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二十六回 分院宇点景铺陈 派丫头更名服役  

2017-05-28 00:00:08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二十六回 分院宇点景铺陈 派丫头更名服役

  王夫人吩咐小钰道:“明儿早些,各人吃了点心就出去逛。
  园中只办两餐酒饭就够了,不用处处吃喝,耽搁工夫。”小钰答应了。
  第二日请齐众人,小钰道:“昨儿从西园门出去的,今儿个从东门去罢。”先到了朝暾坞,这所房屋在山坳中间,是向东的。太阳一出,便照得雪亮,故取这个名色。次到筠廊,前门在平地,后门却在山上。院中也是遍栽竹子,却没有正厅。
  都是些回廊曲曲,一概通是小小房间,环来环去,认不得出去的路。王夫人笑道:“到底从那里出去呢?”小钰道:“我来引路罢。”走出后门来,上边便是月廊,已在山半中间。宝钗道:“楼高得月先,却是好景。可惜秋深了,夜间寒冷。若是八月里,便在这里玩月。”小钰道:“已到了半山了,竟到茱萸阁登高罢。”就直到了阁上。坐下看时,正在山尖顶上。
  槛外通种的茱萸。李纨道:“重阳也过了,登什么高?去罢!”
  就从山上下来,到了凹晶馆。王夫人说:“这个名色也是旧有的。”略坐一会,瑞香催着,就到赏心亭来。三面有水,通种的荷花。瑞香就拣中了。彤霞又催到读画楼去。小钰说:“顺路还有三个景致,瞧瞧去罢。”就到了红药坪,满庭都是些芍药花。又到了留香居,这个地方凡窗子门扇都用玻璃镶嵌,若关紧了,房里烧起香来,一时香气不散,因此称为留香。又到了红豆庄,四面种的通是红豆子。蔼如笑道:“这个庄名不如改个相思馆罢。”淡如道:“庭外都种的相思子,却很有趣,我住了罢。”妙香笑道:“你住了,日日相思一会也好。”彤霞又催,才到读画楼来。正好坐下吃饭,众人在楼上对着山色喝了一回酒,婉淑道:“看山如读画,这楼名却取得很好。这园中究竟那几面是山?那几面是水?”小钰道:“这府基向南,园也向南,这东南角上一座石山天生成的。那西南边的却是土山、垒着石头,是人工造作的。水是从山脚下出的,曲曲引来,凡有名的景亭,都通着的。”王夫人道:“北边没有山么?”小钰道:“北边通是红墙,只南西东三面有山,山在府北园南,略带着东西两角。”李纨道:“这么说起来我们才刚是从山腰里出来的了。”小钰说:“可不是,两边筑了墙,中间是门,故此瞧不见是山了。”湘云说:“我闻得杭州西湖有十景,这园倒有三十八景,自然宽大得很。如今共逛过了几处?还剩有几处的胜景呢?”小钰道:“景致随处都是,只有名的去处已逛过了二十多处,我们慢慢的再游过去罢。”王夫人问:“徵瑞轩在那里?”小钰道:“极北偏东,相近在稻香塍,芬陀庵这些地方。”婉淑说:“我们就瞧瞧他们去。”小钰道:“随路逛去,自然要到徵瑞轩、芝室的,今儿天气很早,赶得及的,别忙。”说罢,来到梨云榭。通种的是白梨花,中间也间杂些红梨花。瞧了一会,又到忘机亭,亭后有渔矶,可以坐在矶上钓鱼。彤霞就去放下丝竿,略一会,见水花动荡,往上一扯,竟是一个红色的鲫鱼,就交给丫环们提了。淡如也要去钓,香菱说:“今儿逛景致要紧,闲着再来钓罢。”就坐上轿又走。碧箫指着东边叫道:“那里一带短短的围墙,好不宽敞,房屋也多,谅来好逛,何不过去瞧瞧?”小钰道:“这是观德厅,演武的所在。”便进去瞧了一会。又到了斗草庭,转过西来是一拳草堂,堂前有一块玲珑紫石,高约二丈多,围圆有七八尺宽。迳路盘互,石笋参差,竟像一座真山的模样。众人赞叹了一回,才上轿出来。
  望见红墙一带中间两扇大朱门。李纨认得,便说:“到了徵瑞轩、芝室了,进去坐坐罢。”那守门的太监远远望见,慌忙进去通报。优昙、曼珠便到二门口迎接进去,用过香茶,就摆酒席,王夫人说:“才刚在读画楼吃了酒饭,肚里还未饥,别摆罢。”优昙道:“今早娘娘宫里差太监送了一盘驼峰,一只熊掌,正好煮熟,大家同领领恩赏罢。”李纨道:“这是天厨异味,太太倒要坐下尝尝的。”说罢,就坐下吃喝了一会。
  上轿出来,先到白云楼,楼却极高。开窗可以看云。众人靠着窗槛瞧了一回,下来又到稻香塍,对面临着田野,晚稻正茂,因风摇摆,十分旷朗;两旁阡陌上,桑树成阴,一片野景,比他处不同。李纨道:“我当年住的地方,比这个去处光景仿佛,不过还窄狭些。”文鸳说:“我住了罢。倒觉得耳目一新,又不挤在怡红一带的热闹地方,又近着两位姐姐。”小钰说:“很好。西去还近着芬陀庵呢。”李绮道:“快到庵去喝茶罢。”
  小钰笑道:“少喝些茶,喝多了,一会子姨妈又要抱怨我乱送人!”宝钗道:“你知趣些就不抱怨了。”说罢,果然到芬陀庵来。明心接进去,留吃茶果点心,说些经文因果。舜华只和传灯说笑,亲热得很。这也是前世的缘,不知不觉两相心爱。
  出了庵才游到鹤鹿苑来,其中通养的仙鹤驯鹿,就有看苑的老妈来禀小钰说“这三只仙马不肯入群,见着便咬,天天叫唤,吵闹得很。如今另关在一个院子里。”小钰便叫喂仙马的太监即刻牵来。三马见了小钰,都把前蹄跪下,口中呦呦的,若有所诉。小钰说道:“你这三只,原是深山野鹿,吃了仙药、得了仙气。现今大功已成,想是要回旧山去吗?”三马一齐点头。小钰就吩咐太监:“每只鹿的项下赏挂王府金牌一面,放他还归西山罢。”三鹿站起身,又向碧箫、蔼如各把前蹄跪了一膝。太监领命带了出去。众人道:“这畜生也知向主人作别,竟是通灵性的。”说笑了一会。李纨道:“这去处我倒合意,我搬来住罢。”湘云道:“这有什么味儿?真是禽兽为伍。”
  宝钗道:“这怕什么?木石鹿豕原是大舜的芳邻呢!”王夫人道:“园中只叫小姑娘们住住,若是你们通要搬出来,这空落落的宽大后宫,难道寡叫我住吗?”李纨应声:“是,我也不过是说玩儿的话。”闲说了一会,众人都要回去。小钰把园图一看,说:“还有两处名景不曾逛得,如今就坐船去罢。”丫头就去叫撑船老妈们放了船来,从这鹤鹿苑门前下船,转弯抹角,撑将过去。小钰指道:“这是狎鸥矶,昨儿逛过的。”便不上岸,一径撑到凌波坨来,是个栽水仙花的去处,约有千余本,花开如雪,香气清幽,真有仙子凌波的态度。众人赏玩一回,又放船到扶荔厅来逛逛,下了船,小钰指道:“这叫做藤溪。
  两岸通是紫荆藤。”渐渐过去,彤霞认得是读画楼,便道:“这是敝新居了,这桥叫什么?”小钰道:“叫芷香桥,桥畔通种的是白芷草。”又过去,小钰道:“这叫做芍溪,岸旁都是些白芍花儿。”妙香道:“我认得,这是蘅芜院了。”又过一条桥,小钰道:“这是藕香桥。南是怡红院,北是读画楼。”
  王夫人道:“景致都游过了,回去罢。”小钰道:“我们坐船再到听秋轩后厅,瞧瞧菊花,坐了轿回去。”撑船婆就忙忙放到听秋轩后面来,远远便闻得香风阵阵。淑贞说:“昨儿闻不见菊花香,为什么今儿个这样香得很?”小钰道:“昨儿还未到后院,只瞧瞧前院的梧酮,所以闻不着香气。”说罢上岸,观看各色各种共有数千株。舜华道:“前面听秋声,后边看秋色,却是个极好的胜景呢。”正在闲论,只见几个管家婆来回小钰道:“昨儿二爷发下新买来的丫头共三百名,我们遵谕细细的挑选,相貌俊俏、性情又乖巧的,止有四十四名。今儿求太太、奶奶、姑娘们分派分派。”王夫人道:“每人用四名,近身服侍,取个名儿。我就用‘红’字排行,叫做娇红、新红、春红、晚红罢。”又派四名给李纨,李纨道:“太太犬红’字,我便用‘绿’字罢。就叫初绿、新绿、疏绿、浓绿。”宝钗道:“我只得用‘青’字了。遥青、澄青、长青、远青。”
  王夫人又派四名叫岫烟取名,岫烟道:“我们老姐妹只用几个粗些的使唤,那些精巧的派给小姐妹们罢。”李纹等都说:“很是。”小钰道:“我先替舜妹妹挑四个,凭你自己取名。”
  舜华道:“就用‘蓝’字罢。云蓝、银蓝、拖蓝、蔚蓝。”碧箫说:“我和蔼妹妹各有宫女的,不必派了。”王夫人说:“既这么,派给彤霞罢。”彤霞道:“我换了腔,用个‘雨’字罢。叫疏雨、红雨、春雨、细雨。”文鸳道:“我跟着彤姑娘,就叫晴月、璧月、春月、眉月罢。”妙香道:“我取的是绛雪、晴雪、白雪、春雪。”瑞香道:“‘风’字用来不好听些。”
  小钰笑道:“好听吗,急惊风、慢惊风、猪头风、羊头风,还有个产后惊风,只别叫争风就是。”瑞香道:“太太在跟前,别胡乱讲,我用个花名就是了。青梅、绿梅、蜜梅、红梅。”
  小钰道:“太太不先派给我,那好的都派完了,怎么呢?”王夫人说:“你有若干宫娥,还派什么?”小钰道:“宫女们多半是北方人,口音不好听。要几个苏扬人,语音软媚的,有趣。”
  王夫人道:“也罢,由你自挑四个罢。”小钰忽然呆了一呆,忙问道:“刚才到芬陀庵,为什么瞧不见授钵?”王夫人道:“这小妖精不堪得很,亏得明心觉察着了。回了我,早已撵出去嫁人了,你还惦记他做什么?”宝钗道:“小钰这不长进的,偏爱和这些下流东西鬼鬼祟祟呢。”岫烟说: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有什么好处!”淡如见王夫人没丫头派给他,已是懊恼。
  又听了这些说话,似乎指东说西,把脸都气青了。瑞香却抿嘴向着他笑。小钰恐怕气坏了他,赶着岔开话道:“我这四个要用双文叫了翩翩、袅袅、盈盈、馥馥罢。”李绮大笑道:“既用双文,何不竟叫个香香呢?”这句话却是无心的,谁知碧箫心虚,认是有意,涨得满脸通红。幸喜众人通不知道,竟不觉得。
  王夫人道:“还剩八个,这四个给淑贞取名使唤罢。”淑贞道:“小钰说‘风’字不好,我偏用个‘风’字。光风、和风、祥风、香风。”宝琴道:“香字犯讳了。”淑贞忙说:“改了仙风罢。”小钰道:“再添一个,叫了道骨罢。”王夫人道:“我替他改,叫了清风罢。”派完还剩四个,王夫人要给婉淑,婉淑道:“我留了一对,这两个分给淡姑娘罢。”王夫人道:“你通收了,我另派二名有年纪老诚些的给他。”宝钗点点头,说:“太太主意极是,你竟用了罢。”话未说完,只见有个后堂传话的家人媳妇走进园来,回太太道:“江南来了一位甄小姐,现差个老妈子在外要求见太太呢。”王夫人想不起来,婉淑就说:“这定是我家堂房妹妹。春间我婶娘有信来,说他遇了妖魅,闻得钰兄弟会召天兵神将,因此要叫他来府里暂避的话。想必是他了。”王夫人就叫快唤那老妈进来。不多一回,这家人媳妇就带了进园来,一一都磕了头。站起来,婉淑认得是施妈妈,便问:“你和小姐几月里动身,那一日到京的?”老妈道:“五月二十就从南京起身,谁知这妖怪沿途作祟,渡江、渡河便起怪风,阻隔了多时,白白在船里过了夏,热得个可怜。大家已是商量要回去了,恰好中秋后,张天师进京陛见,才得随了他的船,一路上来。昨晚才到京城,寓在饭店里。今日差我来禀知太太、奶奶,要在府惊动几个月,还要求王爷千岁怎样设法驱除了这个恶妖怪,感恩不荆我家太太本要自己送来面恳的,一则惧怕妖魔;二则因少爷气成了病,少奶奶又怕牵累着他,避到娘家去了。故此只叫我等送来的。”
  不知王夫人留他不留他?下回分解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