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二十七回 甄小翠避妖来贾府 叶琼蕤逃难入王园  

2017-05-28 00:01:27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二十七回 甄小翠避妖来贾府 叶琼蕤逃难入王园

  王夫人问:“你家姑娘几岁了?怎样遇的妖?妖怪是怎么样的?”老妈说:“这位姑娘就是我乳大来的,今年才十二岁,生得长成标致。谁知被妖怪看中了,自从上年冬天,忽然掩了房门,梳妆打扮了,就像和人讲话,闹了一晚,天晓才清白了。
  从此每日过了午后就作起怪来,彻夜才歇。若是有人进房去伴他,登时头疼发热,跑得快的,还留了性命,倘若或熬着疼要强在房里,就心痛倒地,口吐鲜血,即时送命。我们悄悄在窗缝里张他,并不见妖怪,只见姑娘的相儿难看得很,这声音更听不得。”淡如忙问:“怎样的相儿?声音怎样的?”老妈道:“小姐们跟前那里讲得的!”宝钗就喝了他一声,说:“单只你多管闲事!”才不敢开口了。王夫人就吩咐家人们快去接了来,一面对李纨说:“安顿他在那里呢?”李纨说:“要近着小钰处才好拿妖,自然该在园里。只是怡红是不便住的,女孩子又不便同祝”宝钗道:“他嫂嫂尚且要避开,何况别人!我刚才起岸时瞧见一所小小的房屋,门前匾上写着”红蓼花香“四字的,到好祝”小钰接口道:“就在这旁边,大家同去瞧瞧罢。”便步行出门来,不多远,就到了。却是三间正屋,三间后轩,还有些零碎小房。王夫人说:“尽够了,省得住大景致的去处,空落落,越发招妖惹怪。”就走出门来打伙儿在门前的坐槛上坐下。靠着栏干,正对着溪,溪滩上通是红蓼花儿。
  小钰道:“这叫蓼花滩,对岸通种的白苹,就叫苹花滩。”正在闲谈,只见管家婆领了这位姑娘来,果然十二分俊丽,但只脸色黄黄的,带着病容。和众人都行了礼,坐下。王夫人问他“闺名叫什么?对亲没有?”他回说:“乳名叫小翠。”底下就住了口。奶奶在旁代答道:“自幼对给白巡按家少爷,我家少爷就娶的白小姐。是嫡亲兄妹换门亲。老爷在日就联的姻,还未过门呢。”坐了一回,就在这红蓼花香的地方用了酒饭,安顿在东轩房住下。小钰道:“明儿我和众姐妹搬了出来,园里就热闹了。今儿翠姐姐独自住下,恐防冷清,我晚上在听秋轩过宿罢。”王夫人说:“很好。”替另又派了几个壮健老妈、几名粗夯丫头伴着他。各人都回上房去了。
  小钰笑嘻嘻的问小翠道:“姐姐,这妖怪长的怎么样?有多大年纪?恁般打扮?和你恩爱不恩爱?”小翠红了脸,低着头不作声。小钰道:“你要我降妖,又不肯实说,这就办不成了。”施妈在旁边道:“要说不难,只是王爷别见笑。这妖怪穿铁盔铁甲的,黑脸孔,尖嘴大耳朵,浑身通生的硬毛。干起事来,总要我家小姐百般哀求他,他才快快的完事。若不肯叫他、求他,他就闹个不了,真要弄得死去活来呢。”小钰连忙拉着小翠的手,道:“他要怎么样叫,怎么样求,快说来我听。”
  施妈道:“将来如若来了,自然听得见的,如今夜深了,王爷请出去罢。”小钰无奈,只得回到听秋后轩去睡下,翻来覆去一夜不曾合眼。待到天明,忙忙过去问信,众人说:“安静得很,想是王园贵地,妖精不敢来缠了。”里边太太奶奶们也打发丫头婆子来问,知道一夜平安,大家都放了心。
  早饭后,众姐妹通搬了出来,香菱也和淡如同祝园中添上几百个人,十分热闹。小钰先去指点收拾怡红院,完了又来替舜华调排潇湘馆。晌午过后,太太带了两位奶奶并少奶奶,出园来摆席大观楼下。一则替小翠洗尘,二则替众人,饣而大新居。又去请了岫烟、宝琴、纹、绮、湘云来,打伙儿喝了多时的酒。正交起更时候,小翠忽然站起身,像是有人拉着的模样,赶忙回房去了。他家跟来的婆子、丫头们有些懂得,通跟着了就走。
  没一会,施妈来报道:“寻来了,寻来了,房门关上了。”
  我们在窗外听这妖怪说道:“妹妹好狠心,昨日我跟了你的轿子到府门口,正想要进门,只见两个门神拿着刀枪来赶杀我。
  我飞忙的跑,渐渐将要近身,着了急,见路边有个大粪窖,就跳下窖去,把粪乱拨。这门神当不得臭气,掩着鼻子才退了回去。我害怕得很,躲在坑底下不敢出头。谁知到五更天,有个人到坑上拉屎,把我脑袋上撒了许多粪,我着了恼,把头在他臀上一顶,翻身落在窖里。我便跳起来,浑身腌臢得受不得。
  刚好路旁有条河沟,我忙忙跳下河去细细洗刷,那两只耳朵里的臭屎,不知扒出了多少!又听见岸上有人说:“这水就通着贾府花园的。我就从水里一路寻来,果见有石条栅栏,并没门神看守。我钻进栅来,见是个大花园。东寻西找,找你不着。才刚听得豁拳谈笑,内中有你的声音。果然找着了你,累我吃了这个大亏,快快脱去衣服,狠狠的奉承我一回才罢,不然今晚定要摆弄你个死。”王夫人道:“那有这事?我不信。”便叫两个媳妇“随我去瞧瞧。”忙便上轿去了。小钰踱到楼外,待要召请神兵,又想:“这小事别去亵渎天神,且先和这妖精战他一阵,瞧他的本事何如,再作道理。”正在心中盘算,只见一个老妈子飞奔的来,口里嚷道:“太太请二爷快去。”小钰忙便跑过去,只见太太、奶奶都坐在听秋轩后门口,指着红蓼花香,道:“作怪得很,你快去听听。”小钰忙赶过去,见老妈、丫头们都呆呆的站在窗外听。小钰用指头把窗上红纱撕去一块,往里一望,只见两枝蜡烛,照得明明白白,小翠脱得赤条条一丝不挂,雪白的身子躺在炕上,两条粉腿高高举起,一对大红绣花睡鞋长不及三寸。口中叫道:“好哥哥,亲爷爷,开开恩饶了我罢!实在疼得受不住,再一会连小肠子也戮断了。”小钰只一瞧,太阳里的火都冒了出来。掉转身赶出园来,叫太监把三殿上挂的御赐七星宝剑请下来。掣在手内,飞风的跑进来。
  还听见哀哀哭声,在那里哥哥心肝的求告。小钰走到门口,把脚一踢,房门倒了。正待进房,忽然一阵怪风,似乎有个人冲门出来。小钰忙把剑一挥,听见一声大叫,倒在地下。却是一只大野猪,拦腰劈做两段,流了满地的血。
  小钰就进到房里,小翠还是赤身躺着,见了小钰要去拉被盖,没有力气。小钰道:“姐姐,辛苦了。我替你盖罢。”就扯床夹被替他盖着身子。瞧瞧脸儿,竟像黄蜡一般。眼中含着泪,口里还呼呼的喘气。小钰布着他的嘴,说道:“姐姐放心,妖怪已经砍死了。”正待和他温存调戏一回,听见外面嚷道:“太太、奶奶们都来瞧妖怪呢。”小钰慌忙迎将出去,见王夫人们通往后乱退,口中说道:“可怕,可怕,别瞧罢。”不多一会子,园中姐妹除了优、曼、舜华不来,余人通赶来看猪精,远远站着,不敢近前。外面贾政、贾兰都来瞧瞧,吩咐太监说:“快把这孽畜抬了出去,瞧了害怕得很。”太监们答应一声,就用绳杠抬出去了。
  小钰送了贾政、贾兰去后,就回王夫人道:“翠姐姐,这个地方住不得了。须要移到我内房去才好。不然野猪鬼来寻他报冤还了得吗?”李纨说:“很是,但只是要恭恭敬敬的,别和他混闹呢。”小钰应道:“不的,我是有名叫做贾老实。”
  岫烟笑道:“可知老实是假的。”王夫人就叫:“丫头们,快去扶了翠姑娘到怡红院去罢。”有个快嘴丫头回说:“姑娘的下身受了重伤,光着身躺在被窝里,连被褥上通是腌臜湿透了,移不来的。”小钰说:“不用你管,我自会张罗。”他过去就跑进房来,把被连头连脚和身一包,双手捧了出门,一径往怡红院里。放在炕上,先用麻油潜他下身搽上,掺些人参八宝散,用轻绢包好。又浓煎了一碗人参汤吃下去,到第二天就好了些。
  从此天天人参燕窝调养,不到半月,竟已精神如旧。脸上白里泛出红来,色如桃花,比初到时更加俊俏。这日小翠早晨对镜梳头,小钰坐在旁边细细的瞧他,忽然笑道:“姐姐,你近来越发标致可爱得很。只可恨晚上不肯叫我心肝好哥哥,到底还有些见外的意思呢。”小翠啐了一声,小钰还待要和他调笑。
  只见看后园二门的家人媳妇来回说:“外边逃了一个大姑娘来,要求王爷救命的。”小钰听了“姑娘”二字,心花都开了,忙问:“生得俊不俊?”媳妇回说:“生得很俊,大模儿像淡姑娘,还要好瞧些。”小钰便站起身迎将出去,叫声“快引他进来!”不多一会,果然有个姑娘,窈窕身材,鹅蛋脸,散发披头,一路的哭进来。媳妇子指着小钰向他说:“这位就是我家千岁爷了。”姑娘听说,便双膝跪下磕着头,只叫“千岁爷救命!”小钰慌忙抱他起来,就在树底太糊石凳上坐下,把他放在膝头上,两手替他揩泪,挽发。口中问说:“你为什么事这般着急?有我做主,尽管为说与我听。”那姑娘才说道:“我家父亲叫叶正茂,就住在这园西边。向来开铺面做生理的,因为折了本,今年改就个蒙馆教书度日。我名叫琼蕤,今年十三岁了。早晨在门前和新中秀才的蓝相公说笑了几句话,谁知父亲回家来吃饭碰见了,骂开了蓝相公,把我打了许多嘴巴,还拿条麻绳要勒死我。刚好门外叫道:‘叶先生,快到馆去!你家两个学生在那里捅刀子哩。’父亲就把我交给母亲看管,等回来定要处死的,自己忙忙的上馆去了。母亲怕父亲的性气暴躁,真个要送我的命,才叫我逃进园来求恩救命的。”小钰笑道:“这有什么大事?容易,容易。”就抱了到他怡红院内房,叫宫女舀了香汤给他洗澡,又叫取些新裙袄好首饰替他更衣梳头。
  又传了管家婆来,叫“吩咐女巡捕官,拿我个名帖,告知后园西邻教读的叶相公,说他家姑娘逃在我园里,老太太瞧见了很喜欢他,留他逛几天就送回家去,别难为了这小孩子。我们王爷还要照看他,给他对一头好亲,连丈人丈母通有好处的。”
  婆子答应了,即刻传话出去。不多一会,来回说:“说过了,这叶先生感激得很,现在府大门外碰头谢恩。”小钰说:“罢了,先赏他两个元宝,叫他回去。迟几天我处自会打轿送回去的,不用惦记。”管家婆又忙答应,出去了。
  小钰才进房来,恰好小翠坐在外间冷冷儿的说道:“二爷恭喜,来了一位绝色佳人,真正是天落馒头,造化造化。”小钰忙赔着小心笑说:“那里跟得上你,你才是绝色呢。”就拉了小翠的手进内房来。见琼蕤已经洗过了澡,换上新衣,正在那里梳妆,忙站起来和小翠见礼,十分恭敬。小翠总有些不输服,怔怔的坐着,口也不开。小钰看他梳完了头,便叫快些摆菜斟酒,替他压惊。就拉小翠同坐,小翠道:“我不爱喝酒,失陪了。让你们两位新人好细细的叙情”正在拉扯,只听见宫女报道;“各位姑娘们来了。”小钰看时,只见众姐妹一拥的进来,都说:“要见见大王帐下新收的美人。”小钰就叫琼蕤一一打足全请安,蔼如笑道:“很像一个人。”彤霞笑道:“我说像一只狗。”淡如骂道:“放屁,像一位仙人!”舜华道:“第一是眼睛相像,但他的太露了,恐防寿数差些”话未说完,有个老婆子来说:“太太、奶奶们听见园中逃了一位姑娘来,要叫去瞧瞧。”小钰没奈何,只得带他到上房来。磕过了头,各位太太、奶奶都说他人物俊俏,礼数周到,说话对答也甚伶俐。很喜欢,各赏了他些钗环绸缎,叫小钰派个婆子送他回家去,别叫他母亲惦记。小钰应了一声,同着出园来,众人各已散了。
  小钰就和他并坐喝酒,又差丫头去请小翠。丫头来回说:“翠姑娘躺在炕上哭,不肯过来。”小钰只得亲身过去安慰了一番,又轻轻说道:“今晚暂且失陪,明晚就来相伴。以后一人一夜,决不冷落你的。切莫烦恼。”小翠啐了一声,道:“我惦记母亲,心上烦闷,何曾有什么别的意思?二爷别多心,快去伺候新人罢!”小钰笑笑,回到卧房,扯着琼蕤同衾共睡。
  不知后事如何?且听下回说明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