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十七回 特典崇隆登坛受印 仁心恺恻掩骼施财  

2017-05-27 16:26:07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十七回 特典崇隆登坛受印 仁心恺恻掩骼施财

  那小钰三人进了内宫,只见皇后娘娘淡妆素服,面带愁容,端坐在上面。却说皇上自从前后宾天,有周、贾二妃才能理事,所以不复立后。后来二妃先后殂逝,内佐乏人,才继立这位正宫娘娘的。三人疾忙趋上行了朝见的礼,各报明姓名。娘娘素来本是十分仁慈明圣的,便命铺了三个锦墩,一东两西,赏他们坐下。看这小钰虽生得如花似玉,眉眼间却有些英气勃勃。
  这两个竟是十分柔媚的女孩儿,想着这样娇怯怯的人,叫他去御那强横倭匪,心中倒动了个怜惜的念头。便道:“倭寇强梁得很。百万雄兵尽遭荼毒,你们请去剿平他,固然忠勇可嘉,但也要自度己力。”三人奏道:“蒙娘娘恩念,感激难名。但臣等自揣定能削平乱贼,唱凯回朝的。”娘娘听了,有些喜色。
  答道:“果这以,真是天下苍生之福。”说话间,宫娥送上香茶,小钰接了便喝,这两个只在唇边沾了一沾,不喝下去。娘娘会意,便道:“你们尽管放心喝,喝完了叫你们去散散来。”
  两个就喝完了。娘娘就命小宫娥引他到别宫去,八宝镶金的桶上坐了一会,依先回来坐下。娘娘又问:“你们男女同行,路上不很方便,怎么样呢?”小钰奏道:“臣等都是中表至亲,自幼同学同居,情同胞姐弟一般,无妨碍的。”娘娘说:“这就很好。”又赏给酒饭。待吃完了,命宫女们取过三个盒盘来,中间放着三件白缎蟠金绣花的软甲,内装湖州丝绵;又是三顶紫金冠,面前一朵红绒,下嵌一颗大珍珠,后插两条雉尾,里面用红缎湖绵衬着;又是三条宝带。即遣三个宫娥领去替他们另梳了头,妆束了出来。谢过赏,又说:“我派有三十名老宫娥,三十名小宫娥,都检会骑马的给你们随营伺候;还派六十名宫监随去,以便进出传令;又各赐玉如意一枚,取个吉祥口彩。”三人又谢了恩,叩辞出宫,便有许多宫娥太监叩了头跟随着。又去叩辞了圣上。出到东华门,骑上马,府尹摆了全副执事在前导引,府丞在后跟随。马前各有状元、榜、探及第的朱牌一对,彩旗八对,皮鞭手四对。太监宫娥各骑了马,前后拥护,遍游六街九陌,看的人成千成万,啧啧叹羡,都说活像三个出塞昭君,也辨不出谁男谁女。傍晚才分路回第,碧箫自回家中,蔼如同着小钰回府祭祖宗,拜尊长,纷纷道喜。湘云、宝琴、李纹、李绮都来府里住着,不必琐说。却说各部办理一切,未免有需时日;又且钦天监一时检不出上好旺相吉日,只得奏明略迟几天,定于三月初一日出师。小钰忙叫人到西山僻处觅了三只高大的梅花鹿来,恰好一公二母。依着仙方,用药搀了米,早晚喂饲。十日之后强壮异常,能驮万斤重物,就叫他做仙马。渐渐的日子近了,王夫人和宝钗、宝琴未免心酸掉泪,舜华见了道:“太太、奶奶们别这么,小钰此去建功立名,荣耀宗祖,垂裕子孙,极是一桩大喜事,要取个吉利才是,怎么反悲苦起来?”优昙也道;“是得很,太太们倒要依他的话。”
  王夫人等只得硬了心,“由着他们去罢。”梅玉田也住在贾府里,时时叫女儿见见面,十分依恋得很。到了初一吉日,三个元帅三鼓便起来,戎装打扮。小钰先到祠堂里拜辞宗祖,碧箫、蔼如各设香案拜别祖先。然后一一拜辞一番。贾政,兰哥同了玉田先往将坛去等着看热闹。这里,王夫人以下没一个不依依不舍,惟有明心毫不介意。舜华和优昙、曼殊反觉笑容可掬。
  小钰等再四叮咛大家:“不用惦记。”又单向舜华作个揖道:“太太、奶奶跟前烦妹妹不时宽慰。”舜华笑着点头道:“在我在我,但愿马到功成,专听喜信就是了。”小钰等出门上马,入朝叩辞圣上,又进宫叩辞圣后。那娘娘重复赐了许多东西,谆谆嘱咐保重身体。三人叩头答应了,又各领了三杯御酒。回出宫来,闻知圣驾已先往坛前去了。连忙也就起马出得城来。
  两旁道上跪着了成千的文武官员,送行太监在马上说声:“有劳了,请起。”便径往坛前来,就有那执事人员前来跪迎。
  三帅下马,只见香案上供着三个玉盘,盘里放着黄晃晃的三颗金樱又是一口宝剑,面前朱红木架上插着三面大纛旗:中间是“钦命平倭大元帅贾”八个金字,两旁是“左副元帅梅”,“右副元帅薛。”纛前铺着个鹅黄拜垫,底下铺个紫锦拜垫,两边铺的是绿锦拜垫,略挪下一尺来的地。鸿胪寺正卿在下面旁跪了唱道:“请圣上就位,”又唱:“请三位元帅各就位。”又唱:“行祭纛礼,跪叩拜。”连唱了八拜,便唱:“兴,三揖平身。”礼毕,又唱:“先锋抱纛。”那黑李也是全副戎装,带了二员将官趋上来,就架上拔了纛旗,抱了下去。
  执事人忙将旗架撤开。鸿胪寺又唱:“礼部尚书捧英兵部尚书捧剑导引大元帅由东阶登坛。”坛上是鸿胪少卿唱礼,左边一溜放下两个紫锦、两个绿锦的拜垫。鸿胪跪在下面,唱道:“大元帅就位。”又唱:“西向跪。”又唱:“礼部授印,兵部授剑。”小钰都双手捧着了。坛下唱道:“请圣上行拜印礼。”
  也赞了八拜、平身。坛上唱道:“礼部捧英兵部捧剑导引,大元帅由西阶下。”下了坛,依旧把英剑供在香案上。接着左、右副元帅逐一都照样的行礼,只少了兵部捧剑。赞的是行四拜礼,其余皆是一样。鸿胪便唱道:“授印礼成。请圣上南向立,请三位元帅各就位,行拜印礼。”也是八拜,礼毕平身。
  又唱:“行谢恩礼。”又是八拜。先锋早押着人去,抬了大纛前行去了;三个中军官上来把印收入印箱,黄锦包着扑缚肩头,也先行去了。兵部忙将剑挂在大元帅腰带上。十六个太监便拉过一辆檀木小敞车儿,上边有一把紫檀雕花交椅,上安一顶曲柄紫锦凉伞遮盖着。椅前有方桌,面宽的地方铺着紫锦垫儿。
  鸿胪又唱:“请大元帅登车旁跪。”小钰便上车侧着跪在椅前。
  鸿胪唱:“圣上行推毂礼。”皇上便把双手在车后一搭,太监牵了紫丝线飞跑的去了。随后,两副元帅一同登车跪下,那车式是比先前一样的,只换了绿锦伞垫。鸿胪照前赞礼,皇上一手一车搭一搭,也是飞跑去了。这边礼毕回宫。不提。小钰坐在车上行了二十五里,就有公馆伺候打尖,小钰进了公馆,就发一面高脚牌,交给先锋,传知各地方官:毋许出城迎送,毋许备办公馆供给,亦不必驱逐闲人。一切农商人等,各人各照常,讳令者斩。如有兵役沿途滋事,立即喊禀先锋将或中军官回明枭示。又遣太监传谕中军一员,押着帐房行李铺盖厨役人等,并太监八名前往整备。每日行二十五里打尖,二十五里安营住宿。又中军二员随后约束兵役,如有不法,立即回禀。自己却从从容容,同两个姐姐吃完了酒饭,骑上马缓辔同行,欣欣得意。又走了二十五里,大营已经扎停当了。这座虎皮帐房宽大得很,共有四进,各五开间。头一进中间算是辕门,先锋住东,中军住西。第二进中三间是敞的,设有三个公座,以便听事发令;东西各一间,太监住下,晚间轮流在中敞间宿夜。
  第三进中一间,是三帅坐起饮食。小钰在东一间安了行床,地下睡了些小宫娥守夜,内一间老宫娥住宿。西一间碧箫、蔼如各安一床,床前也睡些小宫娥,里一间也是老宫娥祝晚间还派些老宫娥轮班在中间空房里守夜。第四进通是宫娥们住,留空一间做内厨房。厨子、水火夫通用年老女人,不用男人。那帐房每进各有一个大空院子,窗子是玻璃镶的,门是锦缎门帘挂着,拴了些带儿当做门闩。第三进西廊下另有一间厩房,安着三个槽,喂养这三匹仙马。各人使的器械都收在卧房内,因防暮夜有警,所以不叫离开的。帐房外,四周各留一小巷,以便兵役巡更。一切兵将四周扎下帐房,团团围绕。那正对大帐房的面前,立一个营门,轮派兵将值宿把守,调度得井井有条。
  又行了一日,已是百里了。次日早晨行不二里,只见亲王、郡王、公侯等,俱排班站立。三个元帅的马近了,齐齐跪下。小钰等急下马打了一个足全,口称:“不敢当,请起!”众人才站了起来,公敬了三杯饯行酒。两个女帅都是太监接了,递给宫女转奉的。三帅就步行了一箭地,才上马。又行不二里,只见内阁和九卿排班站立,望见了马,便远远跪下。三人忙下了马,抢将过去,略略屈了半膝,叫声:“不敢当,请起!”也公敬了三杯酒。小钰等略走几步,就上了马,加鞭前进。一路静肃得很,秋毫无扰。沿途遇见山东逃难的民人,各各厚赏银米,欢呼满道。行了几站,这日站头短,早早住下。小钰走到院子里闲逛,只见西边厩里两只仙马在那里打雄。小钰便叫道:“两位姐姐快来瞧好玩意儿。”碧箫、蔼如不知是什么好看东西,跑出来一看,见了这个样儿,脸都涨红了,回身就走。小钰一手一个,扯住了不放,还叫宫女掇了三个马杌,手着他们的肩头坐下。这鹿儿越发乱动乱抽起来,两人看不像样,挣又挣不脱,只得低着头,闭了眼。停了一会,小钰道:“闹完了,姐姐们张眼罢。”两个开眼一看,果真跳下来了。谁知那一个母鹿看得动兴,也粘粘的挨将过来。雄鹿又爬上他的背去,往里一顶,进了半段。两人臊得很,趁着小钰不提防,推开他的手便跑了进去。小钰独自一个看个不亦乐乎,才走进去。笑问道:“好瞧不好瞧?这个就是将来的吉兆!”两人都啐了一声,不去理他,各自走回房去了。只见老宫娥拿了一角公文,上贴着十二根烧焦的鸡毛,说:“先锋传进来的。”小钰接来一看,却是直隶总督在境上发的,说:“营中铅子火药已尽,探有凶贼数千前来攻卡,相离不过二站,万分危急,求元帅火速救援”的话。小钰就问:“此地到界口还有多少路?”外面回禀道:“还有五百六十里。”小钰就发枝令箭,传八百里报马,谕该督等不必张皇,致惊百姓。本帅准于二日内赶到。又漏夜发下滚单,令各台站伺候着干粮、夫马应用,迟误者斩。就选了几名能事太监,拨了些人夫,抬一架小帐房并应带随身什物,沿途听用。一面忙忙吃了晚饭,连晚就发马启行。碧箫道:“星夜趱程,要这帐房做什么?”小钰道:“没帐房遮着,难道叫姐姐们把那粉妆玉琢的两块香绵团儿在露地里掀开来解手么?”
  两人听了都笑起来,说道:“怎么说得这样蠢!”三人行了二夜一日,第二天午前早赶到了。总督等率领兵将俱跪着接进大营。各各参见了,回说:“探子探得贼兵共有三千,带兵的是六个狼将,明日便到。”说毕,忙将自己的大帐房让与三位元帅住下。三人安安稳稳睡了一夜。次日早起,用了酒饭,装束起来停当,出到卡边口外,一排的铺子垫子坐下。渐见一阵阵尘头起处,小钰道:“贼来了,我们别放刀弹,先和他交一交手,瞧他果有些本事没有?”两个道:“很是。”慢慢的上了马,并排儿迎上前去。贼营本要开炮,因见是三个小孩子,标致不过,认做通是女子。六个恶狼放马齐出,叫道:“莫放炮!咱们两人战一个,通要活擒过来,好晚间受用。”果真拨着马头就枪刀并举。小钰一刀砍去,五狼招架不住,劈成两片。三狼大喊一声,举斧便砍。小钰将刀往上一格,这斧子飞上半天去了。三狼着了急,掉转马要逃,小钰又是一刀,呜呼尚飨。这四个狼将战住两员女将,也只战得一个平手。小钰一刀一个,又砍翻了一双。那两个慌了,把众兵将一招,齐齐涌上,欺他们只有三骑,自然混杀不过的。谁知小钰摔上一满把铁子儿,把众倭兵的贼眼珠都打瞎了,劈劈拍拍倒了许多。小钰又摔了一大把,又打瞎了无数贼眼。接着碧箫的飞刀也来了,蔼如的连珠弹也来了。小钰、碧箫又各放起箭来。贼众无处逃命,顷刻之间,三千多人马扫得干干净净,只有在后面押粮饷的几十个贼兵逃了回去。小钰等回卡进营,差了些兵役,把六个倭将脑袋割了下来,装了一桶。其余无名贼将贼兵,只割一只左耳,挑了两担。写封奏折,送往京中报捷。自己住了几日,等大众到齐,即便起行。到了山东境内,一望凄凉。但见白骨撑天,尸骸满地,绝无个人影儿。便命人夫用席子包裹了,逐一掩埋。
  因此耽延了,每日只行得三十里。那边贼兵逃回济南,报与倭帅。不知又遣什么兵来,看演下回。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