,一夜好开发十多个女人,要久就久,要快就快。渐渐运熟了,还能敛气归元,并不泄漏,自会软了。再到十分熟练,并能吸女子的精,变做男人自己的髓,名叫采阴补阳。当年有人轩辕黄帝,专讲采补,御过了三千六百女子,便鼎湖仙去。还有个东方朔,也习这个工夫,死后尸解成仙。”小钰听了,就像搔着心窝里的痒,便道:“这些典故我在书上瞧见的,但是怎样运气法儿?你可细细讲来。果然学得会,自有重赏。”香雪笑道:“空口说来,那里能领悟,总要现身说法,当场指点才中用呢。”小钰忙站起身,拉了他的手道:“你跟我进房去当场指点一番,且看会不会?”香雪故意装腔道:“千岁爷别忙,到晚上缓缓的传授罢。”小钰道:“那里等得,就去,就去。”正拉了要走,只见春红走来,说:“太太和奶奶们通在观德厅坐着,叫二爷带了这班跑解的去试跑跑瞧。”小钰没法,只得应道:“就来,就来。”就叫盈盈、香玉陪着香雪吃些好酒饭,安顿他睡了个午觉,养养精神,晚上好传法。自己却同了这二十四个女孩,到观德厅,向太太、奶奶们磕过了头,就作对儿骑着马,在东西两旁连跑将下去。到了墙跟前,勒转马同跑进旗门,加着鞭在中间马道上双双跑了一箭的地,忽然纵身一跳,两人把马换着骑了;又跑几步,仍旧一跳,各骑原马到厅跟前,同往西边收缰勒住马。
  随即又是一对人马两旁放将下去,转进旗门,各人用手扳在鞍上,两双小脚儿向天伸直。到了厅前,翻个筋斗,依旧骑正了,也往西边收了。又是一对下去,才进旗门,便站起身来,各把一只小脚蹬在鞍上,双手乱舞。碧箫道:“这个比倒竖的更烦难些!”蔼如道:“倒竖是两手用得力来,这一只脚怎的踹得住?”
  话未说完,只见他把脚一歪,依先坐在鞍上,照样收马。又一对儿放下去了。小钰性急,要回去传术,便说:“太太,瞧瞧此时三月中旬,天气很热,人马通淌着汗,怕有失误。叫他明儿早凉里跑罢!”王夫人说:“很是,吩咐住了罢。”正要传话,有两个已经跑上马道,跳起身离了鞍,往空里翻个跟斗,刚刚落到马屁股上,又是一个跟斗,仍旧坐正收缰。王夫人忙叫:“小孩子很辛苦了,别再跑!明儿清早晨玩儿罢。”女孩子们便歇住了,齐齐站在厅前阶下。王夫人带着奶奶们回上房去了。小钰对众姐妹说:“姐姐、妹妹们也该去歇息歇息。”自己却忙忙回到怡红院,唤香雪来陪着吃了些酒饭,天还未黑,就同进房去。香雪叫他徒弟来,挑了六个在炕前地下坐着。众宫女、丫头们通在外房静听。只听得小钰和香雪含含糊糊的说一回,哧哧的笑一回,不知怎样的传法。传了一会,又听见小钰笑道:“有些意思,果然比往常不同呢。”香雪也笑道:“到底千岁爷聪明,一学便会。”袅袅见天色已黑,便走到幔边轻轻问声:“二爷要点灯不要?”香雪说:“黑地里好,姑娘们只在外间点灯,这里房别点罢!”众人就把落地腰窗扯上,放下幔子,各在外间点灯开铺。翻来覆去,何曾睡得着!到了一更将尽,香雪说:“我实在搁不住了,要略略安息安息。喜儿,你上炕来。”就有个女孩子答应了一声,上去不多时,便叫:“寿姐姐,你快来代代我!”又有个女孩子上了炕去。三更过后,六个女孩都轮遍了,小钰还不肯歇,又叫了香雪醒来,说道:“还是你老师父中用,再来玩玩!他们通不济事。”两个又颠狂了多久,香雪道:“四更鼓了,千岁爷也好息息,明儿再玩罢!”
  小钰说:“也罢,你传了我这敛气归元的法儿,就好歇手了。”
  停了一会,小钰笑道:“果然好妙法,灵验得很!我们睡觉罢。”
  从此才得安静。
  众人刚睡得一觉,门外有人叫道:“各位姐姐,快请二爷起来,太太、奶奶差不多要出来了。”小钰只得起身梳洗,用了些点心,对喜儿、寿儿们说:“你六个人晚间辛苦了,别出去罢。”自己只带了这十八个女孩到观德厅来。见了王夫人说:“昨儿跑马的女孩受了热,发痧子,今早头疼脑痛,不能出来。只这几个还健的,叫他们跑玩儿罢。”王夫人说:“小人儿怪可怜的,别再跑马,只走走索罢。”小钰吩咐下去,便有几个同来的老婆子,把一条粗麻绳东西对牵了,离地有一人高。
  两个女孩各拿条竹竿,一个竿上挑着一对彩灯,一个竿上挑着一对花篮儿,口里唱曲,小脚儿一步一步对面走来,碰着了,各把身子一歪,跨过去了。到绳尽处又倒退回来,依旧把身一侧,又跨过去了。王夫人道:“难为他们走的,住了罢。”撤去绳索,就放上四张方桌,又撞上二张桌子,铺下一条绵褥,两头安两个枕头。一对女孩子爬上去,东西两头睡下,把两个屁股紧紧捱着,四只小脚儿高高撑起。几个老婆子抬了一口大缸,放在他们脚上。这四只脚慢慢蹬动起来,缸就像磨盘一般,团团旋转,越转越快,竟似个风车轮儿。旋了一会,又渐渐的缓了。婆子们上去接了缸,女孩子各自一个跟斗凌空翻下地来,隔桌对面站着。众人通赞说:“亏他们的!”撤去桌子,只摆一张半桌,两边插上一口明晃晃的钢刀。一个女孩子只穿一件短衫,拴紧了腰带,走到刀跟前腾身一跳,对直穿将过去,肚子离刀尖不过半寸。王夫人忙叫:“别再玩了,怕人得很。万一略低了些,可不把肚子都破开呢,快收拾了!”就叫管家婆赏了一个大元宝。“打发他们回去罢。”小钰送了太太、奶奶们动身,依先带了他们回怡红院来,接连闹了三夜,把这二十四个女孩儿通玩遍了。恐怕上房知道,不敢久留。赏了香雪二千银子,女孩们各赏一个大元宝,叫他们:“暂且回去,改日再来传你们罢。”香雪领着众女孩磕头道谢,喜喜欢欢回去,不提。
  时光易过,已是四月初八,芬陀西庵收拾得簇斩新了。舜华一早起来,邀齐众人同到庵里。那边明心就送了传灯过来,先请太太拈香拜佛,才是奶奶们、姑娘们一一拜过,连优昙三姐妹也来拜了,便叫两个徒弟改了道姑装,拜过佛,求太太起个法名。王夫人说:“这毕妈没有丈夫儿女,悟透凡尘,就叫个了凡罢。阿素出胎就吃妈素,是生性好佛的,叫了性空罢。”
  二人磕头谢谢。传灯就让到客堂里用了素饭,闲话一会,下午才散。
  小钰回到怡红,只见香玉、盈盈领着内房值宿的宫女、丫头齐齐跪下,说:“我们在里房伺候共是八个人,先前两人一夜,四日才轮一班。自从这香雪妖精传了什么房术,晚上闹个不了。如今改做四人一夜,隔一日就轮到班了,那里禁当得起?
  一个个头昏脚软,再这么下去,恐怕通要害成弱症。求二爷再添八名,也好叫我们多息几天!”小钰道:“我也知道你们有些搁不住,但现在挑不出好些的人来,怎么样呢?”正在商量,只见宅门上的婆子来回说:“两淮盐院晏大人差人来下禀帖。”
  小钰接来拆看,正好凑巧。不知怎的凑巧?且待下回再说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