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二十九回 彩笺结社 画册题诗  

2017-05-28 00:04:29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二十九回 彩笺结社 画册题诗

  且说小钰在上房和贾蓉、贾兰说了多时的话,三更天才回到园中。这晚轮该小翠陪伴,睡在炕上,讲起明儿须要安顿众姐妹,别叫他们真个闹到上房知道。小翠也竭力撺掇,果然第二天备了极盛的酒席,在怡红后厅请齐众人,叫淡如等三人深深福了四福,恭恭敬敬安上杯箸。碧箫说:“难道跪也不跪,行一个常礼便当数吗?”小钰忙也作了个揖,说道:“我们家乡有句俗语:‘低头便是拜’,如今服了礼,就罢了。”彤霞冷笑道:“咱们这篇赋已经补全了,现在诗赋时文都已抄成一个本儿,将来藏之名山,可传可诵的。”舜华道:“够了,够了。我劝众姐妹们撩开手罢,说来怪臊的。不然我今儿个不过来的,因为有话要问钰二爷,为什么发遣三个人,单只蓉大爷回来?”小钰叹口气道:“珍伯伯在配身故,琏伯伯带病起程,没在路上。如今蓉大哥扶了两个灵柩回来。老爷给了他四万银子,三千亩田地,叫他依旧在宁府居祝另给了四千银子,做葬费。大约就要扶灵往江南去的。”众人听了,各各叹息了一番,方才喝酒。喝到起更,也就散了。
  隔了几天,小钰坐在房里,见云蓝丫头拿了一个笺启说:“舜姑娘叫送来的。”小钰接来一看,却是个冷金笺折叠成的副启。面写:“潇湘诗社启”,里面写着:蜻蛚在堂,星回于次,端居多暇。爰拟小集吟朋,用消寒晷。诗成薄酌,佐以持螯。此品出自大官,可无虑读《尔雅》不熟也。惠而好我,扫径以蹊。此启。
  下写:“潇湘主人具。”后面青壁主人已经打上“知”字,小钰就在怡红公子底下写上个“知”字。云蓝问:“还有淡姑娘、翠姑娘,该到那里去通知呢?”小钰道:“你不用去,我自会各处去传知,明儿一准到齐。”云蓝笑道:“二爷的恩典,免了各处大远的道儿去跑。”小钰见他身材窈窕,眉目含情,声音又娇细,便问:“你是那里人?”就说:“原籍是苏州。”
  小钰拉他坐在怀里,玩笑了一回,才放他回去。一面就亲往各处通报。众人听是舜华为头,再无不来助趣的。只有瑞香说:“我这几天旧病发作,不很健旺,辞了罢。”小钰道:“冬至前后,红症不免发动。但舜妹妹高兴,不可不到。若懒得做诗,我代你编一首就是。”瑞香只得也打了一个“知”字。
  次日,果然齐集潇湘馆里,舜华说:“优姑娘昨儿送了几篓蟹来,极肥极大。闻是娘娘宫里赏来的,特邀众位一尝,做诗是个名色。”便先摆上茶点,众人用过,问什么题目?舜华就叫丫头送上一个雕竹筒儿,内插牙筹一百枝,都是些咏古题目。又开了檀香盒子,铺开牙牌,每人分了六十张,每张刻一个字在上面。小钰道:“七律须要五十六字,只余了四字,恐怕太少了。”舜华道:“天寒日短,别耽搁了喝酒的工夫。只做首七绝罢!”众人就各抽一题,不消半个时辰,都已誉出。
  先瞧小钰的诗,是傅说版筑,用十灰韵:
  物色风尘浪拟猜,盐梅谁复辨美材。
  岩前一带盈盈月,却照君王入梦来。
  众人一齐赞好。次是彤霞的,是张球献诗:
  剩束牛腰未敢前,吕公门外榻高悬。
  如何费尽雕龙技,只博槐厅月俸钱!
  众人道:“无穷感慨。”再看淡如的,是曹植赋洛神:
  八斗清才迥绝伦,陈思声望动闺人。
  感甄亦是寻常事,作赋何劳讳洛神?
  蔼如看了道:“诗原是各言其志,推此志也,蔑伦败常,无所不至。”碧箫说:“此所谓小人而无忌惮也。”文鸳道:“这议论头新鲜得很,前人所未道的。”底下再看碧箫的,是姜尚钓渭:
  卖浆廷冷事纷纭,钟鼎山林两不闻。
  解向烟波收拾得,半钩明月一蓑云。
  小钰道:“这题目极大,他却写得绝淡,可称别具手眼。”
  再看蔼如的,是王猛扪虱:
  豪气江东合自尊,独披短褐谒军门。
  蔌勤扪虱无他语,应为诸公谢处衤军。
  众人道:“勃勃有英气。”再看舜华的,是韩信乞食:
  逐鹿中原战气昏,飘零国士更谁论。
  虞兮枉为重瞳死,不市王孙一饭恩。
  小钰道:“这个议论才有识见呢。”众人都称赞一番。再看小翠的,是司马相如四壁:
  四壁萧萧不解愁,行酤且脱鹔鹴裘。
  远山眉黛芙蓉面,可免他年怨白头。
  众人看了,通不做声。又看妙香的,是王维献乐:
  平阳春宴醉葡萄,一曲琵琶夜漏高。
  戛玉锵金成底事,乞灵还倩郁轮袍。
  瑞香的是郭隗喻骏骨:
  天涯骏骨几多存,试向王门子细论。
  老尽嘶风红叱拨,黄金台上为招魂。
  淑贞是杜广为厩卒:
  失路伤心百重回,追风摄电费疑猜。
  人间未必无骐骥,刘景何曾入厩来。
  以上三首,众人都评赞了一回。看文鸳的,是颜回陋巷:
  春风陋巷雨潇潇,车马何心肯见招。
  不是闲情矜遁迹,人间无处着箪瓢。
  舜华笑道:“这‘人间无处着箪瓢’,却调侃得世人不校”诗已做完,就入席喝酒。丫头们送上螃蟹,果然很大,但是没有钳脚的。小钰道:“舜妹妹,蟹的妙处全在两螯,为什么通剥掉了?”舜华道:“何曾剥去?通在里面呢!”小钰再一瞧,知是两上大壳合拢来的。揭开来,连螯连脚边肉连黄通剥好了,用糟油姜醋和调了,每三个蟹合做一个,十分有味,又不用亲手去剥。彤霞道:“这时候已是十一月了,外边都不很有得卖,怎么宫里偏有这样肥大的”旁边一个丫头说:“我问过那边的宫女,他说九、十月里捡那顶壮大的,用个坛子铺一层稻谷,铺一层蟹,逐层铺满了,就把坛口紧紧封好。估量稻子吃完的时候,才取出来,比那初装时,更加肥大。”众人道:“得了这个法儿,明年定要试一试的。”蟹吃过了,又上了许多别的菜。
  喝到上灯后,瑞香坐不住,就要回去。众人也说酒够了,便散了席。舜华嘱托小钰:“送了瑞妹妹回到赏心亭去。明儿须请个高明的大夫来医治医治才是。”小钰一一应了,以后果然天天请医生开方吃药,却也不见什么效验。
  渐渐到了十二月初头,小钰走到蘅芜院来,妙香让他坐下,问:“丫头手里拿的什么东西?”小钰道:“昨儿有人送我十本画册。说扬州有个女姑娘,姓巫名梦云,专会画着色工致人物,春宫图尤其擅长。有几册太粗的,不便送给妹妹瞧。这一册却画得文雅,特来请妹妹每幅上题着首诗儿。”便把锦袱打开,见紫檀册画上刻着“暗藏春色”四个字,揭开第一幅,题着“美人来”三字,画的竹篱茅舍,柴门跟前停一辆油壁香车。
  有个小丫头,扶着个绝艳丽的姑娘才下车来,旁边一个俊秀书生,深深打拱迎接。小钰道:“这是才来的时候。”第二幅是“美人笑”,二人对面坐了,各带笑容,指手画脚的讲话。小钰道:“既来了,自然谈笑些相思情况了。”第三幅是“美人醉”,二人并肩坐了,桌上杯盘狼藉。美人玉颜半酡,星眼蒙胧,靠在书生的怀里。小钰道:“这是喝酒醉了,沉沉欲睡的时候。”
  第四幅题的是“美人颤”,并不画人,只有一张床,床上挂着方空红纱帐子。细细瞧进去,锦被绣褥,被中盖着两人。只露一个女人的脸仰睡在珊瑚枕上;又是个男人的脸,覆在上面,两嘴相含。纱帐蹙起皱纹,帐钩有摇曳的光景。窗外一个丫环呆呆站着,侧了耳朵在那里听。小钰笑道:“这幅画得最好。”
  妙香摇摇头道:“不好,不好。我不爱瞧他。”揭开第五幅是“美人嘱”。两个在花下挽着手,似乎说话的模样。小钰道:“要去了,自然要嘱咐一番。”第六幅是“美人去”。画的女人坐上了车,书生在旁边揖送。小钰道:“妹妹,你瞧这六幅,一男一女是一个样儿到底的,并无丝毫小异,真是名手!可惜不在京里,不然请他来画幅小照,连园中各位姐妹通画在一块儿才好瞧呢。你如今快替我题六首诗,写在上面。”妙香道:“我不题,你叫淡如题罢。”小钰说:“他出语太粗,题得不蕴藉,不便给外人瞧。”妙香道:“旁边添了一个男人,怎样好题?若是光是个女人,我便题了。园里能诗的人多着哩,何必找我?我是不题的!”小钰道:“我想过的,彤姐姐诗本差些,字也不很工。碧、蔼、淑三个姐妹,先前还和通些,近来听信了这位林夫子的话,迂腐腾腾,决不肯题的。只有央着好妹妹费费心,你只说那女的,别管这男的就是,快快题一题罢。”
  妙香被他缠不过,只得题了三幅:
  美人来
  底用妆成宝镜催,六辅车子此间回。
  相如宅畔灯初暗,韩寿斋头户半开。
  机杼已通乌鹊者,笙箫直接凤凰台。
  月明林下春光好,不识春从何处来。
  美人笑
  不耐闲愁不耐嗔,拈花曾是蕊珠人。
  裂缯宫里千金价,射雉场边一面春。
  掩扇依稀分皓齿,搴帷隐约绽朱唇。
  独怜相对难消受,倾国倾城拟未真。
  美人醉
  坠珥遗钿宴已终,温柔乡在醉乡中。
  胸痕半露春酥白,脸晕微生夜玉红。
  索茗几回声宛转,添香一霎思蒙眬。
  听郎软语偎郎坐,犹记深杯百罚空。
  看到四幅便放下笔,说:“这一幅我断不题的。二哥哥你瞧瞧,两个脸儿叠叠起,什么相儿?”小钰道:“你依先只说女人,别管这上边的人儿就是。”妙香道:“我不懂,好好的睡觉,为什么发起颤来?”小钰笑道:“妹妹别说,有什么不懂,这就是‘气吁吁其欲断,语嚅嚅而不扬’,就是‘款款摆腰,便便摩腹’的时候呢。”妙香涨红了脸,道:“这是瑞妹妹做的,你去找他罢!”小钰道:“我先往赏心亭去了来的,可怜他病得面色蜡黄,没精打彩,怎好劳动他?”妙香只得又题:
  美人颤细犀牙荡柳腰,锦衾抖乱雾中绡。
  蓝桥水溢魂难定,绣枕春浓语未调。
  疾疾流苏千缕袅,丝丝香鬓两行。
  凭谁爱惜凭谁护,风里花枝不忍描。
  小钰拍手赞道:“好诗,好诗。我说你有什么懂不得?这第四句不言颤,而深得颤的神情。妹妹竟像是曾经颤过来的。”
  妙香听了这话,便红了脸,把笔往地下一撩,生气道:“二爷,你别来欺侮人,怎么拿这个样的话来糟蹋我!我明儿就搬了家去,永远不见你的面了。”小钰慌忙作揖陪罪,道:“好妹妹,开开恩。饶恕我一时说得冒失了,别生气。你宁可打我几下,别气坏了身子。”连个揖乱作。妙香见他这个光景,心上有些过不去,只得说道:“二哥哥,你别怪我,你本说得太过分了。”
  小钰见妙香的生气是半真半假的,便趁势拉着他的手,说道:“心肝,好妹妹,别太傲性了。我这样的小心陪罪,便说错了一言半语,有什么十恶不是的?况且这话就是前番批语的意思。
  怎么今儿就这样的着恼呢?”妙香道:“前儿做赋加批,是当着众人,原是玩笑,倒还使得。今儿私下两个人说起来,明是有心调戏了。”小钰道:“我有名叫做贾老实,从不知道什么叫做调戏。妹妹,你别多心罢。”妙香道:“不错,不错。你最老实,连调戏也不知道的,怎么会引上三个人同眠共宿呢?”
  小钰道:“好妹妹,别去拉扯别人,好好的做完了这两首诗罢!”
  毕竟不知妙香还题不题,且看下回。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