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十回 梅碧箫病谈前世 贾小钰梦读天书  

2017-05-27 12:16:21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十回 梅碧箫病谈前世 贾小钰梦读天书

  且说小钰见碧箫病重,忙去各处报知。宝钗先同彤霞过来,只见舜华抱住碧箫不住的发抖,满眼掉泪,把碧箫的衣服都沾湿了。宝钗就把舜华抱往他自己炕上,看了一看,说:“你怎么也是这个样了?”舜华答道:“吓坏了!”宝钗便叫彤华伴着他,自己去瞧瞧碧箫,真个有些不好。正在着急,那里边王夫人连夜着人一面报知宝琴,一面去请太医。自己又带了李纨、婉淑同着小钰出到园里。一进房便问:“怎么样了?”宝钗摇摇头道:“不中用了。”王夫人走近一瞧,只见满头冷汗,眼也闭了,口也合了,只有微微的鼻息未断。小钰满眼流泪,乱跳乱嚷。宝钗怕他又上了屋,要拉他进上房去,那里扯得动?
  小钰喊道:“姐姐要不好了,难道不容我在这里送送吗?”宝钗道:“你要在这里,不许跳,才容你。”小钰点点头,跑进跳出,发了疯的一般。
  原来梅家离贾府不远,宝琴得了信,即便坐上车连忙的来。
  进了府,老妈扶着直到怡红院来,只听得哭声嚎啕,心知不好了。赶到他女儿炕前,用手一摸,额角脸面都是冷的,还有些鼻息。又往心头一摸,突突的跳,有些微温,便叫道:“太太别哭,他还有救呢。心头是温的,快去请大夫瞧瞧。”王夫人说:“早去请了。他住得远,一时未得到呢。”说话未完,只听见炕上唉的一声,翻身向外问道:“奶奶来了么?”宝琴飞风赶过去,叫声:“乖儿子,我来了,你怎么样?”他说:绮楼重梦·“奶奶你知我是谁?”宝琴道:“你是碧箫哎!”他笑一笑道:“我本名可卿,是警幻仙子的妹妹。前世在秦家做女儿,嫁在这东府里,短命死了。死后我想:我姐姐管的都是些离恨天、薄命司、断肠册,算来总没有好处的。因此不愿回到太虚幻境去,也不找阎王去。记起当年有个极相好的结拜姐姐,叫做萼绿华,就去找他商量,要投个好人身。他便领着我去寻掌生的南极星君。星君说:‘现在没有好男身,倒是女身罢。’便把我注明投到梅府做女孩儿,又亏萼姐姐向福,禄两星君说明,也替我注了册。萼姐姐又传了我个飞刀法儿,叫我今晚五更演起。如今快去预备刀要紧。”说罢,把眼一闭,回身向里面睡着了。
  王夫人道:“他才回过来,精神恍惚。别惊扰他,由他睡罢。”宝琴略放了些心,才向王夫人请安道谢,又和众人行礼。
  小钰也上来请了安,李纨笑道:“如今碧姐姐好了,小钰不用哭着跳了。”宝琴道:“倒难为他这样关切。”王夫人忙叫老妈取了抱龙丸来,用钩藤汤调了,给舜华吃;又取一丸八宝安神丸,放着等待碧箫醒来吃。外面报说:“太医来了。”王夫人说:“叫兰哥儿陪着坐坐,待他醒来再请。”停了一会,碧箫醒了,口里含含糊糊,还念些什么,把手往上一撩,叫声“去”。连着又撩了十多撩,笑道:“会了,会了。”翻身向外,说:“我怎么死了去,就像做梦的一般。”宝琴说:“你如今好了,定定神,好叫大夫诊脉。”碧箫说:“奶奶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宝琴道:“我来久了,你还和我讲话,可记得吗?”
  碧箫摇摇头道:“不知道,记不得。只记有个美貌的仙女,教我使飞刀的咒诀儿,说今晚五更是神仙传道的上好日子,百年难遇的,莫错过了。”说罢,就坐起身走下炕来,到妆台边取了纸笔,画了一把刀的样式。上写着:“刀长二尺,阔二寸,厚六分,两面出锋,本身铁打圆作;柄长五寸,如大拇指粗;共十二把;须用百炼纯钢,依式制造,今晚准要用的。”写罢,便催着宝琴即刻叫人去办。宝琴那里信他的话,王夫人道:“到底还是神魂不定,快请太医来诊脉!”碧箫着了急,嚷道:“我好好的诊什么脉?奶奶你不肯替我制刀,我就不要活了,碰死了罢。”一面说,一面真个要把头向柱子上碰,吓得宝琴使劲的抱住他。小钰忙过来说:“碧姐姐,别慌,我替你办去。
  我家祖传有条铁鞭,真是百炼精钢。就交给包勇拿到铁匠铺里,传二十四个匠人,叫包勇守着,瞧他们分手打造。包勇这些事他极在行,不消傍晚便制齐了。”碧箫喜得什么似的,笑说道:“钰兄弟,你真个肯这么着,真是我的大恩人了。”接连福了几福,便要跪下去。小钰扯住道:“好姐姐,别这么!我就办去。”说罢,往外飞跑的去了。
  众人也若疑若信,由他两个人鬼鬼祟祟的闹去。王夫人说:“如今放心了,好诊脉了。”便请了王太医进来,隔帘诊了一回,诧异道:“好好的和平六脉,怎么会死了去?”贾兰说:“实在死了好一会才回转来的。”太医道:“不用开方,喝碗生姜泡的茶就是了。”说罢,就同兰哥儿往外去了。
  碧箫便梳起头来,换上衣服,向众人道:“仙子说的,要独自一个人习练的。这园子里人多不便,我要同奶奶回去。”
  王夫人说:“还早呢,忙什么?吃了饭再商量。”碧箫道:“停了一会儿,吃了饭回去倒使得,商量是不用商量的了。”
  宝琴只是不依,宝钗说:“就依他罢,或者真个有些古怪也未可知。”正在议论,小钰笑嘻嘻跑来说:“包勇赶紧的办去了,应定傍晚准有。”碧箫感谢不尽,便道:“好兄弟,我今儿个暂时别了你们回去,待等习练成了,依旧来馆里读书。”小钰道:“你就在这园子里习练,待我也好学学。”碧箫说:“仙人再三叮嘱,别叫人瞧见。若传了别人,不但那个人习不会,连我自己也不中用了。这是各人各自的仙缘,强不来的。不是我舍不得传你。”小钰点点头道:“很是。”便怔怔的坐在椅上出神。那边邢岫烟也过来了,众人告知他。他说:“什么?
  我去得两晚就闹这许多故事!怪道听见说府里拿住几个贼。再不想是小钰拿的。”又问碧箫:“果然就要回家去吗?”碧箫道:“回去定了。”岫烟问:“几时来呢?”他说:“习成便来。”
  岫烟又问:“要得多少时候才成?”他说:“我也不知道,谅来不过几个月,也不到很久的。”大家吃了早饭,碧箫就要回去,王夫人又留着吃午饭。宝琴知他着急,先叫把他的衣箱书籍等物用车赶了回家,然后慢慢的吃过午饭,领了他辞别众人。
  碧箫又告求小钰道:“好兄弟,有了刀即刻着人送到我家来,千万别误了。”遂福了几福。小钰应声:“知道了,不得误的。”
  说着不住的淌下泪来。碧箫认是他不忍分离,便道:“好兄弟,我去去就来的,别这么。”宝琴道:“小钰真是个傻孩子,这有什么悲的?近得很,要来就来了。”小钰含着泪摇头道:“不为这个。”宝钗问:“不为这个,为什么?”他回道:“我想碧姐姐是个女姑娘,偏有仙子传他使飞刀,自然将来有一番事业做出来的。我白做了个男子汉,偏没个仙人传授。那仙子还不许碧姐姐转传呢,想着了可恨得很。”李纨笑道:“小钰莫慌,你可听见仙子说的:‘今儿是神仙传道的大好日子’,恐怕五更天,也有个仙人来教你呢!”小钰也不答话,只是闷闷的呆着。
  众人送了宝琴母女去后,各自散开。彤霞悄悄向小钰道:“碧姐姐的炕是空的,我搬来和你们作伴罢。”小钰道:“很好。”便来见岫烟。只听得宝钗正和岫烟在那里推逊,一个说:“今儿还该回去。”一个说:“你要上房管事,搬进去才是。”
  小钰趁势说道:“碧姐姐去了,炕是空的,不如把彤姐姐搬到咱们房去,三个人作伴热闹些。先生要去便去,要住便住,奶奶又省了搬进搬出。”宝钗说:“很是。”岫烟也说:“使得。”
  彤霞便欢欢喜喜叫老妈把铺盖梳奁搬了过去。宝钗也就移出园中,进内屋去了。
  晚饭后,岫烟归了家,小钰同着彤霞回到房里,看看舜华也好些了,三人就说了一会子闲话,便各自睡了。到得天明,舜华叫道:“彤姐姐,醒了没有?”彤霞道:“醒了。”也叫道:“小钰醒罢!”小钰没应。舜华道:“别叫他,他接连着两晚没好睡觉,让他多睡睡,我们梳头完了再叫他罢。”两人汝毕,又去推他叫他,那里叫得醒?二人着了忙,走到前屋,见岫烟也刚过来,就告知了这话。岫烟道:“那有这事,待我去瞧瞧。”便忙着进来,也是乱推乱叫了一回,全然不醒。舜华道:“这不是睡,别有缘故呢。向日我和他二人最惺忪的,有个耗子走过也会醒的,那有这么样的睡法?”岫烟着了急,忙叫老妈往上房通报去。
  那李纨正同婉淑在那里调排家事,不得闲。王夫人先带同宝钗飞风的进园来,一看时,吃惊不校宝钗把手挽他起来,拍着背大声的叫,总是个不应。王夫人就哭着叫请大夫。李纨、婉淑也来了,又一会子,周姨娘、平儿、巧姐、香菱、淡如、惜春、紫鹃通到齐了。同馆姐妹个个发急,舜华倒在炕上哭个半死。
  那贾政、贾兰也都同了王太医进来。女眷们退避,独有舜华哭坏了,起不来,便替他放下幔子遮着。太医静静的诊着脉,贾政叹口气道:“家运不好,天天闹些花色儿。”太医诊完了脉,说:“这不是病,谅是在那里做什么奇梦,梦完了自会醒的。”贾政说:“那有这样大梦?”太医道:“老先生是念书人,难道忘了秦穆公一梦三日夜才醒的故事么?”贾政、贾兰也只得陪他出去,他也不开方,竟自去了。
  众人依先的团团围住着守他。渐渐到午正了,宝钗没法,只得抹着泪上炕去抱住了,把口布着他耳朵死命的叫:“小钰醒来,你不醒,我就碰头死了。”王夫人也去布了他一只耳朵。
  带哭带叫,乱闹了一会。只听得小钰嚷道:“不妨的。”又停了一停,说道:“何苦来?这样闹害人家,书也没念完,如今莫作声,让我理一遍瞧。”翻身就向着里面,不知念些什么。
  念了一回,笑着坐起来道:“还好,还好,都记得的。只可惜了,第三卷没有念得。真真的何苦来?我又不死,在那里念天书呢!”王夫人说:“那位仙人教你读的?”小钰道:“我梦里见一个蓝袍纱帽的官儿,向我说:‘东岳帝君召你。’我便随着他走到个宫门前,进了门内。沿着东边廊房走去,见有许多官儿,瞧着许多书办在那里碌乱的造册子。我一眼望去,却是些花名册子,一个册上就有周琼的姓名,连三姑夫的名字也在上边。我问那引我的官儿:‘是什么册,这样多得很?’他说:‘是阵亡的名册。’我说:‘现在是太平天下,那有这许多阵亡的人?’他未及答应,已走到了殿门边了。他叫我略站着,自己却走进去跪奏道:‘召到了。’我偷眼一瞧,当中案上坐的就是岳帝,东案坐的是关圣帝君,西案坐的是纯阳祖师。”
  王夫人道:“你怎么认得?”小钰道:“合画的塑的神像一式一样的,所以认得。只听得上面说声:‘传进殿来!’见那官儿立起身来把头向我点点,我就进去跑下拜了四拜。岳帝便道:‘小钰,我替你求了关圣,借你神将三百员,神兵三千,已蒙圣帝允了。又求请祖师授你三册天书,快去读来。’说罢,见西边有位紫袍官员走近案去,捧了三本书来交给我。我就朝上又拜了四拜,那蓝袍官儿引我出殿,往西廊下进了一间空房,里面摆着一椅一桌,桌上点一枝红蜡。我坐下瞧时,一本的面签是写着‘第一卷’,旁注一行,是‘召请天将神兵顷刻立至’。
  又一本签上写着‘第二卷’,下注‘呼风唤雨飞沙走石’。
  又一本是‘第三卷’下注‘医治疾病起死回生’。我就把第一卷念起来,召将遣兵之外还附载些舞枪使刀、射箭抛石、安营列阵,并饲养仙马的药方。这时候静静的读完了,蜡烛也熄了,天也大明了。又把第二卷来读,读不多时,就听得耳边不住的叫唤。我只不理,忙忙的读,那知越忙越慢,闹得好心烦。赶着把第二卷的正文读完。还附载些占验天文、审察地理,并奇门遁甲、卜筮的方法,我还不曾读得,只听见太太、奶奶叫着,哭得可怜。我怕苦坏了二位老人家,只得应了一声,‘不妨的’,便跳醒了,真真的可惜!”王夫人道:“既这么,你再睡去读罢。”小钰道:“这会子那里去找这蓝袍仙官呢?”李纨道:“咱们都出去,待他再睡睡,或者接着读完了更好。”宝钗说:“很是。”王夫人就领着众人出了房,随手把门拉上了。
  一面告知贾政、贾兰,一面又想起舜华不知怎么样了?欲知后事,再看下回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