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昊林的博客

学习改变命运,知识成就辉煌;智能打造财富,奋斗实现梦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八回 学中属对舜华为魁 园里吟诗优昙独异  

2017-05-27 12:13:55|  分类: 书库收藏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八回 学中属对舜华为魁 园里吟诗优昙独异

  那宝钗原想要考考小钰,听见太太吩咐,便顺着说道:“当年有人扶乩,把一个对儿求仙人对,那出句是‘三塔寺前三座塔’,仙人对了个‘五台山上五层台’,如今就把这个对儿对对瞧。”舜华听了就抢着道:“我对个‘六桥堤畔六条桥’。”
  宝钗说:“很好。并且敏捷得很。”岫烟道:“他事事要争个先的。”优昙便说:“我也对就了,‘百花洲上百丛花’。”宝钗道:“也可以。只是百花洲上未必恰恰的果是百丛花,不比那六条桥自然。”曼殊道:“五溪峒口五条溪。”宝钗道:“也还好。”彤霞说:“九江府外九支江。”妙香说:“九峰山上九层峰。”瑞香说:“九仙山上九尊仙。”宝钗道:“‘尊’字勉强些。”碧箫道:“五湖堤外五重湖。”宝钗道:“‘堤外’二字是凑上去的,‘重’字也不很稳。”小钰连忙替他辩道:“有湖自然定有堤的。”宝钗道:“别管人的!自己的对在那里?”小钰道:“就有,就有。”文鸳看见壁上挂着一张琴,便说:“七弦琴上七条弦。”宝钗尚未说话,小钰赶着道:“我也有了,‘七星剑上七颗星’。”李纨笑道:“末了儿两个对,倒也自然。只是用物件对地方,不很工些。”宝钗道:“乩仙的原只有七个字,后人添上个‘西水驿西’,‘北京城北’以为工极。谁知五台山在山西代州五台县境内,并不在北京城北,倒添得讹错了。如今我添上‘檇李城边’四个字在上头,你们也得加上四字。”舜华便道“金牛湖上,六桥堤畔六条桥。”
  曼殊说:“我加个‘沅陵境外’。”优昙说:“我加个‘金阊门内’。”彤霞说:“豫章界内。”妙香加了“松陵江外”,瑞香加了“金崎江畔”。碧箫说:“五湖都在太湖之中,便加‘姑苏界外’罢。”宝钗摇摇头道:“不确,五湖岂止姑苏?宽得很呢!冤着也算加了。你们两个对什物的怎么样加?”文鸳道:“我加个‘怡红院内’罢。”王夫人笑道:“倒也不错,原是这屋子里挂的呢。”李纨笑向小钰道:“你加什么?”小钰道:“我因文姑娘对了琴,就想到了剑,何曾知道在那个地方?造也造不出来。”李纨笑道:“我替你加个‘钰儿腰里’,就算是你挂的罢。”大家都笑起来。王夫人道:“天色还早,再出个叫小钰好生的对。”宝钗见一本《礼记》在桌上,随手一翻,却是《月令》,便道:“《月令》七十二候。”岫烟道:“这个倒比前的难对些,连我也一时想不上来。”舜华便道:“《诗经》三百六篇。”宝钗说:“到底要让他是学中的魁首了。”小钰道:“我慢慢的想,也会想到。总是舜妹妹先抢了去!”王夫人道:“如今快想,还有呢,别再叫人抢了去。”优昙说:“韶光一百五天。”宝钗道:“也好。”碧萧说:“晨钟一百八声。”宝钗道:“‘晨’对‘月’很好,只‘钟’字略实了些,也算好的了。”
  小钰叫道:“我也有了,‘朝珠一百八颗’。”李纨道:“‘珠’字同‘钟’字差不多,这会子小钰可以免得殿榜了。”曼殊说:“秦关一百廿重。”宝钗道:“秦得百二河山之首,倒没有说百二重关的话。”曼殊说:“骆宾王《帝京篇》云:‘秦帝重关一百二。’”妙香忙说:“有了,我对个‘离宫三百六区’。”岫烟笑道:“好悟心,现现成成的就用了,上句也巧得很。”宝钗道:“他改了廿字便完全,你这‘六’字底下还短个‘十’字呢。”李纨道:“‘汉家离宫三百六’,便不添‘十’字也可。
  倒是那‘区’字牵强些。”彤霞道:“我对个‘金容一丈八身’。”
  宝钗道:“‘金身一丈八尺’就自然了,偏又不调平仄。如今挪了‘身’字下来,添个‘容’字,究竟‘身容’二字有些犯复。”
  岫烟看着瑞香、文鸳两个,说:“他们好歹总都对个,怎么你们两个竟像要缴白卷的样儿了!”话未说完,只见香菱走来,笑嘻嘻向岫烟道:“大喜,大喜,千喜,万喜。二爷归家了,请你呢。”岫烟听了,立起身来道:“太太,我明儿告一天假,后儿早上来罢。”李纨笑道:“一天太少,须得给十天假才好。”
  香菱也笑道:“日里放假,荒了馆课。倒是早来晚去,告了长假罢。”王夫人说:“很是。”岫烟红了脸说道:“太太别理他,这狭促鬼使刁话呢!”说罢,反坐下了。宝钗见他害臊,便道:“人家葬亲回来,自然有话谈谈,到你们口里说得不成腔了。”一面拉着手说:“我也要去见见,就同走罢。”彤霞也要去,王夫人道:“很该。你们叫他后儿早上过来,我也要问问他的话。”宝钗催着他母女同过去了。王夫人就向众学生说:“今儿晚了,明儿饭后,我来同你们逛了,就便考考你们的诗。”
  大家都答应了。王夫人和李纨、婉淑回进上房。没一会,宝钗同了彤霞回到园里,便伴着他住在岫烟房里了。
  第二日早饭后,果然太太、大奶奶出来,宝钗领了众姐妹迎上去见了,就跟随着各处闲逛。暮春天气,风日和暖,众花开得也还好。闲逛了一会,回到怡红院坐下,王夫人道:“我也不出题,也不限韵,也不拘体,各人咏一样花儿,要有身分才好。”各人听了便各认定了花。小钰道:“我不跟着你们姑娘们咏这些禾农桃郁李,我只看中了山半这颗樟树,根从山后伸来,树身平卧在屋子里,梢枝复又挺出阁外,蟠屈上向,直透山巅,真有蛟虬天峤之势,做他一篇长歌,包管争个头名。”
  王夫人说:“由你,只要做得好。”大家就伸纸磨墨写将起来。
  先是舜华交了两张笺纸,上写着两首诗。王夫人道:“又是他来得快,你们两个评评他的。”李纨同宝钗看时,一首是《咏夹竹桃》:
  姿劲节两堪夸,占尽人门清与华。
  之子自然能免俗,此君何可竟无花。
  武陵源古森苍玉,湘浦春深簇绛霞。
  寄语王猷应命驾,相逢一笑熟胡麻。
  又一首是《素心兰》:
  国香品第复谁先,露下幽芬月下妍。
  冷淡心肠无俗韵,清真臭味本天然。
  弹来白雪琴中调,隔断红尘物外缘。
  犹记永和三月禊,亭前觞咏启言诠。
  李纨道:“‘清华’二字分帖竹桃,又巧又确。”宝钗道:“莫说,等各卷交齐再评论不迟。”只见曼殊也交上来,是《咏五色罂粟花》的:
  丛丛高亚斗芬芳,一样丰神各样妆。
  曲径栽成珠万斛,暖风吹透来千囊。
  石家锦障如云灿,稀国金车满路香。
  同是春深好光景,输他鹿韭号花王。
  随后妙香、优昙同交来了。先看那妙香的,是《咏荼毗》:
  翠叶银苞迥绝伦,沈香密友记名真。
  无穷色味宜同酒,别样风流恰殿春。
  十二瑶台晴景遍,三千粉面晓妆新。
  枕囊贮向深闺里,索句应惭拟雪人。
  再看优昙的是《咏牡丹》:
  第一 华第一香,天然富贵冠群芳。
  汉家宫里金为屋,唐苑亭前玉作堂。
  种占人间数姚魏,族居天上拟金张。
  瑶台月下分明见,好谱清平入乐章。
  这个看诗的空儿,众卷交齐。王夫人笑道:“倒也都还快当。”二人便捱着年齿看去,那碧箫的是《咏荷包牡丹》:
  赢得佳名共洛阳,天生巧样类荷囊。
  日烘嫩蕊红鲜灿,风动纤须绿线长。
  玉案供宜兰作佩,瓷瓶对雪别为裳。
  人间莫漫夸姚魏,也擅花中第一芳。
  彤霞的是《咏蔷薇》:
  竹架藤篱迥绝尘,长条狂蔓斗横陈。
  盈盈 露如含笑,脉脉临风别有神。
  惭愧诗翁称野客,分明少府当夫人。
  不知何事偏多刺,惹带钩衣作态频。
  小钰的是《凸碧峰古樟歌》:
  雷公击橐冯夷鼓,六丁六甲运神斧。
  凿开怪石山之幽,怒挺虬枝势飞舞。
  冰霜饱历几百年,上干云霄下蟠土。
  阴阴古黛凝青霞,柯叶懋根 杈丫。
  沐日浴月盥雨露,鳞甲齿齿惊蛟蛇。
  曾闻
  樟之为木至芳烈,气能辟蠹坚耐湿。
  恬淡不逐春华,朴茂不矜岁晚节。
  就中往往神鬼护,天地菁英入呼吸。
  当年选胜洗林麓,直踞霄汉凌云屋。
  背临峭壁百丈强,面俯清流一泓渌。
  循株缘干缭深垣,横界山椒倚飞阁。
  恍然如见:
  北溟风静九渊底,蜿蜒郁律龙蛰伏。
  又看瑞香的是《咏杜鹃花》:
  望帝魂消出蜀都,花间血泪半模糊。
  笙歌可醉红帚否,罗绮曾烧绛蜡无。
  十里春风山踯躅,一堂夜身锦氍毹。
  鹤林寺里留佳种,谁遣仙人顷刻呼。
  文鸳的是《紫荆花》:
  开到荆花月已三,也知春事拟江南。
  数枝婀娜风初,一树参差雨乍含。
  良友藉英班座坐,贫娃和蕊剪钗簪。
  田家宅里如还在,棣萼相望作美谈。
  看毕了,还未开口,小钰猴急的嚷道:“自然两首的第一,长篇的第二,余外的我不管,凭着二位奶奶定去罢。依我看起来,文姑娘这首《紫荆花》也就巧极了。”说罢,李纨道:“你莫忙,太太说要有些身分的呢。”宝钗道:“若讲身分,第一要算优昙的《牡丹》了,看他口气阔大得很。第二就算曼殊的《罂粟》。却也可怪,他单单让了姐姐的牡丹为王。”小钰道:“他没有说牡丹哎。”宝钗说:“小钰,你明儿别叫他侄女儿,叫他姐姐先生罢。难道你肚子里连个鹿韭鼠姑通没知道么?”小钰道:“我大略一瞧,就忘怀了。何尝不知道呢?”
  李纨道:“这第三名倒要算这猴急鬼了。这一起,起得突兀峥嵘,收也收得飘忽,中间也还拿些身分。”小钰道:“舜妹妹的‘占尽清华’,‘品第谁先’,难道没有身分吗?”李纨道:“你那里知道,总要通首的气势阔大才算呢。如今第四自然要算舜华了。”宝钗道:“碧箫的结句也还大方,可算第五。”
  李纨笑道:“‘也擅’二字,便有些气怯词馁的光景了。”
  王夫人道:“我虽不很懂得,听来瑞香的最不好。什么花咏不得?却写了一个杜鹃花,说得血泪模糊,何苦来?”宝钗回道:“太太说得是极,他下半首也还唐皇。最是彤霞的《蔷薇》不好,结句什么,‘惹带钩衣’,不像闺秀的口角。”便向着他道:“以后须得留心,总要冠冕端重才受得福泽。所以古来晴雪梅花知为名相,二宋落花分出个词林宰相来,诸如此类甚多,倒也不在乎工拙。”王夫人听了,点头称是。
  正在谈论,只见香菱带了女儿过来,请了安,问了好,便说:“我闻得太太考诗,特地同淡如来应试呢。”王夫人说:“很好。他们已是完了,正在评论。你们两个也各咏一花罢,只别犯重复了。”香菱便把各人诗看了一回,说道:“这首古风不像闺女的口吻,谅来是小钰的。我说这首《蔷薇》第一好,又新又巧,只是像个取笑我和平姑娘呢。”李纨说:“所以诗中不宜含讽,这叫做作者无心,观者便有意了。”香菱又问:“这首《荼毗》是谁的?博雅得很。把他的别名也搬出来了,把那些囊枕酿酒的故事也搬出来了,只嫌结句倒有些像柳花。”
  宝钗道:“他只想着是白的,便做到雪上去。原也泛些,况且与上句也不很接。通首是很好的。”香菱道:“这首《素心兰》中二联却也不离不即,熨贴细静。你们两位奶奶怎么个定的名次?”李纨说:“我们是遵了太太的意思,只取口气唐皇,不在工拙上分先后呢。”王夫人道:“菱姑娘,你且去瞧瞧花儿,找个题目做首给他们做个楷模。”不知香菱咏的是什么花?下回便见。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