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四十三回 五美同膺宠命 四艳各配才郎  

2017-05-28 07:26:25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四十三回 五美同膺宠命 四艳各配才郎

  小钰说:“姐姐来了多时,此番回去报个喜信,顺请令尊大人的安,很该的。但去了须要早早回来,别像了佩荃妹妹,一去杳然。”友红道:“我回去不过耽搁一月半月就会来的,不必惦记。我猜荃妹妹必是因你缠扰得慌,才不敢来了。依我想来,虽不同宗,到底五百年前共一家,所以古礼同姓不结婚。
  劝二爷别起这些邪念罢。”小钰道:“我原无实事,不过因爱成慕,想要亲近,亲近。若说做柳下惠也做过多次了。”友红说:“柳下坐怀的话,原属荒唐。若是当时旁边还有别人,自然不便及乱,众人所能,不足为奇。若说只此男女两人,谅来不肯自行检举的,那不乱的话,谁其信之?反是鲁男子颠扑不破呢。”小钰笑道:“去年那晚,姐姐醉倒在我怀里,倘不是柳下惠,恐怕那一线含苞不必留得住了。”友红害臊,叫了一声,便忙忙换上衣衫,各处辞别一番,回家去了。

  且说四个女将军在福建添拨了五千兵,先到广东省城。贼匪远远望见,便放起火炮来,谁知有退炮符的,炮子退回,伤了许多贼人。随后飞刀飞来,又伤了多人。渐渐近来,竟是一队神兵天将,奇形怪状,箭弹如雨点一般打将过来。贼众魂也失了,那敢交战?即时溃散,自相践踏,三停中死了二停。贼头龙飞却在肇庆府城,幸而未死。他的一个胞弟,两个儿子,都死在乱军中了。四女将乘胜进攻肇庆,肇庆城上城下又开炮大炮,炮反灯回,把城楼也打塌了,城门也打坡了。龙飞见势头不好,一溜烟逃回罗定去了。女将进了城,搜索余党,安抚难民。住了几天,把带来的兵留下二千守城,自己只带四千兵进攻罗定。
  淑贞说:“似这样乱杀,贼首必然死于乱军,虽然奏凯,不能献俘。不如先发一道谕帖,叫他党羽把几个头目缚了来,阵前投诚,免究余党。此时贼众魂胆俱丧,自然乐遵,不但可以生擒首犯,也省了许多杀戮。”三人各各赞道:“妹妹高见,就烦写起一封谕帖来。”淑贞便一挥而就,写的是:征粤大将军梅、左将军薛、右将军杨、参赞大臣周谕罗定州及所辖东安、西宁二县被难兵民及胁从匪党知悉:尔等或因暂时偷活,屈受逼降;或惑于妖诬,误附贼党。其实逆天倡乱者,不过龙飞及头目数人而已。今本帅等上奉圣命,率领神兵来粤剿捕。诚恐刀箭之下,冈玉石概被焚毁,殊觉可悯。为此特谕尔众,速将首犯龙飞,并助恶头人数名,立时囚絷,及其家属送出城外迎降,以免屠城之惨。谕到凛遵,毋贻后悔。
  速速!
  三人看罢,立即专差三员健将,飞马前去,分谕各处。大兵却慢慢启行,未及罗定城二十里,早见一面投诚大旗在前,后面有二千多人,押了十几个囚笼送到军前,两旁跪下。将军吩咐:收了囚笼,降人起去。进了城,把贼匪问了口供。连夜具折,传红旗报捷。东安、西宁也都开城迎降,毫不费力。
  皇上接到捷音,十分欣慰。此时已交十月下旬,就敕钦天监选择十一月吉日,由广东启行班师,约腊月半后便可回京。
  圣上和圣后商量,要加封这四员女将。皇后说:“他们都已封了公侯,若再晋爵,便应封王了,却和小钰一样,未免不分轻重。我瞧这四个女孩子都很好,何不通配给了小钰,无分嫡庶,概封王妃。这就尽沾万岁的恩典了。”圣上道:“这话很是。
  立召贾政并梅玉田、薛虬到内殿谕知这话。”贾政奏说:“多感圣恩成全,但臣孙小钰和个林姓女子有个金玉天缘。”便把这生成金锁、宝玉的事细奏一遍。皇上说:“既这么,就是五个王妃也可使得。”立即召了主事林中秀来,问他,他求之不得,满口应承。贾政又奏:“周淑贞系臣甥孙女,并无父母,臣可做主,这倭女杨缬玖,须得问他父亲才是。”皇上道:“倭王昨日遣使来朝,说他十月内下船放洋,准于腊月到京。
  且待他到来,商定了同下旨意罢。”各人谢恩出朝。次日适有都察院左都御史缺出,圣上就把林中秀超升了。这明是推恩及他的意思,且慢提及。
  专说十一月初间,小钰和玉卿在怡红后院看见瓶里梅花,想起此时东阁必须开得很盛。正要过去赏玩,忽听见宫女报道:“佩荃小姐和何小姐同回来了。现在上房请安,一会子就会出来的。”小钰听了,如获至宝,忙叫等他出了园,就请到这里来。不多时,果然双双走将进来,各见了礼。友红说:“我今儿特地邀了荃妹妹同来,免得二爷记念。”小钰道:“多感,多感。但不知怎样开罪了荃妹妹,竟是一去不回?”佩荃道:“实因父母不肯放,那有什么开罪?二哥哥别多心。”四人正在殷勤叙话,忽见那只交址贡来的蒙贵,和一只小猴儿在假山跟前打雄。小钰笑道:“三位姐姐妹妹瞧瞧,很有味儿。按《外夷记》上载:蒙贵出安南国,状如猱而小,紫黑色,捕鼠胜于猫。彼时贡来,原是一牝一牡,皇上把牡的赏了我,孤独无伴。此时小阳已过,春气发动,谅来按捺不住,只得非匹偶而相从,就和这猴儿交将起来了。真是物犹如此,人何以堪呢?”
  三人听说,通涨红了脸,往前厅走了出去。佩荃悄悄向友红说:“今晚钰、玉两个,只怕也要仿照蒙贵的样儿哩。”友红点头笑笑,不做声,各自散去。不提。
  到了十二月初头,倭王到京,先来见过小钰,小钰早知圣上有意做媒。便要结倭王的欢心,殷勤款待,十分恭敬。第二日五鼓,倭王上朝,皇上果把这事谕商。倭王喜出望外,叩头谢恩,感激无地。过不几日,四女将的前站已到,皇后出城郊劳,礼数优隆,不必絮说。至于各各回家祭祀宗祖,父女相聚的话,也不用细叙。
  残年既尽,正是丙辰元旦,倭王也随众人入朝。皇上受过朝贺,便着内阁传旨:钦封林舜华为平海王元妃,封梅碧箫为次妃,薛蔼如为三妃,公主杨缬玖为四妃,周淑贞为五妃。一体颁给斗大金印,礼数以女先娣平叙。俟明岁春正,贾王年登十六,选定吉期,五妃同日合卺成婚。
  贾政率领小钰同着倭王、梅玉田、林中秀、薛虬等谢了恩,才选个吉日,先行了问名纳采等五礼,俟明年续行亲迎大礼。
  这仪文的繁华热闹,是不必说的了。倭王毕事之后,辞回本国,约定冬间再来,待明年好看花烛。那父女作别,新婿送行的闲话,也不必烦叙。

  且说岫烟早早有意要把彤霞配给小钰,因门户不对,难以启口。如今皇上主婚,配了五个。谅来再没处插脚的了,只得托小钰做媒,要招个好女婿。小钰道:“有却有一头好亲,略有些不足之处。那北靖王单生一子,今年十九岁了。前年娶了个正妃,谁知有瘫痪病的,每日躺在炕上,连饮食大小便通在炕上。全仗丫头婆子喂他扶他,竟是个废人。北靖王怕不能生育,且将来儿子袭了封,没有个当家内助,因此要替他娶个次房,次要正经旧家闺女,不过‘妃’字上加个‘次’字,其实和正室一个样的。至于新郎的相貌文才,都是极好,我深知道的。不知先生愿不愿?”岫烟就和薛蝌商量,薛蝌道:“咱们薛家现在中落了,那能攀高?况且白云山算命,说女儿要做次房的,可见事有前定。这头亲事倒很合适。将来生了儿子,怕不袭封王爵么?”岫烟又问问女儿,也是愿意的。就烦小钰做媒,一说便成。不几日就行盘过帖,竟是聘媳妇的一般,礼又很丰盛体面,回盘礼物通是小钰代备的。北靖王原要月内就来迎娶,因本年是丙辰年,与新郎生庚戊戌犯冲,只得等待明年丁巳岁完姻。
  李纹、李绮闻知这事,都为抱怨小钰说:“有这样好亲,为什么不替两个妹子说合?”小钰道:“郎君年纪大了,彤姐姐还小了三岁,两位妹妹差了五岁,不很相当。如今我意中还有一个好郎君,就是友红姐姐的兄弟,今年恰好同庚,十四岁。
  相貌才学和他姐姐相仿,若是二位姨妈愿意,就写起两个年庚八字来,我送交何家,叫他自去合婚,合着那一位,就对那一位。”李纹姐妹各各欢喜,连忙写了庚帖,烦小钰送去。友红早已得知,悄悄通信回家,说:“二香才貌不差什么,都算得上品。但瑞香有红症的,不如妙香妥当。”何家就合了妙香的八字,拣个吉日就来行聘,议定待到十五岁迎娶完姻。
  李绮见他女儿的八字退回,心中不快。又来要小钰另寻个好女婿。香菱也来央求,要和淡如访个豪富人家。小钰道:“我意中却没有合适的了,只得发个启帖,遍请在京王公大人子弟未曾联姻的,自十四岁以上,十八岁以下都来会文,就好挑选佳婿。”这个信息将传开去,人人知道是为选婿起见,又人人闻知贾王园里的姐妹通是才貌双全,又通是小钰的至亲,那个不愿高攀?到了三月初一日,齐到贾府。共有八十四个人,前几天都来报名投卷造册,册上注明三代籍贯年貌。小钰叫造了四本册子:自己用一本在东厅点名;李绮、淡如各一本;王夫人高兴,同了媳妇、孙媳也来玻璃屏后坐着,也摆了一本册子。就在册上见相貌好的,加三圈,次的两圈,再次一圈;貌丑的加一点。逐一点过名,小钰想道:“他们通要应试取科甲的,自然制艺为要,策论次之,诗赋又次之。”就出了五个题目:头题是南容三复白圭全章;二题是问十三经疑义的策;三题是三生万的论--这日恰值潇潇下雨--就出了个赋题,是泽下尺生上尺赋,以题为韵;五是赋得山者父母,得衡字,五言十二韵的诗题。众人各照卷面坐号坐定,构思落笔。小钰坐在上面监场,不许交头接耳说话。停不一会,贾兰也来了,同坐着监试。十分严肃,一字不能传递,直交三更才得收齐试卷。
  当晚贾兰、小钰和李绮、香菱各拿一本册子,对那三圈的,共有十八本四册相同;那两圈相同的,共只六本;此外四个册上,也有那边两圈,那边一圈的,还有不圈的,便不能画一。
  次日小钰便先把这十八本三圈的瞧了一遍,取了一卷,姓尤名克敏,是尤尚书的嫡孙尤翰林的长子。余外通平常,并多有舛错处。又瞧那六本二圈的,也只取得一卷,姓茹名经,是鸿胪正卿的次子,新科举人,年十六岁。以外便不论相貌,专取文才,共取了八卷,凑成十本,列为一等。其余通列做二等。发了案,各人齐来府中谢考,通有花红奖赏。
  兰哥说:“实也难为他们,这几个题目我还不能全解,那论题虽不知出处,尚属明白。那赋题谅来是说雨,也不知出处。
  这诗题更是茫然莫解。”小钰道:“‘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’,出在《老子》上的。赋题出在《管子》,谓泽从上降有一尺,则苗从下生上引一尺。泽下降,苗上引,犹君恩下流人心上,就须在起处或末段点明颂圣才好。诗题出王充《论衡》,所以我限个‘衡’字韵,谓天将雨,山先出云;云积为雨而流为水。然则山者父母,水者子弟也。这尤克敏的卷子通不做错。
  十三经疑义虽不能照题条对,也还支吾得去。年才十四岁,却算难得的。”兰哥说:“和文鸳同庚,我招他做了女婿罢。”
  尤家得了这信,喜出望外,忙忙央媒说合,赶紧下了聘。
  李绮、香菱自然不便争夺,只抢着要对茹经。小钰叫依旧写两个年庚,叫茹家自去合婚问卜。茹鸿胪悄悄差人到王园后门送了管门婆重礼,打听二位姑娘那个妥当?恰好碰着了管二园门的张婆子,想起为了淡如受了太太的骂,只少捱鞭子,碰了许多头。如今正好报仇,便收了礼物,告知他两个才貌相似,但是瑞香稳重,淡如不免轻飘些。茹家得了实信,拣定吉日,聘了甄瑞香。那二香的回盒也是小钰代备的。
  淡如竟没有配头,十分气忿。香菱道:“取中的虽还有八个,都相貌平常,须得再去央求小钰设法招亲才好。”淡如说:“这个没良心的狗王爷,全不记念往日恩情,偏去帮扶别人。
  我和奶奶同去,须狠狠发作他些恶话。叫他受不住,自然会去设法了。”不知淡如怎样发话,毕竟对得好亲没有?且看下回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