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二十一回 医病符偶然戏谑 限体诗各自推敲  

2017-05-27 23:48:30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二十一回 医病符偶然戏谑 限体诗各自推敲

  碧箫听小钰说来有些情理,便布了蔼如的耳朵说道:“我们两人从前商议的话,难道忘了?将来同床共被,岂有瞧不见的?如今生死交关,就给他瞧瞧,也不是外人。”蔼如听了,不作声。碧箫就轻轻抱他躺在炕上,把银红纱裙揭开。只见绿纱裤上,已是浸得鲜红,便轻轻解开裤带,褪将下来。蔼如着了急,叫道:“我情愿死,不给他瞧的。”碧箫用力把他两腿捺住,说道:“小钰你远远站着瞧,不许动手动脚。”小钰笑嘻嘻的道:“我不动手,只是要辨那经的血,必得掰开了腿细细瞧的。”碧箫当真把他两腿往上一掀,掰将开来。小钰看个不亦乐乎,便道:“够了,我去画道符来,一医就好。”便忙忙回到自己房中,叫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宫女来,附着耳说了几句话,宫娥笑笑说:“容易,容易。我去取了来。”小钰便同着他来到蔼如那边,说道:“符已画好了。我不便动手,叫他来替姐姐包扎罢。”宫娥便将热水倒在坐桶内,说道:“我先替公爷洗净了,才好包呢。”小钰还笑迷迷站在旁边看,蔼如说:“你出去罢。”碧箫就一手推了他出房,忙忙闩上了门。
  瞧那宫娥洗净了血,用帕揩干了,袖中拿出些折叠的细手纸衬着,用一个白绫制就的东西,捆缚停当。说:“公爷,你停一会,纸湿透了解开来,换些净纸依旧拴上。直等身上干净了才好解去。”蔼如说:“那有这许多符来换呢?”宫娥笑道:“这是叠的手纸,那里是什么符?”碧箫说:“你这白绫的套儿制得很巧,恰好缚在胯下,怎么预先知道就制端整了?”宫娥说:“我原是做来自己用的。还没有用,听见王爷说公爷要使,才送来的。”蔼如问道:“你也有这个病么?到底叫什么病症,会死不会?”宫娥又笑道:“那是什么病?何尝会死?这叫做月经,又叫月信。医书上说的:女子二七而天癸至,七七四十九而天癸绝。其中有早的,十二三岁也就来了。往后每月要来一回呢。”蔼如道:“既不妨事,你去罢。别向人说。”
  宫娥道:“我不说,其实人人是这样,也不必瞒人的。”说完,就往外去了。
  蔼如气得满脸通红,说:“碧姐姐,我们竟上了小钰的鬼当,可恨得很。”碧箫道:“我和你同年,还大两个月,谅来也就会来。亏了你充了头阵,叫我学了乖,不然之个冒失鬼决是我做的了。”话未说完,小钰笑嘻嘻的走来,说:“医好了,要谢大夫的呢。”蔼如啐了一声,说道:“你这下流不堪的东西,往后我还肯把你当做个人么?”小钰忙作揖道:“冒犯,冒犯。姐姐恕罪罢。”蔼如又羞又恼,眼泪都挂出来了。小钰着了急,只得向碧箫作揖道:“姐姐替我劝解劝解,以后再不敢了。饶我个初犯罢。”碧箫道:“要我劝解,你须得实说,是谁教你的?你又不曾瞧见医书,怎么小小年纪就知道这些?”
  小钰道:“实告诉你,前年在花园里和授钵玩儿,摸他裤裆硬帮帮的,解开来,瞧见这个东西。问他他就细细的告我知道。
  我后来问淡姐姐、彤姐二人,都说还没有来。”蔼如听了,便冷笑道:“你可算了个人,连尼姑腿缝里都摸到了。还要逢人便问,不害臊的。”碧箫道:“统是这群混账人,把小钰这下作东西哄诱得油透了。再大几岁,还不知怎样的坏呢。”小钰被他两个奚落得受不得,便往外一溜烟跑了。以后直隔了两三个月,蔼如才渐渐回过来,和他依旧说话。小钰也再不敢戏谑了。
  这是山东的话。
  如今
  且说京里的事。那日已是七月初一,邢岫烟领了众学生到上房请安,王夫人便说:“今日是第一天填册,你们谅来都要去考的,须要抄个姓名年貌出来,好叫人去报名投卷。”
  舜华道:“我身子不好,一些精神没有,不去考罢。”宝钗忙接口道:“保养身子要紧,不考很使得。”淑贞说:“我本读不多书,文理也平常,况且热孝在身,也不去考罢。”王夫人道:“若说有孝,淡如也是重服呢。”淡如说:“我是决要考的。”李纨说:“这个不能由你做主,匿丧应试,有不是的。”
  正在讲话,兰哥儿也来请安。王夫人就问他考试的规例。兰哥说:“礼部和内阁细细酌定章程,已经奏闻。奉旨依议,官卷民卷分作两起,弥封卷头,填明姓名,年貌。还要填个已字、未字,有服无服,三代要注明存故,仕不仕。俟考定之后,拆开弥封,还要逐名引见,才填榜张挂。今早我从内阁下衙门,到礼部瞧瞧,见舜妹妹是第一个已早早填册投卷的了。我也把优昙三姐妹赶着报了名,如今各位姐妹也得开了单子交我去投纳,别迟了,落在后面。点名时,就要站着等候。”舜华吃了一惊,忙问道:“报了名不去,也使得么?”兰哥道:“临时患病不到也可,只是往后不准补考的,算拉倒了。”王夫人道:“这么说,只要填明白了,各人都准考的。你们快去开单,早些注册,省了临点守候。”众人就一哄的各去开了单来,交给兰哥去后,只见外面史湘云、李纹、李绮一同进到上房来,各各请了安,问了好。宝钗向湘云道:“妹妹大喜,舜姑娘第一个投卷,自然是第一名取中的了。”那湘云脸上有些下不去,只得支吾道:“我不知道,想是他爷爷顺便儿在礼部经过就报了名。”王夫人冷笑了一声,却不说什么。用过了茶,老妈、丫头们摆上饭来。
  才吃完了,兰哥儿回来说:“都已报了名了,还不很落后。
  这卷子却长得很,恐怕题目不少呢。”又说道:“我只说我家姐妹们都是奇才,如今瞧来,天下的才女却也不少。今日在内阁,见何阁学拿了他女儿的一首诗,说年纪只十二岁,相貌出群,闺名友红,即是南安郡王的外孙女儿。我瞧这诗隽巧异常,谅来十有八九是要取的。”宝钗问:“记得么?”兰哥说:“大家争着录了一个稿儿,我也誊了一纸在这里。”就在怀里取将出来,送给王夫人,自己便出房去了。两辈子的姐妹一拢都上去争看。独舜华听了有些厌烦,站起身往外就走。湘云说:“你不瞧好诗,往那里跑?”舜华听不见,径自去了。湘云忙叫丫头去追他回来,一面又挤来看诗。宝钗道:“你们都坐下,我念来众位听罢。”便念道:“题目是《恭步太年伯母张太夫人春闺原韵一律》,下注每句以次限藏花酒,曲牌、美人、官、鸟、地、药等名。”王夫人笑道:“有这许多唠叨,却不容易做呢。”宝钗又念道:
  影转棠梨日晷迟,新黄娇额半途时。
  声声慢听花间屐,小小轻勾镜底眉。
  玳瑁奁中书恨字,鸳鸯机畔绣连枝。
  芳心已逐辽西梦,百结丁香不自持。
  众人听了都说:“果然好诗!”宝钗道:“花名、地名、药名,略觉犯实些,那‘黄娇’、‘小携、‘中书’却觉得十分巧妙。”
  婉淑便对三个女儿说:“你们也该去做做。”王夫人说:“大家通去做首瞧。”便带了这一干人齐到馆里。
  小姐妹们个个舐毫研墨,沉吟构思,只不见了舜华。急得湘云叫丫头各处分头去找,总找不着。不一会,优昙先做完交卷。
  李纨道:“我做读卷官,你们完了都交给我念与众人听罢。”便念道:
  灿灿金灯照影迟,帘前楼下若初时。
  慢歌字字双声曲,戏谱青青十样眉。
  车驾螭龙云拂袖,观临鳷鹊月衔枝。
  正当阳景春光丽,万紫千红花总持。
  宝钗道:“藏得都不着迹,算好的。但我只知道有个‘小青’,可有个‘青青’么?”优昙道:“是翟素的婢。”宝钗点点头道:“这若下却藏得更好。”婉淑说:“五六一联不象春闺,倒像宫词了,不很妥当。”李纨道:“我正取他这联说得冠冕,结句‘当阳’、‘红花’不但隐得不露,气魄也大。”
  岫烟道:“他自来的口气比众不同呢。”说毕,只见瑞香也来交卷了。李纨又念道:
  优钵罗花现相迟,交红友白误芳时。
  一江风浪常惊梦,二月华年独画眉。
  豸使空弹蕉叶影,鸩媒不嫁杏花枝。
  小姑孰解伤春病,没药能治强自持。
  李纨道:“这‘红友’藏酒名,倒也罢了。这美人名我却不知道。”优昙代应道:“徐月华是魏高阳王雍的宫姬。”李纨笑道:“结句真是他病鬼的口角,那第三、第六两句也很不吉祥。”宝钗说:“诗却极好,只不很唐皇些。”曼殊说:“我也完了。”李纨接来念道:
  杏梁摇曳日光迟,王友珠娘恰并时。
  小醉春风回笑靥,娇歌子夜豁修眉。
  守宫正护深红印,吉菊新抽淡碧枝。
  且喜太平多瑞兆,郁金杯在手亲持。
  岫烟听了笑道:“他个通比我渊博,这首诗我就有好些不知道的。这酒名是那两个字?”宝钗说:“王友。”岫烟道:“官名、鸟名、地名我都想不着。”宝钗道:“‘吉菊’、‘太平’是知道的,那官名连我也想不起来。”曼殊站起身回说:“‘宫正’是《周礼》天官所属。”宝钗笑道:“真正老荒疏了,连《周礼》也记不得呢。”话未说完,那边淡如拿着卷子说:“瞧瞧,我的何如?”李纨说:“你自己有些得意的光景,谅来是好的。”就接来念道:
  阴阴李径独行迟,腻粉琼酥懒御时。
  悔误佳期韩寿约,谩夸秀色绛仙眉。
  同知人意珠含泪,不信天缘玉有枝。
  银汉中流端有路,牵牛何日袂相持?李纨念完,摇摇头道:“口气不佳。”婉淑是从不说刻薄话的,在长辈跟前更不大多嘴。这会子忽然说了一句道:“言者心之声。”底下就不说了。
  李纨又念妙香的道:
  帐冷芙蓉欲睡迟,洞庭春色恼人时。
  黄金络索亭亭影,碧玉花钿浅浅眉。
  葱指挥弦鸣绿绮,纤腰捣药倚琼枝。
  曜龙游戏梳新髻,耀首乌云对镜持。
  宝钗说:“这首却句句隐藏得空灵,要算第一了。”岫烟道:“做限体诗,原无他谬巧,只能不犯实便是好手。”李绮笑道:“这‘捣药’、‘龙游’、‘首乌’,可谓想入非非。”李纹道:“诸位别太夸了他,他就要自满起来了。”正在谈论,只见淑贞也来交卷。李纨说:“我从不曾见你的诗,倒要请教。”
  便念道:
  锦带同心欲结迟,佛桑落处生时。
  猩红衲袄斜遮腕,蛾绿珠珰半覆眉。
  空使司香薰桂叶,漫劳属玉镂花枝。
  东风不负河阳景,留得葳蕤待主持。
  众人齐说道:“很难为他,一些不弱似别人!怎么工夫进得这样快?”岫烟笑道:“他的教师好,自然进得快。”宝钗说:“难道别个学生不是你教的?”岫烟说:“我却不敢冒功,实是舜华教出来的。你若最疼的是他,说他没了父母,孤独可怜,分外肯指点教导他。”王夫人听了喜欢,便道:“很是,这是舜丫头的厚道处。”李纨点点头,又念文鸳的,是:_薰带重拈欲卧迟,醍醐难醉独醒时。
  殢人娇怨低红颊,生小乔妆妒翠眉。
  协律懒翻弦索调,护花常惜牡丹枝。
  消愁那得并州剪,故纸书残不自持。
  李绮道:“‘护花’鸟出青城峨嵋间,用来恰很妥当。”李纨接着又念彤霞的,道:
  白玉簪斜栊髻迟,多愁常似饮醇时。
  园林好景花迎靥,帘幕翻风柳斗眉。
  知事狸奴偎曲槛,恼人鸲鹆占高枝。
  分明自有湖州约,臂上丹砂早护持。
  岫烟道:“只他最平常的了。”宝钗说:“这是你的谦词。”
  慢说众人纷纷论诗,
  且说湘云寻舜华不见,着急得很,那有心情来看诗讲话,只是跑进走出,究竟不知舜华那里去了,下回分解。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