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十八回 荡妖寇大显神通 受皇恩荣膺宠锡  

2017-05-27 16:27:31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十八回 荡妖寇大显神通 受皇恩荣膺宠锡

  那倭帅闻了报,心中大怒,便差了三个狮子,三个虎将,十二个狼将,带了一万倭兵。头上各带一个铜护脸儿,眼珠边镶块极厚的水晶,像显微镜一般,以防铁子打眼。狮子虎将仗着力大,通穿的厚棉袄外罩铁甲,便是弹箭着了身,也还搁得祝贼帅又嘱咐临阵须先放大炮,战时别贪他美貌。想要生擒,不忍伤命,以致反丧了自身。各兵将领命,即日前进。小钰探得实信,也就迎将前去。渐渐近了,小钰命兵夫扎住了营,不必动。自己三人放马向前。贼营里开放大炮,轰声如雷。小钰的鹿角上早早缚着一面小旗,上画天书上的退炮符儿,炮到跟前,反退回去。把贼兵倒自己打死了好多人,便不敢放了。三个狮子生了气,拍马前出。小钰三人迎着交锋,果然利害。小钰还勉强招架得住,该这两个姐姐,那里是他的对手?恐防有失,便想要召神兵。这碧箫二人倒也伶俐,把马一退,这马是通灵的,不用掉转身,只缩身往后一退,便离了二丈多地。一个撩起飞刀,一个发出铁弹,两个狮将忙把刀枪架格。小钰也是一退,疾忙捏诀念咒,大狮子正纵马上来,忽然一阵怪风,吹得寒毛直竖;一片云光,从空低下,便有无数金甲神人杀将过去,别的贼将贼兵反身便走,独有三个狮子仗着本领高强,想去迎敌,早被神将一杵下来,把大狮子舂成肉饼。二狮慌了,回马要逃,又被一位神将一斧,截做两段。三狮没法,跳下马就逃,无奈前面自己的人马挡着,只得弯着腰,把头往人丛里钻将进去,拼命飞跑,碰倒了许多人,竟被他赶在前去,一溜烟走了。还有些解粮饷的倭兵,也跟着飞跑,其余一万多贼众,登时变做尸山血海。小钰见剿灭已尽,便念了退咒,请回了神兵。碧箫也收了飞刀,三帅并马回营。仍差兵夫去割了十七个贼将脑袋,一万余只贼耳朵,挑有十多胆。缮了奏章,差官进京报捷。一面望济南进兵。那边倭帅倒也有些贼智,闻了败信并不慌张,说道:“这是左道妖术,只须用个魇污法,就制住了。”便叫取那妇女经水,并产妇的恶血,宰些黑狗血,还恐不够,把些老年丑隔的妇人,用尖刀戳进阴门,流些血出来,再把那各处的阴沟臭水搀和了,满装在十多只大缸里。另用毛竹截做喷筒,选六百个兵丁漏夜习会了。又差三个狮、三个象,专去抵敌三个女孩;另差六个虎,专招架着飞刀,又是一凡倭兵助着打仗,此番一定可以全胜,就轰轰烈烈迎将出来,狮象心中还想要生擒去轮流取乐。那小钰离城五十里扎住了营。三马慢慢的迎上前去,渐渐近来,就放起飞刀,召请神将。贼兵忙把秽血向上乱喷,十分恶臭。果然神将神兵慌忙升上了天去;飞刀也通灵的,疾忙飞回来了。小钰就退了神兵,另呼风来,只见一阵狂风卷了许多砂子瓦石,还拔起了些树木,扑面打来。
  贼人又忙放喷筒,谁知风却不怕污秽的;那瓦石树木更是无知之物,管什么臭秽,乒乒乓乓打将过去。贼兵个个头开血出,逃命也来不及。臭血倒了满地,白白害了多少女人、黑狗的命。
  这风越刮越猛,有块百斤重的大石,打着了四狮子的背上,连吐了几口血,伏在鞍上加鞭逃命。到了城门边一涌进去。人多门小,挤死了许多。这些木石趁着风势,也进了城门;还有些从城上落下的,真打得人嚎鬼哭,屋倒墙倾。倭帅着了急,引着兵将,开门往青州一路逃了去。这里小钰不知他们逃去,只叫在城里吹打,却被他们偷跑了。不然追将上去,包管一个不留,到了傍黑,料已打尽,便退了风。回营安息。次日仍命兵丁人夫去割脑袋、耳朵,城外割了两个象头、五个虎头,八千余的耳朵。见城门是开的,并没人烟,就进城去,又割了三个狼头,一个虎头,还有五六十耳朵。在坍房子瓦石堆里寻寻,又割了几百只耳朵。倒从那炕面前放煤炭的地坑里,救了许多女人出来,约有千人--余外都压死了--带了出来,到营前回禀小钰。小钰问:“为什么只有女的,没有个男子?”众女人道:“男人逃的逃,杀的杀,没有剩下的了。我们被贼劫去用的,替他们洗衣煮饭,年轻的由着他们侮弄取乐。”小钰看时,个个被恶贼弄得面黄肌瘦,十分可怜。便按人数,重重的各赏给了银米,叫他们且到附近省分暂避,待事平后,自然设法招回安业。这些女人叩头称谢,各自四散去了。小钰一面奏捷,一面差人探听贼帅下落。知他逃往青州府城内,在那里挖掘地窖,安设锅灶,里边放着油缸大蜡烛;又把民房拆去,不许多余;剩的都拆低了,瓦上涂了油灰盖紧,以防风吹石打。
  那些受伤兵将通拨到登州府安扎调理。那登州城内也照样拆屋挖窖,又修造了许多战船,待十分危急的时候,便好逃回本国。
  小钰听了,便命兵夫忙忙掩埋民人。即日就要往青州攻城。谁知这些死尸恶气变为瘟疫,人夫兵丁,多有病的。沿缠开来,太监、宫女也就病了许多。迟几日,连蔼如也是不想饮食,只叫胸口胀闷。小钰只得奏闻圣上,暂且缓兵。皇上闻奏,立差六十员太医,驰赴军营医治。又颁好些内制的避疫丸散,又命另拨些太监、宫女及兵夫们来营,换那病的回去调养。自四月初间疫起,到五月内,日甚一日。那些太医不但方药无效,连自己也病了四十多个。过几日,碧萧也不好了,小钰也觉茶饭不进,胸中闷满。自悔道:“当年若读了第三卷的天书,就不怕了,如今实在没法。”皇上、皇后忧愁得很,不住遣人问候。
  到了六月,三帅通躺倒了。皇上就差八亲王同着一位皇庶子到营问疾,并命暂且回京,调治好了再作征东之计。小钰在枕上叩头道:“烦王爷、皇子代谢圣恩,并乞二位即速回京,别在这里也沾染了,反为不美。至于我们三个,断乎回去不得的,万一把倭贼探知,势必四出骚扰,前功尽弃,待到秋凉,自然会好的,求圣上、圣后万勿垂念。”二位也就依他的话覆奏去了。到了七月半后,倭帅见他们屡次得了胜,反迟迟不进,必有缘故。遣探子探得了实信,十分欢喜,道:“这三个病鬼躺在炕上,那里还会使那些妖法?趁此劫进营去,擒了来。别管他病不病,先从本帅起受用一番,再给你们诸将轮流摆弄作乐。
  倘或还活的,就赏给兵丁们大家开开心。难道十万条的鸡巴,弄不死这三个害病小孩子吗?弄死了便分兵四出,包管破竹之势。但不要多了人马,把他闻风逃避,反觉费事。”即日差三个狮子,带了二千兵,悄悄前进。小钰早防他趁此进攻,时刻差人日夜了望。这一夜是八月初间,新月很亮,黑先锋望得明白,忙忙入帐禀知。小钰叫两个宫娥扶了出来,跨上仙马,出到营口,见贼已逼近,即呼起风来。飞沙走石,拔木扬灰。贼将说声“不好”,掉转马头就走。小钰喝道:“快追去,一一打死尽了才罢。”果然这狂风一路追赶,约有五六十里,把那一枝人马全数打光才收小些。小钰知已了事,念了退咒,回到帐内。因冒了些风寒,更加病重,不能具折,只差个官儿进京奏闻。那贼营里仍只逃了几十个解粮的兵丁,回去报知倭帅,倭帅大失所望,无法可施。想着现在兵残将损,又不好回去,恐怕国王见罪。只得且住下,再作计较。
  且说差官进京报捷,皇上问:“元帅卧病,如何还打得赢仗?”差官就将呼风请神将的话奏明。皇上召问贾政,贾政也据实覆奏。次日圣驾亲往岳帝、关圣、吕祖各庙虔诚谢祷。重阳以后,疫气渐渐退了。
  到得十一月间,三帅精神复旧。一面奏闻,一面提兵前进。恐防贼人闻了信息,下海逃归,先召请神将求他扎在海口,阻住他的归路。神将依令,分作两队,在青、登二府海口亭亭扎了两个云寨。贼帅并不知道,只探听得元帅兵来,预先把些粮饷器械什物装在海船内,每船派几名倭兵看守,自己仗着有了地窖可以躲避。待等风息了些,劫他的营,或者可以侥幸获胜。
  主意定了,便先把一切需用物件并妇女们都搬了下窖,窖内点着灯烛相待。听见风声,一起开着,一齐躲下窖去了。小钰早已探明,就又唤了雨来,翻江倒海,只在城里落去。顷刻水深三尺,那贼帅们存身不住,只得爬出窖来,率领兵将,各用生牛皮做的大藤牌,护着头脸,开门往海口逃生。忽见云光落处,神将神兵纷纷乱杀将来。叫声“不好”,疾忙回进城来,关上了门,要去找那喷筒。无奈水已过腰,那里还剩什么喷筒秽血?只得拿着藤牌跑上城去站着。渐渐水浸过城,可怜那有智谋的倭帅,大力气的兵将,登时一个个变成鱼鳖。小钰见青州的贼已经剿尽,疾忙同了两个姐姐,鞭着仙马飞往登州来。登州早已闻信,瞧见大雨倒将下来,晓得地窖靠不住,连忙开了城门,往海口乱跑。那狂风木石也是紧紧的追上来了,正在没命飞跑的时候,对面神兵又迎着杀来,大众进退无路,竟砍得干干净净。元帅退了神兵、风雨,便遣兵将到海口,拿住了一百只大船。各船搜出无数米粮军器,又每船倭兵两名,还有山东逃去的海盗六名。回到青州海口,看那守船的倭兵,早已并做一个船逃回本国报信去了,只剩了一百多只空船并粮米等物,随即砍了贼帅等首级耳朵,并同活贼,写下奏折,发红旗往京中报捷,并请渡海征倭,问他个侵犯天朝的罪。皇上接了捷音,十分欢喜,但为了征倭的话,踌躇了一会。进到宫中和皇后相商,娘娘道:“他三个小孩子,平了十万凶倭,劳苦已是十个月了,又且大病之后,何忍再叫他们犯那险恶波涛,远征外国?但竟将倭王置之不问,也不成事体,不如差个官去,叫他遣使谢罪,就好撩开手了。”皇上说:“朕意也是这么。”即日敕内阁备下谕旨,差礼、兵二部侍郎,星夜往军前,就交与小钰等看过,就往倭国颁谕。小钰接阅,旨意甚是和平,觉得太宽恕,但圣谕不敢擅改,只得加上一封谕贴。内开:平倭大元帅贾,左右副元帅梅、薛,谕倭国贼王知悉:尔等幺么虮,久在皇朝帱覆之中,不知感激,乃敢无故兴戎,侵扰内地,逆恶滔天,万无可贷。本帅本欲即日东征,又蒙皇帝圣恕,专遣天使,谕尔悔罪自新,不追既往。圣旨到日,尔当亲率妻子赴阙乞恩,尚可仰邀宽典。如敢半字不遵,本帅等必扬帆东渡,踏平蚁穴,寸草不留。仍将尔贼并同眷属囚絷献俘,脔割以饲犬豕。凛之凛之,毋贻噬脐。特谕。
  两侍郎就赍了圣旨,并元帅严谕,即日下了海船,往倭国去了。小钰等且驻扎青州,专等倭王覆奏,不提。
  且说圣上遣发使臣去后,便敕内阁传旨,备办丹书铁券。封小钰为平海王,加九锡,赏银三千万,食邑二十县。封贾政为老太王,封王夫人老太妃,赠宝玉为太王,封宝钗太妃。追赠高、曾二代长房子孙,世袭王爵罔替。其余庶子,并封一等公爵,准袭十代。
  封碧箫燕国夫人,蔼如赵国夫人,皆封赠三代,又各赐银二千万,食邑十县。因系女身,却没有子孙世袭字样。并许自署官属,王府文职自八品以下,武职四品以下;公府文职九品以下,武职六品以下均许自给,各位一体支给户部银俸。另发帑银一百万两,饬工部盖造王府;梅、薛各五十万,起造公府。此时已是腊月将尽,忙忙赶办端正,待到正月元旦朝贺后颁发。尚有许多恩诏,统俟元旦日一并钦颁。究竟不知是什么恩典?且待下回叙出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