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十六回 文武状头双及第 雌雄元帅共兴兵  

2017-05-27 16:24:43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十六回 文武状头双及第 雌雄元帅共兴兵

  圣上见了兵部的奏章,即日着带领引见。超勇和尚见了驾,念着年岁履历,声同霹雳;又且身躯长大,相貌凶猛,真是一员大将。就命他在殿前试试刀箭,娴熟得很。龙颜大悦,便降旨封他做了征东大将军,兼摄山东巡抚。命兵部发给空头札付三百五十道,自副将起至把总,任听他量材酌补。又拨了直隶、山西、湖广、河南、江南五省官兵各六万,共成三十万之数,俱在山东界口会齐。又专差大员押解粮饷,还赏了他许多金银珍宝。那和尚领了命,择吉启行,先由河南到寺里,率领了三百个僧徒,提了河南六万兵,浩浩荡荡径往山东进发,扰得沿途官民大受其累。到了界口,会合各省拨来的兵将,十分威武。
  那边倭帅闻知,忙派了二个狮子、二个象、三个虎、四个狼,带了一万人马前来迎战。只消一阵,把那三十多万的兵将和尚,如砍瓜切菜一般,杀个精光。止逃了几十个败兵,回到京中报信。满朝无不惊得落魂,就有那些胆怯的官儿上本告老告病,想要全躯归籍。皇上大怒,都革了职,发交刑部监候,待事平后发落。皇上皇后及皇子等俱是早晚忧劳。实在没法,只得严谕近东各省边境,多多备着大炮,贼到便放,暂且守祝这贼帅又可恶得很,四散的遣些贼众,无日无夜倏来倏退,诱着这边不住的放炮。渐渐火药炮子有些接济不及,贼人又在各要路上扎营截住,碰着外省解来的硝磺等物,尽数抢劫了去,真正危急到十分。那告救的奏折,雪片的进来。时已冬尽,喜得各省文武举子都绕出山东,也有由海船来的,也有由口外小路来的,俱已陆续到齐,聚在京师。皇上就连忙下旨,不待元宵以后,检定正月初六,即便文武同日会试。碧箫又来探小钰的口气,究竟考文考武?小钰故意的说道:“这回是考武定了!”碧箫再三央告,要求他赏个脸,“让我得个武会元,凭你要怎么样谢法都肯的。”小钰才应允了。到了这日,贾兰、小钰同进文场,碧箫、蔼如同往教场考武。奉旨此次武会试不必考内场,待发榜后,和文进士同日殿试。主考们见事势急迫,虽想要赶紧些,却又不敢草率,直到了二十五日,一同放榜。文榜是小钰第一名会元,贾兰中在第五,甄宝玉也中在九十名外。宝琴的丈夫梅玉田,和小钰同中了乡榜,这回却会不上。那武会元便是碧萧,蔼如就是第二名。还有那私盐婆黑鲤头,取名李赫,倒也中在后边。柳道士反没分。礼兵二部便奏请二月初一文武同日殿试,初二日,圣驾亲到御教场阅武,初六日传胪。小钰拟了一篇平倭试策给贾兰,说:“哥哥记明誊上,包管得中便了。”兰哥说:“你呢?”小钰道:“我愿意同两个姐姐做个武鼎甲,并马游街才有趣,不爱这斯文诌诌的,文状元让哥哥中去罢。”贾兰推让了一回,只得接了,便去熟读。小钰回到房里,只见碧箫走近身来,往他腿上一坐,双手搭着他的肩头,说道:“我要央你一件事。”小钰问:“什么事?”他说:“我不会做试策,殿试那日烦你代起个稿儿。”小钰道:“这个容易,只是谢礼要浓重些的。”碧箫笑着点点头说:“这自然有的。”又问:“我瞧你近来和众姐妹们都有些拉拉扯扯,为什么单不敢去惹舜妹妹?”小钰道:“这个道学先生,言坊行表,惹不得的。蔼如倒和通,只是来得未久,还觉生分,也不便招惹他。烦你去撺掇他,悄悄来央我做策。这三道策我总做得及的。”碧箫笑道:“又要想谢礼了,只别太冒失,闹出故事来。”小钰道:“放心。”碧箫真个就去唆怂他。他正愁着殿试的这篇策,听了碧箫的话,忙忙赶来,挨着小钰坐下,笑迷迷的说道:“诗文杂作,我向来也曾习学,只试策从没有弄过,好兄弟求你代我起个稿儿。”小钰说:“容易。只是要润笔的。”他问:“要谢什么?”小钰轻轻的说道:“只要一颗樱桃,两颗鸡头便够了。”蔼如道:“这值什么?但是这时候那里有这两样果儿?”小钰把他嘴和两乳一指道:“这不是吗?”
  蔼如红了脸,摇摇头。小钰知他有些愿意,便抱他到怀里亲热了一会,还要央他叫声“心肝乖兄弟”,蔼如没法,只得布着他耳朵轻轻叫了一声。小钰回叫了声“心肝亲姐姐”,才松手放他开去。他怕有人来碰见,忙出去了。到了初一日,就在太极殿前,文东武西发题考试。小钰一个人做了三卷,早早缴卷,同出来了。恰好兰哥也出来,便同回家里。小钰又去料理明日武场的军械等物。第二日,黑早便去候着。不一会,皇上驾到,坐在演武厅上。旁边官儿挨次唱句,先是文会元贾小钰,小钰跪下。皇上问:“你是文会元,为什么改殿武策?”小钰回奏道:“情殷敌忾,愿就武途。”皇上问:“你这样小年纪,瘦怯书生,有什么武艺?”小钰便呈上一张弓,奏道:“这张铁胎弓有八十个力。”皇上看时,比别的弓小了许多,形式也各样些。便命侍卫试试,两个侍卫赶下阶来,四手一扯,全然不动。又跑下两个来,八只手使劲的拉,才略开了一开。只得奏道:“果有八百来斤。”又见四个人抬了一块石碑到阶前,小钰捧了上来,说:“这是箭档子,求皇上圈五个圈儿。”皇上就用朱笔加了五圈。小钰捧下,交给抬的人,抬到二百步外竖着。他就在腰里抽出五枝箭来,那箭是纯铁打的,并无翎毛,竟像一枝尖头笔。他开满了弓,连发五箭,只听见鼓声响,石上却瞧不见箭。这四个人又抬近阶来,小钰依旧捧呈御览。这五个圈儿中间,穿了五个透明的窟窿。往前一瞧,只见后边又有一石,五枝箭齐插在上面。皇上说:“好神箭,竟是穿透石背。”小钰又呈上一把铁头铁柄的大刀,报道:“也重八百斤。”
  八个侍卫也试了一试,复道:“果有八百斤重的。”小钰便一手提着刀立在头号石墩上,叫声“一众家人,放起箭来!”这刀舞成一团白光,箭住了刀也住,并无一枝箭落近身旁,都远远的掉在地下。皇上又说:“也是个神技!”小钰就跨上马,向右旁跑到营门外,又回马进了营门,加一鞭往上跑来,两旁早安下了二十个瓦坛子,就在马上左右各发了十箭。把坛子射破,每坛各飞出两只鸽子,直上天去。马到阶前,勒住了,伸手向胸前袋内取出一把小铁弹子--不过梧桐子大,往上一撒,只见那些鸟儿纷纷掉了下来。侍卫们下去一看,每只鸟都把两个眼珠打穿了。点点数儿,却好四十只,并没逃了一只。小钰便跳下马,提起头二三三号的石墩,往上撩去。手打脚踢,一上一下,就像抛香橼的一般。丢了一回,才一一依先放在旧处,从容到厅前报了一个名。皇上连加了十个圈儿,小钰转过旁边去了。厅上又唱武会元梅碧箫。碧箫应声跪下,皇上见是个袅袅娜娜的小女孩儿,十分艳丽。便问:“你有什么本事,能中会元?快试演试演!”碧箫站起身,拿出一张玳瑁雕弓,抽了五枝雁翎箭。二百步外早有人往着一株杨柳。这五枝箭嗖嗖的射去,齐齐穿在杨叶儿上,随风摇荡。皇上说:“可称得个女由基了。”他便跨上马,也叫声“放箭!”把一枝方天画戟舞得来龙飞凤翥,这些射的箭也是往地乱落。箭止戟罢,便纵马往下放去,两旁也放了十个瓦坛,他飞马进了营门,左右各射了五箭,坛子射破,也飞出二十个鸽子来。他带定马,在肩头筒内取出十二把刀,往上撩去,就把这些鸟儿各各切做两块,纷纷落下。侍卫看时,恰好四十个半只,也不曾放走了一个。碧箫又伸手指着柳树,叫声“砍!”十二把刀一拥飞过去乱砍,登时枝叶净荆把手一招,说声:“来!”就飞了回来,归在筒内。碧箫下了马,把头号石墩一掇,随即放下。粉脸上涨得桃花似的通红,也报了名转过去了。皇上知他技艺虽精,力量却小,就加了六个圈。又唱第二句薛蔼如,蔼如也应声跪下,皇上见又是个俏丽不过的女孩子,便命他试技。他一一都照着碧箫式样,只把画戟换做长枪。却不会使飞刀,鸟儿飞将起来,他拽开弹弓,在马上连发了二十弹,鸟儿落将下来。侍卫点数,只有十七个,却飞去了三个。他就下马将头号石墩掇一掇,从容放下。报了名。皇上知他的力气稍胜碧箫,但没那飞刀的绝技,加了五个圈儿。见他那边三个的本事,以下的武进士就都看不得了。只是李赫能高高的举了头号墩,走了十步,慢慢放下。皇上把朱笔点了五点,其余不过三点两点一点,还有加一直的。阅毕回宫,众人散归。到了初六日,各各齐集朝房,先是内阁大学士拿了两张名单出来,众人看时,文榜是贾兰,贾小钰并赐第一名状元及第,榜眼出在江苏,探花是浙江人,二甲传胪是江西人,三甲传胪是河南人。又看武榜仍是贾小钰一甲第一,梅碧箫第二,薛蔼如第三,以上不放二甲,通放在三甲。黑李是个三甲的。传胪众人依单站齐,少停,圣主升殿,胪唱已毕,命贾家弟兄上殿,降旨说:“贾小钰志在剿贼,改就武榜,阅其封策与贾兰不相上下,堪作文元。但念弟不先兄,特照宋郊宋祁故事,并赐状元及第。”两人忙又叩头谢了恩。
  皇上问贾小钰:“果真愿去剿灭倭寇么?”小钰奏称:“愿去。
  只求圣上天恩命梅、薛二女臣同往征剿。臣更得有膀臂之助。”
  皇上就命贾兰下去,另召武榜探上殿。兰哥退了下来,碧箫二人同上殿来面圣。皇上问他们:“愿去征倭不愿?”二人齐声奏道:“臣等女流,本不图仕进,专因贼寇猖狂,意在报效,才来应试的,怎敢不愿?”皇上天颜甚喜,便问小钰:“须得带多少兵将?”小钰道:“臣等平倭,全仗自身本事,无需兵力。只带一百员武将,一千名兵丁,卫从守了便够了。再乞命传胪李赫做了先锋,他也是女流,便于进出传令。还乞拨三千民夫随营差用,并乞多拨粮饷,专员押解。”皇上说:“这很容易,只是一千兵太少些。”小钰道:“连这一千的兵并不要他冲锋打仗,不过壮壮军威。若多了反觉累赘。”皇上又问:“你前日舞刀为什么不骑马?”小钰道:“那刀重八百斤,使行了,就有几千斤的重,凡马吃不祝”皇上道:“这个倒是难事。”小钰道:“不妨,臣别有方法。”皇上便命铺下锦墩赐坐、赐茶。又道:“这是上天之赐,下民之幸。有你这三个人前去平贼,自然不日成功,联必优加封赏,还叫你们世世子孙永沾恩泽。各宜用心努力,朕翘首以待捷音。”三人忙又叩谢了温谕。圣上即命一名小太监,引他三个进内宫朝见皇后。三人领旨,随着太监进宫去了。这边立降圣旨:封小钰为平倭大元帅,封碧箫左副元帅,蔼如右副元帅。敕礼兵两部,星夜制造黄金斗樱又发出内库七星宝剑一口,刀鞘上镌刻“特赐平倭贾大元帅佩带,自王公以下三品大员,有违军充,先斩后奏;四品以下官僚,斩后咨部,无须专奏;其余庶民人等,处斩后并无庸报部。”又谕兵工二部,备办军装帐房,又命在京外二十里度地筑坛,朕亲行拜印推毂大礼,鸿胪寺会同礼部义呈仪注。
  又命御前大臣挑选一百员武将、一千名羽林精兵随征。命户部选拔干员押解随营粮饷。命钦天监精选出师吉日。又拨内帑银一百万,赏大元帅安家,并赏上厩良马一百匹。副元帅各赐安家银五十万,马五十匹。命吏部授李赫先锋职衔。又命地方官派拨民夫三千名。又特颁黄金锁子甲三副,金盔三顶,并敕顺天尹丞护随武鼎甲游街,大宛两县随文鼎甲游街。又传旨:出师这日,王公以下三品大员,出百里外跪送,其余各官只在城外跪送。那外廷纷纷降旨,各官忙个不了。权且慢说。单说小钰三人随了太监,来到正后内宫门口,便有守门宫娥问明了,入内转奏。不多一会,赶出来说:“奉娘娘懿旨召见。”他三个人即便随了宫娥进去。怎样的朝见娘娘?下回分解。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