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十五回 十万倭兵重作乱 九重恩旨特开科  

2017-05-27 16:23:25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十五回 十万倭兵重作乱 九重恩旨特开科

  贾兰小钰闻知老爷传唤,便同到红药院来听候吩咐。贾政说:“不为别事,只因圣上特特放我职居言路,我不敢效个寒蝉样儿,上负天恩。现在虽说圣朝并无阙政,但各省营伍废弛已极,也不是个备预不虞的道理。想要上一本,恳请严饬各督抚提镇,加意整饬,以修武事。你们那个笔下好些,代我起个稿来。”兰哥道:“这些武营训练的方法,小钰兄弟的内行熟习,又且他笔下爽朗明透,叫他拟来,请老爷改罢。”贾政点点头道:“便去做个稿来,要说得恳切些。”小钰闻不得一声,即便跑回学里,伸纸疾书。碧箫瞧见注语是“为各直省营伍废弛,恳请传旨严饬该督抚提镇,力加整顿,以裕武备事”,便知有些干系。把身子靠在他椅背上,看他一挥而就,便赞道:“好极!真个确中时弊。”舜华接来一看,说道:“虽则恺切详尽,但恐口众我寡,空言无补。”优昙道:“言而不行,臣心已尽,就无愧了。谅来也没什么谴责的。”小钰便忙忙送给贾政,贾政看了道:“很中肯綮。”交给兰哥道:“你瞧何如?
  准不准呢?”兰哥未及答话,小钰道:“林妹妹说:‘恐怕众人意存回护,定有一番饰说,未必中用。’”贾政道:“我也想到,但是把这些利弊说破了,问心无愧,听候圣上的睿裁罢了。”
  小钰道:“优昙也是这么说。”兰哥看完了,说道:“且奏了,尽了臣下的微忱。谅来圣明必没什么见罪的。”贾政说:“不错,就交小钰恭缮停当,明儿就要上的。”小钰问:“有那里要改吗?”贾政道:“不用改,就这么誊罢。”小钰退进园来,向舜华道:“我的小楷粗笨得很,烦妹妹代写一写,增增光。”舜华接了,便磨墨濡毫,恭恭楷楷,顷刻缮完。小钰就呈与贾政。第二日早朝,就拜上了。即日发下朱批。兰哥在内阁抄了回来,批的是:“此奏确有所见,内阁即传旨各直省督抚提镇,明白回奏,统限两个月。遵奉批旨,各查明确切实在情形,务限于两月内一律覆到,毋得回护支饰,觐望迟延,自干重谴。原折并抄发。”贾政道:“这就是准的了。只是要明白回奏,恐怕他们反要强赖呢。”过了两月,纷纷覆到。总说是并无弛废的话,甚至有的说贾政书生之见,纸上谈兵,意在沽名,并无实证等语。皇上汇了总,加批:“内阁学士会同九卿,即日秉公妥议速奏。”这些阁部大臣不好偏袒,只得议个贾政久任京职,外省情形非所目击,不过风闻奏事。今据各省奏称,并无弛废,谅不敢欺罔支饰。请再通行各直省,益加留意整饬,以仰副皇上郑重戎行至意。竟是这样圆融议覆。奉未批:“着照所请速行。”内阁就赶紧发个廷寄颟顸了事。
  过了残冬,忽又开春,小钰时方九岁。到三月间,贾政又转了兵科给事,十分感激天恩,愧无报效,也不过恪勤供职便了。到了四月间,天气渐热。下了衙门在王夫人房里闲谈消遣。
  忽见兰哥慌慌张张跑来说:“不好了,山东剿未尽的海盗,剩有七八个逃往倭国。怂恿倭王,说内地兵骄将惰,容易取胜。
  倭王动了欲念,就差了个元帅名为万夫敌,率领猛将千员,雄兵十万,来到山东沿海地方,大肆劫掠。周太亲家带兵往剿,战败阵亡,全家尽行被难。如今山东巡抚带了按察司,会同提镇,领兵十万前去抵御,不知怎么样了。”贾政吃了一惊,站起身忙问:“是那里得来的信?”兰哥道:“现有山东巡抚奏折,发到内阁呢。”贾政忙问:“怎样批的?”兰哥说:“朱批内阁九卿速议。”王夫人流泪道:“可怜探春也逃不脱这劫!”
  贾政说:“国事要紧,那里还顾得私事?”兰哥说:“我再去打听打听。”贾政也坐不住,一同都出去探信去了。李纫等闻得探春被害,无不哀痛。岫烟也带了众学生到上房道恼。小钰道:“还早呢,这个大劫数,尽有许多人要受害的。”碧箫笑道:“我的飞刀有用处了!切些倭脑袋下来玩玩有趣--”话未说完,兰哥进来说:“了不得,山东布政发了八百里加急的折子,奏称巡抚全军覆没。贼势猖狂得很。现议遣山西巡抚提督带兵十万,江南巡抚提督带兵十万,直隶按察司同两员总兵带兵五万,三面进剿。皇上又添派了湖广巡抚提督带兵十万随后策应,又差御前大臣两员,带领羽林军三千,前往督阵。插翼传旗的谕旨,碌乱分发开去了。”贾政回来也是这样说。隔了几个月,已是冬天了,那各路的败信陆续飞报进来。皇上念着万民涂炭,文武捐躯,十分忧悯得很。朝中也没人敢出个主意。贾政就唤了兰、钰两孙来,说道:“我想太平日久,将不知兵,兵不习战,徒然用些不教之民经受贼刃。况且纷纷檄调,天下震惊,更非长策。不如下个特旨,开设个奇才异能的恩科,无论林下官员,举人进士,平民百姓,以及山中隐逸,缁衣道教,闺阁女流,总要取那文能戡乱,武可胜敌的出众英豪,以收实用。就在明年六月初一日,举行文科乡试,八月初一日,举行武科乡试。不用另差主考,就便责成各省督抚提镇大员,秉公考眩统限十二月内齐集京师,后年正月半后,文武同日会试,三月初间,同日殿试。就在榜下选择将材,提兵剿寇,必有豪杰之辈应命前来的。你们两个照这意思快去拟个奏稿来我瞧。”两弟兄答应一声,忙去起稿,不多时,做了来呈上。
  贾政看了道:“好,就去誊缮起来。”小钰依先来央舜华,在灯下端楷誊缮。第二日五更早朝,贾政便去进呈御览,两弟兄都在上房听信,天明后贾政回家,王夫人问:“怎么样了?”
  贾政说:“折子已递,谅来今日便有谕旨的。”王夫人又问:“朝中谈及贼势何如?”贾政道:“利害得很,倭帅多谋足智,用兵如神。他麾下健将最狠的,叫做八大狮子。这八个人真有万斤之力,使的刀斧各重有八九百斤。凭你什么军器,挡着就断,其凶无比。次些的叫做十八象,再次的叫做十二虎将,再次叫做二十四狼将。这六十几个贼将,是人都敌他不住的。余外兵将,个个英雄。除了山东本省被害的兵民无数可查,那外省调去的官兵,已伤掉了七十多万。如今把济南省城围得铁桶一般,城中不敢出战,单靠着火炮轰击,才得略退远些。将来火药铁子放完,就不保了。邻近各省边界,都是设卡安营,排着火炮,以防侵突,都是危急万状。我这折奏,自然该准的。
  原想将试期改早些,因为通行天下,总得这些日子,算来还得一年多的闹哩。”王夫人说:“老爷何不竟保举了小钰、碧箫去平他。”贾政道:“将帅是三军司命,不轻易的。他们到底年纪太小,信不及。果然考起来,能把天下的英雄都争得胜了,才敢放心。”正在说话,内阁发单来传贾兰,兰哥即刻就赶了去。不多时,打发跟班的送了抄的朱批来,上写着:“兵科给事中贾政一本,为请开文武特科,以凭选将平寇事。本日奉朱批:所奏甚是,着即照所请速行。”又说:“大爷讲的,衙门里忙得很,今晚恐怕不得回来,别要惦记。”果然直到第二日的午后才回家,说:“旨意已经传旗插翼八百里,加紧的通行各省去了。”过不一月,又报贼兵攻破济南,杀得城中尸填如山,血流成河。从此接接连接,俱是败信。圣上忧惶得很,减膳止乐。到了元旦五鼓,就往天坛虔诚祷祝,复又到地坛一般求祷。这年并不受百官朝贺,皇后娘娘也在宫中率领妃嫔并两位皇子斋戒祝天。且不细说。单说前儿个除夕这夜,小钰约了碧箫去听响卜,碧箫道:“黑地里,我不便外去,只往芬陀庵里去听听罢。”小钰道:“我到门房前听去。”两个就分路悄悄的摸将出去。碧箫进了庵,到后殿院子里躲着。只听见明心问道:“封了没有?”授钵道:“封停当了。”传灯道:“快得很哎,真正好本事。”碧箫就笑着走上殿去,问:“封什么?”明心说:“封那斋天的佛马。”碧箫便转身回来,见了小钰,问:“听些什么话?”上钰笑道:“包勇喝醉了,要打长兴,长兴着了急,叫道:‘好王爷,我知道你的本领强。实在的怕了你了。’我单只听见这话。”碧箫也把听的话告知他,两个十分欢喜。不题。忽忽到了六月初一日,小钰去进了文常十五日场毕。七月初九,龙日发了榜,小钰中了第一名解元。
  凡下北闱的,都是注明原籍某省,皇上看了籍贯三代,知是贾政之孙,贾妃之侄,十分欣悦。贾府里开筵道贺,是不必说。
  转眼间已是七月二十以外,举子们纷纷报名投卷。小钰又要去考,碧箫私下求告他道:“你已经发了文解元,这武解元让了我罢,别考了。”小钰不肯。碧箫再四的央求,小钰笑道:“要我不考也容易,你只送个香香算谢仪,便依你。”碧箫不懂,问:“什么叫香香?”小钰轻轻说道:“就是亲嘴。”碧箫红了脸,挨了一会。小钰:“你不肯,我即刻报名去了。”站起身要走,碧箫没法,只得喝口茶嗽嗽口,走近身去。害臊得很,又站住了。小钰一把搂过来,在自己膝头坐下。嘴接着嘴,还把舌尖吐将进去舐了一回,笑道:“有趣,有趣。我不去考了,让你抡元罢。”碧箫羞得满脸通红,央祈道:“好兄弟,千万别告诉人。”小钰道:“告诉了人,烂我的嘴。”碧箫点点头,便去端整下常八月初一日至初四日,考试马步箭;初五日至初八日,考试刀枪剑戟;初九日至十二日,考试石墩硬弓及一切杂技。其中有个赶来下北场的少林寺僧人,年纪四十岁以外,法名超勇,生得状貌丑恶,身长八尺,腰大十围。他能二百步外射穿杨叶,箭箭俱中,与碧箫的箭不差什么;刀法也精,与碧箫的画戟也不相上下;但是他的力气大,能举一千五百斤的大石,开的五十个力的硬弓。碧箫比不上他,着了急,就献出飞刀的这手来。二百步外,飞将过去,把那插着试箭的这株柳树斫得精光,连那埋在地下的根都掘了起来,斫得粉碎。
  和尚却没有别的技艺。还有一个姑娘,姓薛名蔼如,年十一岁,南京籍,就是薛蟠的无服族侄女,特特赶来下北场的。他的弓箭长枪也是十分出色,并善打弹弓,百发百中;又且花容月貌,竟像是碧箫的同胞姐妹。两个会见了,投机得很,约定场毕之后,彼此往来拜望。其余应试的人虽多,俱是些庸庸碌碌,无足观者。十三日歇了一日,到十四、十五两日考试内常碧箫怕被和尚争了头名,对小钰讲起,深为忧虑。小钰道:“你的飞刀赛过了他,况且这和尚的内场必不很好。我替你拟了一篇平倭论,做得颇精透,你快趁今儿的空,记熟了,包管第一名。
  只是还得送我个香香才给你呢。”碧箫啐了一声,接过来读一遍,果然是决胜料敌了如指掌,天时地利,历历陈说出来,真正一篇绝大议论。连忙福了几福,道声谢。小钰道:“福来那里算得数呢?”碧箫又啐了一声,道:“你别闹,让我记罢。”
  小钰才由他去读。十四日进场,十五半夜后,碧箫扯了薛蔼如,同到大观园来。小钰见了,眉飞色舞,喜跃不可胜言。蔼如见了小钰这样风流品貌,虽则初会有些腼腆,心里却相爱得很。
  岫烟是他的婶娘,自然投合。众姐妹都和他十分亲热,明早同到上房见了王夫人、李纨、宝钗。宝钗是他的姑母,也极欢喜。
  王夫人问他寓所,知在旅店安歇,就打发人去搬了他的行李来,留在园中同祝他和舜华更加密切,两个就同炕开了铺。只是晚间换睡鞋,解小解,有了小钰在房,未免有些羞羞涩涩,不很方便。过了几天,渐渐也就惯了,不很在意。主考奏定二十六虎日放榜,廿五黎明,小钰到榜下一看,飞马回来报道:“碧姐姐第一,蔼姐姐第三,那第二名就是超勇和尚,柳湘莲道士中在八十名外,黑鲤头盐婆中在一百多外。”碧箫道:“多赖你这篇好论才争了个解元。”小钰笑笑说:“做论的谢礼还没有送呢。”不一会,报人也都来了。府中纷纷彼此道喜,设席宴贺,忙个不了。鹰扬宴上,这第一、第三两名,像鲜花样的两个小女孩儿;第二名像凶煞神君样的一个长大和尚;其余男女混杂,三教并登,倒也新样得很。过了几天,超勇就具了个禀贴,求兵部转奏,内称:他寺里共有三百余人,两个是师弟,其余皆是徒子徒孙,各有多般武艺,情愿领了前去征倭。
  自许操必胜之势。兵部堂官见了禀贴,即刻据情入奏,不知旨意若何?且待下回分解。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